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九安得称劫余以为因果情照本是二物先有情照

却有因果情照既动而因果随之未有情照因果何

托因识二涂用合本异其本既异厥体不同情照别

起于理非□六度九劫差不足疑也

  神不灭论          前人

含生之类识鉴相悬等级参差千累万沓昆虫则不

逮飞禽飞禽则不逮犬马昺明昭著不得谓之不然

人品以上贤愚殊性不相窥涉不相晓解燕北越南

未足云匹其愚者则不辨菽麦悖者则不知爱敬自

斯已上性识渐弘班固九品曾未概其万一何者贤

之与愚盖由知与不知也愚者所知则少贤者所知

则多而万物交加群方缅旷情性晓昧理趣深元由

其涂求其理既有晓昧之异遂成高下之差自此相

倾品级弥峻穷其原本尽其宗极互相推仰应有所

穷其路既穷无微不尽又不得谓不然也且五情各

有分域耳目各有司存心运则形忘目用则耳废何

则情灵浅弱心虑杂扰一念而兼无由可至既不能

兼纷纠□袭一念未成他端互起互起众端复同前

矣不相兼之由由于浅惑惑浅为病病于滞有不浅

不惑出于兼忘以此兼忘得此兼照始自凡夫至于

正觉始惑于不惑不兼至能兼又谓不然也又昆虫

夭促含灵靡二或朝生夕殒或不识春秋自斯而进

修短不一既有其短岂得无长虚用损年善摄增寿

善而又善焉得无之又不得谓之不然也生既可夭

则寿可无夭既无矣则生不可极形神之别斯既然

矣形既可养神宁独异神妙形粗较然有辨养形可

至不朽养神安得有穷养神不穷不生不灭始末相

较岂无其人自凡及圣含灵义等但事有精粗故人

有凡圣圣既长存在凡独灭本同末异义不经通大

圣贻训岂欺我哉

 形神部艺文二



  形影神





      晋陶潜

 贵贱贤愚莫不营营以惜生斯惑甚焉故极陈形

 影之苦言神辨自然以释之好事君子共取其心

 焉

  形赠影

天地长不没山川无改时草木得常理霜露荣悴之

谓人最灵智独复不如兹适见在世中奄去靡归期

奚觉无一人亲识岂相思但余平生物举目情凄洏

我无腾化术必尔不复疑愿君取吾言得酒莫苟辞

  影答形

存生不可言卫生每苦拙诚愿游昆华邈然兹道绝

与子相遇来未尝异悲悦憩荫若暂乖止日终不别

此同既难常黯尔俱时灭身没名亦尽念之五情热

立善有遗爱胡为不自竭酒云能消忧方此讵不劣

  神释

大钧无私力万物自森着人为三才中岂不以我故

与君虽异物生而相依附结托善恶同安得不相语

三皇大圣人今复在何处彭祖寿永年欲留不得住

老少同一死贤愚无复数日醉或能忘将非促龄具

立善常所欣谁当为汝誉甚念伤吾生正宜委运去

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

 形神部纪事

庄子在宥篇黄帝闻广成子在空同之上往问至道

之精广成子曰至道之精窈窈冥冥至道之极昏昏

默默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必静必清无劳

女形无摇女精乃可以长生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心

无所知女神将守形形乃长生

淮南子道应训白公胜虑乱罢朝而立倒杖策錣上

贯颐血流至地而弗知也郑人闻之曰颐之忘将何

不忘哉此言精神之越于外智虑之荡于内则不能

漏理其形也是故神之所用者远则所遗者近也

吴越春秋越王请大夫种而问曰吾昔日受夫子之

言自免于穷厄之地今欲奉不羁之计以雪吾之宿

雠何行而功乎大夫种曰夫欲报怨复雠破吴灭敌

