智培中文



怀成钤戴玉理按注春秋元命苞云少典妃安登游

于华阳有神□首感之于常羊生神子人面龙颜好

耕是为神农诗含神雾云龙首颜似龙也愿额首命

历序云有神人名石耳苍色六肩戴玉理注云日月

清有次序故神应和气以生之大唇一作大眉玉理

一作玉英犹玉胜也

河图始开图黄帝名轩北斗黄帝之精母地祇之女

附宝之郊野大电绕斗枢星耀感附宝生轩胸文曰

黄帝子

路史黄帝有熊氏身逾九尺附函挺修□花瘤河

目隆颡日角龙颜生而神灵鬐而能言按注河图云

黄帝兑颐黑帝修颈苍帝并乳

伯陵为黄帝臣同吴权之妻阿女缘妇孕三年生三

子曰殳曰鼓曰延鼓兑头而祝庸为黄帝司徒

居于江水生术嚣兑首方颠

蚩尢疏首虎卷八肱八趾

颛顼祖曰昌意取蜀山氏曰景生帝干荒擢首而

谨耳豭喙而渠股取蜀山氏曰枢生颛顼渠头并干

通眉带午渊而有谋疏以知远年十五而佐小昊封

于高阳按注擢首长咽谨耳小耳或作擢耳谨首非

海内朝鲜纪云谨耳豕喙鳞身渠股郭云谨耳未详

渠车辋传言若大车之渠非也渠巨也谨小也相书

耳门不容麦寿过百元命苞云颛玉带干是谓清明

干谓成干字易干凿度云泰表戴干郑氏云泰者人

形体之彰识也干盾也王劭言隋文有龙颜带干之

表指示群臣是也宋忠注为干盾故世纪云高阳首

带干戈误矣本又作带午言如午字叶法善额有二

午者或又作带牛非

帝喾高辛氏方颐庞覭珠庭仳齿戴干按注河图矩

起及白虎通云帝骈齿上法日参秉度成纪以理

阴阳帝系亦云方颐骈齿元命苞云帝喾戴干是谓

清明发节移度盖像招摇注云干楯也招摇为天戈

戈楯相副戴之像见天中以为表干或作辛

竹书纪年帝尧陶唐氏母曰庆都生于斗维之野常

有黄云复其上及长观于三河常有龙随之一旦龙

负图而至其文要曰亦受天祜眉八彩须发长七尺

二寸面锐上丰下足履翼宿既而阴风四合赤龙感

之孕十四月而生尧于丹陵其状如图及长身长十

尺有圣德封于唐梦攀天而上高辛氏衰天下归之

路史帝尧陶唐氏身侔十尺丰下兑上龙颜日角八

采三眸鸟庭荷胜琦表射出握嘉履翼窍息洞通聪

明密微其言不式其德不回仁如天智如神明如日

而晦如阴按注合诚图云亦帝之为人视之丰长八

尺七寸光面八彩谓八位皆有光彩注云彩色有八

者非而孝经援神契及元命苞乃云眉有八彩书大

传等遂以为眉有八字妄也王充宣汉云正使尧复

仳齿舜复八眉

史记五帝本纪虞舜者名曰重华按注孔安国云舜

目重瞳子故曰重华龙颜大口黑色身长六尺一寸

路史帝舜有虞氏长九尺大上员首龙颜日衡方庭

甚口面亡髦怀珠握褒形卷娄色黳露目童重曜

故曰舜而原曰重华按注孔丛子云舜长八尺有奇

面颔无毛亦圣也世纪云六尺一寸非春秋繁露云

舜形体太上而圆首长于天文纯于孝慈古谓眉衡

故执天子之器上衡日衡者眉骨圆起也洛书灵准

听云有人方面日衡重华握石椎怀神珠注谓衡有

骨表如日怀珠谕有明信椎读如锤言能平轻重孝

经援神契云舜手握褒龙颜大口庄子云卷娄者舜

也注谓背项伛凹向前也文子云尧瘦□舜微墨尸

子尧瘦舜墨言忧世念民至于此而邓析子言尧舜

至圣身如脯腊尧若腊舜若腒故王充言上帝引挽

此谓舜也承安继逸无为而治何为若腒哉按荀子

