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衣容身而游适情而行余天下而不贪委万物而不

利处大廓之宇游无极之野登太皇冯太一玩天地

于掌握之中夫岂为贫富肥臞哉故儒者非能使人

弗欲而能止之非能使人弗乐而能禁之夫使天下

畏刑而不敢盗岂若能使无有盗心哉越人得□蛇

以为上肴中国得而弃之无用故知其无所用贪者

能辞之不知其无所用廉者不能让也夫人主之所

以残亡其国家捐弃其社稷身死于人手为天下笑

未尝非为非欲也夫仇由贪大钟之赂而亡其国虞

君利垂棘之璧而擒其身献公艳骊姬之美而乱四

世桓公甘易牙之和而不以时葬胡王淫女乐之娱

而亡上地使此五君者适情辞余以己为度不随物

而动岂有此大患哉故射者非矢不中也学射者不

治矢也御者非辔不行学御者不为辔也知冬日之

箑夏日之裘无用于己则万物之变为尘埃矣故以

汤止沸沸乃不止诚知其本则去火而已矣

白虎通

  情性

精神者何谓也精者静也太阴施化之气也象火之

化任生也神者恍惚太阴之气也

新论

  清神篇

形者心之器也心者形之主也神者心之宝也故神

静而心和心和而形全神躁则心荡心荡则形伤将

全其形先在理神故恬和养神则自安于内清虚栖

心则不诱于外神恬心清则形无累矣虚室生白吉

祥至矣人不照于烁金而照于莹镜者以莹能明也

不鉴于流波而鉴于静水者以静能清也镜水以明

清之性故能形物之形由此观之神照则垢灭形静

则神清垢灭则内欲永尽神清则外累不入今清歌

奏而心乐悲声发而心哀神居体而遇感推移以此

而言之则情之变动自外至也夫一哀一乐犹搴正

性况万物之众而能拔擢以生心神哉故万人弯弧

以向一鹄鹄能无中乎万物眩以惑一生生能无

伤乎七窍者精神之户牖也志气者五脏之使候也

耳目之与声色鼻口之与芳味肌体之于安适其情

一也七窍徇于好恶则精神驰骛而不守志气縻于

趣舍则五脏滔荡而不安嗜欲连绵于外心腑壅塞

于内蔓衍于荒淫之波留连于是非之境而不败德

伤生者盖亦寡矣是以圣人清目而不视静耳而不

听闭口而不言弃心而不虑贵身而忘贱故尊势不

能动乐道而忘贫故厚利不能倾容身而处适情而

游一气浩然纯白于衷故形不养而心自全心不劳

而道自至也

祛疑说

  阳神阴灵之说

有客举倩女离魂话因及张紫阳与雪窦禅师入定

事谓雪窦以禅定成至阴之爽故不能持物而还紫

阳以金丹凝至阳之神故能持果而返此事之有无

不必深辨大概先辈以此别性宗与神形俱妙之功

用不同耳因语客曰阳神能运物阴神不能运固也

今山魈物精邪鬼而已飞瓦走石运致宝货瞬息千

里谓之阳神可乎客不能对后每以此问人莫得其

说呜呼知此说者其知性命之所以不同欤

文公政训

  论精神

问精神收敛便昏是如何曰也不妨又曰昏毕竟是

慢如临君父渊崖必不如此又曰若倦且磕睡些时

无害问非是读书过当倦后如此是才收敛来稍久

便困曰便是精神短后如此

艺圃折中

  论神

足履平地径咫而广半互而进之亦如是而已今置

榱桷于平地乘而履之已杌陧而不安移而为涧溪

之梁越者必股栗毛寒汗溢气夺又移而驾之不测

之渊临而拟之身足皆废夫步武之地不过容足足

之外广狭何与焉而安危相悬者履生于视视生于

气气生于神贯虱承蜩操舟运斤非人绝之巧一其

神也则醉人不惧其神全也达人不碍其神固也贤

人不惑其神藏也高人不妄其神守也圣人不忧其

神安也神人不测其神运也奇常无实状好恶无实

情举世皆嗜瘢逐臭则熊掌芝兰必以为可恶大地

皆金瑰珠玉而瓦砾者不多得且不常有势必以为

奇情与见移见与境夺幻妄颠倒可胜既邪

病榻寤言

  元神

神依形则生神离形则死故形骸者神之宅舍形骸

属阴而元神属阳阴以实为质阳以虚为用心者虚

灵之府神明之舍心定则神凝心虚则神守玉皇印

经解云皆在心内运黄庭昼夜存之得长生黄言中

庭言虚故养生家有曰心死则神活曰心死者则虚

之谓也又曰未死而学死当生而无生曰无生者学

死而忘生之谓也如曰忘气以养形忘形以养神矣

而又曰忘神以养虚盖虚之所藏者深矣

图书编

  精神问答

问今时有志之士多知收敛精神则有谓身之知觉

运用是也何如曰心之精神之谓圣此礼经夫子之

训而一言以尽天下之道者也是故心以为之根圣