者有九术凡此九术君王闭口勿传守之以神取天

下不难而况于吴

庄子养生主篇庖丁为文惠君解牛奏刀騞然莫不

中音文惠君曰嘻善哉技盖至此乎庖丁对曰始臣

解牛之时所见无非牛者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

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遇官知止而神欲行

魏志刘传注傅子曰太祖征及蒋济等五人皆

扬州名士每舍亭传未尝不讲所以行军进退之宜

虚实战争之术而独不一言济怪而问之答曰

对明主非精神不接精神可学而得乎及见太祖四

人争对不一言四人笑之后乃设远言以动太祖

太祖适知便止若是者三其旨趣以为远言宜征精

神独见以尽其机不宜于猥坐说也

晋书卫玠传玠字叔宝刘琰谢尚共论中朝人士或

问杜乂可方卫洗马不琰云杜乂肤清叔宝神清

温峤传峤为王敦左司马深结钱凤为之声誉每曰

钱世仪精神满腹峤素有知人之称凤闻而悦之

魏咏之传咏之为州主簿尝见桓元既出元鄙其精

神不隽谓客曰庸神而宅伟干不成令器

南史范缜传范缜着神灭论萧子良使王融谓曰神

灭既自非理而卿坚执之以卿才美何患不至中书

郎而故乖刺为此缜大笑曰使范缜卖论取官已至

令仆矣何但中书郎耶

珍珠船独异记北齐侍御史李广博览群书众史梦

一人曰我心神也君使我太苦辞去俄而卒

开元天宝遗事明皇每朝政有阙则虚怀纳谏大开

士路早朝百辟趋班帝见张九龄风威秀整异于众

僚谓左右曰朕每见九龄使我精神顿生

广异记郑齐婴开元中为吏部侍郎河南黜陟使将

归途次华州忽见五人衣五方色衣诣厅再拜齐婴

问其由答曰是大使五脏神齐婴问曰神当居身中

何故相见答曰神以守气气竭当散婴曰审如是吾

其死乎曰然婴仓卒求延晷刻欲为表章及身后事

神言还至后衙则可婴为设酒馔皆拜而受既修表

沐浴服新衣卧西壁下至时而卒

柳少游善卜筮著名于京师天宝中有客持一缣诣

少游引入问故答曰愿知年命少游为作卦成而悲

叹曰君卦不吉合尽今日暮其人伤叹久之因求浆

家人持水至见两少游不知谁者是客少游指神为

客令持与客客乃辞去童送出门数步遂灭俄闻空

中有哭声甚哀还问少游郎君识此人否具言前事

少游方知客是精神遂使看缣乃一纸缣尔叹曰神

舍我去我其死矣日暮果卒

唐书李泌传帝召泌使张说试其能泌赋方圆动静

说因贺帝得奇童帝大悦曰是子精神要大于身

云仙杂记贾岛尝以岁除取一年所得诗祭以酒脯

曰劳吾精神以是补之

墨庄漫录范文正公长子监簿纯佑自幼警悟明敏

过人文正公所料事必先知之善能出神公在西边

凡卤情几事皆预遥知盖出神之卤庭得之故公每

制胜料敌如神者监簿之力也因出神为人所惊自

此神观不足未几而亡时甚少也

孙公谈圃范峒善风鉴公为中书舍人时峒曰凡坐

狨毛要如半睡者公在马上精神太衒恐不久居此

未几果出知南京

琅嬛记等师僧有奇术与人共坐静室能摄其神共

游安养境界大都与阿弥经所说仿佛是人既神游

一二次则梦中所见往往类之其梦游既多则临终

灵性自无他往必西方无疑也

龙兴慈记刘伯温少时读书寺中僧房有一异人每

出神去锁门或一月半月偶有北来使客无房可宿

见此空房击开之曰此人死矣可速焚瘗我住之僧

不能禁遂焚之其神夜返身已焚无复可生每夜叫

呼曰我在何处基知之开应曰我在此神即附之

聪明增前数倍天文兵法一览洞悟翊运为谋臣之

冠也

见闻录中官冯保客徐爵久奉长斋其未得罪之前

一年忽见寸许童子行几上惊问之曰吾乃汝之元

神也汝不破斋不得祸否则祸旋及之矣已而蒲州