尧舜参眸子是尧亦重瞳然但一目重书大传言舜

四瞳子则两目重矣故春秋演孔图云舜目四瞳谓

之重明承干踵尧海内富昌元命苞云舜重瞳子是





原上应摄提下应三元尸子淮南子云舜两瞳

子是谓重明作事成法出言成章夫舜葍也蔓地莲

华之名有睒曜意故目好动而曰舜或作瞬

竹书纪年帝禹夏后氏母曰修己出行见流星贯昴

梦接意感既而吞神珠修己背剖而生禹于石纽虎

鼻大口两耳参镂首戴钩铃胸有玉斗足文履己故

命文命长有圣德长九尺九寸

春秋繁露天将授禹主地法夏而王祖锡姓为姒氏

至于生发于背形体长长足肵疾行先左随以右劳

左佚右也性长于行习地明水

路史帝禹夏后氏身长九尺有只虎鼻河目骈齿鸟

喙臣三戴成钤怀玉斗玉骭履己按注世纪云长

九尺二寸耳参镂本作漏一云九尺九寸郑注雒书

灵准听云有人出石夷掘地代戴成钤怀玉斗注姚

氏云禹胸有墨如北斗郑谓怀璇玑玉衡之道戴钤

谓有骨表如钩钤星也

帝喾四后上妃有骀氏曰姜嫄衣帝衣履帝敏居期

而生惟元子披颐象亢按注潜夫论云后稷披

颐元命苞曰稷岐颐自求是谓好农盖象角亢载土

食谷注云面皮有土象颐面为下部下部为地巧于

利也

竹书纪年汤号天乙丰下锐上□而有句身而扬

声长九尺臂有四肘是为成汤

春秋繁露天将授汤主天法质而王祖锡姓为子氏

谓契母吞元鸟卵生契契先发于胸性长于人伦至

汤体长专小足左扁而右便劳右佚左也性长于天

光质易纯仁

史记秦本纪大廉元孙曰孟戏中衍鸟身人言帝太

戊闻而卜之使御吉遂致使御而妻之自太戊以下

中衍之后遂世有功以佐殷国故嬴姓多显遂为诸



书经说命王庸作书以诰曰梦帝赉予良弼乃审厥

象俾以形旁求于天下说筑傅岩之野惟肖按注审

详也详所梦之人绘其形象旁求于天下肖似也与

所梦之形相似

史记周本纪公季卒子昌立是为西伯按注雒书灵

听云苍帝姬昌日角鸟鼻高长八尺二寸

竹书纪年季历之妃曰大任梦长人感己溲于豕牢

而生昌是为周文王龙颜虎肩身长十尺胸有四乳

大王曰吾世当有兴者其在昌乎

春秋繁露天将授文王主地法文而王祖锡姓姬氏

谓后稷母姜原履天之迹而生后稷后稷长于邰土

播田五谷至文王形体博长有乳而大足性长于地

文势

礼记文王世子文王之为世子朝于王季日三其有

不安节则内竖以告文王文王色忧行不能正履

竹书纪年武王骈齿望羊

公羊传宋督弑其君与夷及其大夫孔父孔父存则

殇公不可得而弑也于是先攻孔父之家殇公趋而

救之皆死焉孔父正色而立于朝则人莫敢过而致

难于其君孔父可谓义形于色矣

谷梁传长狄弟兄三人佚宕中国瓦石不能害叔孙

得臣最善射者也射其目身横几亩断其首而载之

眉见于轼

左传僖公二十三年晋公子重耳及曹曹共公闻其

骈胁欲观其裸浴薄而观之

国语阳处父如卫反过宁舍于逆旅宁嬴氏嬴谓其

妻曰吾求君子久矣乃今得之举而从之阳子道与

之语及山而还其妻曰子得所求而不从之何其怀

也曰吾见其貌而欲之闻其言而恶之夫貌情之华

也言貌之机也身为情成于中言身之文也言文而

发之合而后行离则有衅今阳子之貌济其言匮非

其实也若中不济而外强之其卒将复中外易矣今