以为之果而精之与神则条达乎心根敷荣乎圣果

而为全株宝树者也盖吾人此心统天及地贯古迄

今浑融于此身之中而涵育于此身之外其精莹灵

明而映照莫掩者谓之精其妙应圆通而变化莫测

者谓之神神以达精而乃知觉是知觉虽精所为而

实未足以尽乎精也精以显神而身运用是运用虽

神所为而实未足以尽乎神也古之欲明明德于天

下者其心既统天地贯古今以为心则其精神亦统

贯天地古今以为精为神故其耳目手足四肢百体

知觉固与人同而聪明之精通而无外者自与人异

运用固与人同而举措之神应而无方者自与人殊

夫是以为父子兄弟足法而人自法之灿然经纶天

下之大经而齐治均平之无不备举者端自卓立天

下之大本格致诚正之无不纯全者出之无穷也此

之谓人之圣善之至学之集大成者而万世无复加

也彼沾沾完养自家精神以为长生久视之术者安

足语此

  精神总论

夫精神之道至矣孔子曰心之精神是谓圣易曰精

气为物游魂为变是故知鬼神之情状所以立人道

之先统幽明之故皆是物也岂可以不思乎人皆曰

我之精神彼之精神不知盈天地间惟一精神而彼

我之非知道矣故吾无精也以天地之精为精吾无

神也以天地之神为神苟不至德至道不凝贵吾有

以凝之耳苟无以凝之则精不吾存而神不吾用精

不吾存神不吾用是以昧始终生死之故不能上下

与天地同流而自与草木均其朽腐圣所以益圣愚

所以益愚其可以不思乎虽然精者常存之实体神

者应物之妙用故精神之主也君子之学贵乎精凝

精而神在其中矣是道也吾质之以学庸而本之于

大易中庸曰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

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君子慎其独也所谓独者精

之谓也何也精者天下之至一而独一之谓也凡天

下之有声者有色者万物不齐者皆不能自生必有

隐微不可睹闻者主乎其中然后声色得以生生于

不穷是睹闻生于不睹闻也睹闻生于不睹闻是不

睹不闻者天下之至睹至闻也睹闻有尽不可睹闻

者无尽常若显见于睹闻之外而独见独闻者此精

之所以常一而可贵也而当慎矣大学曰欲诚其意

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所谓知者精之谓也何也

精者天下之至灵而知灵明之谓也身与家国天下

为物修身与齐家治国平天下为格物物不能自格

必有至灵不物于物者主乎其中而后格物之用不

穷盖知者物之体物得知而后能成缘知而后能相

感故有知则有物无知则无物矣物虚而知实物变

而知不变知即是物此精之所以常明而可贵也而

当致矣君子贵精之学质之学庸如此不惟是也易

之文言曰大哉干乎刚健中正纯粹精也又曰干知

大始夫贵精之学莫详于易而易莫备于干干之初

画三百八十四爻之第一爻盖三才之根本也其辞

曰潜龙勿用潜潜于下也言初之不可用也然二方

用而见而三则惕其终之履于危干之四与初应盖

重干之革于外者也其辞曰或跃在渊渊潜之所也

言四之跃不可以离乎潜也然四五方跃而飞而上

则惧其终之悔于亢夫干之所以中正纯粹而知大

始者如此夫曰潜曰渊曰中正曰知非所谓独与知

者乎曰勿用曰惕曰悔非所谓慎与致者乎盖天地

之理必如是而后干之精健君子之学必如是而后

干干之精而不息故三百八十四爻之变至不一而

干常一吉凶悔吝之赜至不可测而干常知鬼神非

是无以效其良能万物非是无以成其终始非天下

至精其孰能与于此夫既曰潜曰勿用而又曰健曰

自强何也曰惟至精而后能健惟干干之至精而后

能自强故干之精似无而实至刚君子凝精之学似

柔而实至强此干之所以为仁而人之所以体仁在

思而得之也彼以为我之精神云者自私而已岂足

识天地之全而语贵精之旨哉

  五脏七神

五脏有七神养神之术去牵引而已矣牵如牵缆之

牵引如引弓之引舟欲疾必牵行之急矢欲中必引

满之审缆断则舟往矣矢释则弓舒矣欲寡则神凝

矣大雅曰无然畔援无然欣羡诞先登于岸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11:06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