阳子之情譿矣以济盖也吾惧未获其利而及其难

是故去之期年乃有贾季之难阳子死之按注济成

也成其容貌以盖其短也

左传文公元年春王使内史叔服来会葬公孙敖闻

其能相人也见其二子焉叔服曰谷也食子难也收

子谷也丰下必有后于鲁国按注丰下盖面方

宣公二年宋人以兵车百乘文马百驷以赎华元于

郑半入华元逃归宋城华元为植巡功城者讴曰睅

其目皤其腹弃甲而复于思于思弃甲复来按注睅

出目皤大腹于思多鬓之貌

四年初楚司马子良生子越椒子文曰必杀之是子

也熊虎之状而豺狼之声勿杀必灭若敖氏矣谚曰

狼子野心是乃狼也其可畜乎子良不可子文以为

大戚

谷梁传季孙行父秃晋郄克眇卫孙良夫跛曹公子

手偻同时而聘于齐齐使秃者御秃者使眇者御眇

者使跛者御跛者使偻者御偻者萧同侄子处台上

而笑之闻于客客不说而去相与立胥闾而语移日

不解齐人有知之者曰齐之患必自此始矣

路史李干元杲为周上御史胎刵且眇取洪氏曰婴

敷感飞星而震十有二年副左而生儋曰元禄是为

伯阳甫生而能语黄面皓首故谓老子耳七寸而参

故名耳而字儋干籍九寸方童长眉鼻双柱齿六



神仙传老子黄白色美眉广颡长耳大目疏齿方口

厚唇额有三五达理日角月悬鼻纯骨双柱耳有三

漏门足蹈二五手把十文

路史叔梁纥生尼尼生而頨顶故名丘而字仲尼四

十有九表堤眉谷窍参臂骈胁腰大十围长九尺有

六寸时谓长人

左传襄公二十六年初宋芮司徒生女子赤而毛弃

诸堤下共姬之妾取以入长而美平公入夕共姬与

之食公见弃也而视之尤姬纳诸御嬖生佐恶而婉

大子痤美而狠合左师畏而恶之寺人惠墙伊戾为

太子内师而无宠秋楚客聘于晋过宋太子野享之

伊戾骋告公曰太子将为乱既与楚客盟矣公问诸

夫人与左师则皆曰固闻之公囚太子

二十一年北宫文子相卫襄公以如楚过郑文子入

聘子太叔逆客事毕而出言于卫侯曰子太叔美秀

而文

国语叔鱼生其母视之曰是虎目而豕喙鸢肩而牛

腹溪壑可盈是不可厌也必以贿死遂弗视扬食我

生叔向之母闻之往及堂闻其号也乃还曰其声豺

狼之声也终灭羊舌氏之宗者必是子也

左传昭公二十八年昔叔向适郑鬷蔑恶欲观叔向

从使之收器者而往立于堂下一言而善叔向将饮

酒闻之曰必鬷明也下执其手以上曰昔贾大夫恶

娶妻而美三年不言不笑御以如皋射雉获之其妻

始笑而言贾大夫曰才之不可以已我不能射汝遂

不言不笑夫今子少不扬子若无言吾几失子

册府元龟子产日角晏平仲月角尾生犀角柳下惠

子鱼反角

左传昭公二十六年齐鲁战于炊鼻冉竖射陈武子

中手失弓而骂以告平子曰有君子白晰鬒须眉甚

口平子曰必子强也无乃亢诸对曰谓之君子何敢

亢之

吴越春秋伍子胥之吴乃被发徉狂跣足涂面行乞

于市市人观罔有识者翌日吴市吏善相者见之曰

吾之相人多矣未尝见斯人也非异国之亡臣乎乃

白吴王僚具陈其状王宜召之王僚曰与之俱入公

子光闻之私喜曰吾闻楚杀忠臣伍奢其子子胥勇

而且智彼必复父之雠来入于吴阴欲养之市吏于

是与子胥俱入见王王僚怪其状伟身长一丈腰十

围眉间一尺王僚与语三日辞无复者王曰贤人也

子胥退耕于野求勇士荐之公子光欲以自媚乃得

勇士专诸专诸者堂邑人也伍胥之亡楚如吴时遇

之于途专诸方与人斗将就敌其怒有万人之气甚

不可当其妻一呼即还子胥怪而问其状何夫子之

怒盛也闻一女子之声而折道宁有说乎专诸曰子

视吾之仪宁类愚者也何言之鄙也夫屈一人之下

必伸万人之上子胥因相其貌碓颡而深目虎膺而

熊背戾于从难知其勇士阴而结之欲以为用遭公

子之有谋也而进之公子光光既得专诸而礼待之

楚之白喜来奔吴王问子胥曰白喜何如人也子胥

曰白喜者楚白州犁之孙平王诛州犁喜因出奔闻

臣在吴而来也阖闾曰州犁何罪子胥曰白州犁楚

之左尹号曰□宛事平王平王幸之常与尽日而语

袭朝而食费无忌望而妒之因谓平王曰王爱幸宛

一国所知何不为酒一至宛家以示群臣于宛之厚

平王曰善乃具酒于□宛之舍无忌教宛曰平王甚

毅猛而好兵子必故陈兵堂下门庭宛信其言因而

为之及平王往而大惊曰宛何等也无忌曰殆且有

篡杀之忧王急去之事未可知平王大怒遂杀□宛

诸侯闻之莫不叹息喜闻臣在吴故来请见之阖闾

见白喜而问曰寡人国僻远东滨海侧闻子前人为

楚荆之暴怒费无忌之谗口不远吾国而来于斯将

何以教寡人喜曰楚国之失虏前人无罪横被暴诛

臣闻大王收伍子胥之□厄不远千里故来归命唯

大王赐其死阖闾伤之以为大夫与谋国事吴大夫

被离承宴问子胥曰何见而信喜子胥曰吾之怨与

喜同子不闻河上歌乎同病相怜同忧相救惊翔之

鸟相随而集濑下之水因复俱流胡马望北风而立

越燕向日而熙谁不爱其所近悲其所思者乎被离

曰君之言外也岂有内意以决疑乎子胥曰吾不见

也被离曰吾观喜之为人鹰视虎步专功擅杀之性

不可亲也子胥不然其言与之俱事吴王

独异志要离羸瘦极每出遇顺风即行逆风即倒

说苑奉使篇晏子使楚晏子短楚人为小门于大门

之侧而延晏子晏子不入曰使至狗国者从狗门入

今臣使楚不当从此门傧者更从大门入见楚王王

曰齐无人耶晏子对曰齐之临淄三百闾张袂成帷

挥汗成雨比肩继踵而在何为无人王曰然则何为

使子晏子对曰齐命使各有所主其贤者使贤主不

肖者使不肖主婴最不肖故宜使楚耳

晏子谏上篇景公举兵将伐宋师过太山公梦见二

丈夫立而怒其怒甚盛公恐觉晏子朝见公告之晏

子曰是宋之先汤与伊尹也婴请言汤伊尹之状汤

质晰而长颜以□兑上丰下倨身而扬声伊尹黑而

短蓬而□丰上兑下偻身而下声公曰然是已今若

何晏子曰夫汤太甲武丁祖乙天下之盛君也不宜

无后今惟宋耳而公伐之故汤伊尹怒请散师以平

宋景公乃不果伐

杂上篇晏子为齐相出其御之妻从门间而窥其夫

为相御拥大盖策驷马意气扬扬甚自得也既而归

其妻请去夫问其故妻曰晏子长不满六尺身相齐

国名显诸侯今者妾观其出志念深矣常有以自下

者今子长八尺乃为人仆御然子之意自以为足妾

是以求去也其后夫自抑损晏子怪而问之御以实

对晏子荐以为大夫

左传定公十四年卫太子蒯聩谓戏阳速曰从我而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13:06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