相公召饮强之食始破荤血未几遂以论奏逮下狱

 形神部总论

素问

  八正神明论篇

帝曰夫子数言形与神何谓形何谓神愿卒闻之



形谓身形神谓神气

岐伯曰请言形形乎形目冥冥问其所病索之于经

慧然在前按之不得不知其情故曰形



所谓形者观其冥冥而知病之所在也邪气篇

 曰虚邪之中人也洒淅动形正邪之中人也微先

 见于色不知于身若有若无若亡若存有形无形

 莫知其情故曰按之不得不知其情

帝曰何谓神岐伯曰请言神神乎神耳不闻目明心

开而志先慧然独悟口弗能言俱视独见适若昏昭

然独明若风吹云故曰神



所谓神者谓气至之若神也耳不闻者毋闻人

 声以收其精也目明者观于冥冥也志者心之所

 之也言心开而志先慧悟也口弗能言者得气之

 妙不可以言语形容也俱视独见者众人之所共

 视而我独知之也适至也言气志若昏而我昭然

 独明也气至而冇效效之信若风之吹云明乎若

 见苍天矣

关尹子

  四符篇

水可析可合精无人也火因膏因薪神无我也故耳

蔽前后皆可闻无人智崇无人一奇无人冬雕秋物

无人黑不可变无人北寿无人皆精舌即齿牙成言

无我礼卑无我二偶无我夏因春物无我赤可变无

我南夭无我皆神以精无我故米去壳则精存以神

无我故鬼凭物则神见全精者忘是非忘得失在此

者非彼抱神者时晦明时强弱在彼者非此

精神水火也五行互生灭之其来无首其往无尾则

吾之精一滴无存亡尔吾之神一□无起灭尔惟无

我无人无首无尾所以与天地冥

精者水魄者金神者火魂者木精主水魄主金金生

水故精者魄藏之神主火魂主木木生火故神者魂

藏之惟火之为物能镕金而销之能燔木而烧之所

以冥魂魄惟精在天为寒在地为水在人为精神在

天为热在地为火在人为神魄在天为燥在地为金

在人为魄魂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在人为魂惟以我

之精合天地万物之精譬如万水可合为一水以我

之神合天地万物之神譬如万火可合为一火以我

之魄合天地万物之魄譬如金之为物可合异金而

镕之为一金以我之魂合天地万物之魂譬如木之

为物可接异木而生之为一木则天地万物皆吾精

吾神吾魄吾魂何者死何者生

五行之运因精有魂因魂有神因神有意因意有魄

因魄有精五行回环不已所以我之伪心流转造化

几亿万岁未有穷极

如桴扣鼓鼓之形者我之有也鼓之声者我之感也

桴已往矣余声尚存终亦不存而已矣鼓之形如我

之精鼓之声如我之神其余声者犹之魂魄知夫倏

往倏来则五行之气我何有焉夫果之有核必待水

火土三者具矣然后相生不穷三者不具如大旱大

潦大块皆不足以生物夫精水神火意土三者本不

交惟人以根合之故能于其中横见有事犹如术祝

者能于至无中见多有事

魂者木也木根于冬水而华于夏火故人之魂藏于

夜精而见于昼神合乎精故所见我独盖精未尝有

人合乎神故所见人同盖神未尝有我

知夫此身如梦中身随情所见者可以飞神作我而

游太清知夫此物如梦中物随情所见者可以凝精

作物而驾八荒是道也能见精神而久生能忘精神

而超生吸气以养精如金生水吸风以养神如木生

火所以假外以延精神漱水以养精精之所以不穷

摩火以养神神之所以不穷所以假内以延精神若

夫忘精神而超生者吾尝言之矣

人勤于礼者神不外驰可以集神人勤于智者精不

外移可以摄精

管子

  心术篇

世人之所职者精也去欲则宣宣则静矣静则精精

则独立矣独则明明则神矣神者至贵也故馆不辟

除则贵人不舍焉故曰不洁则神不处

韩子

  解老篇

书之所谓治人者适动静之节省思虑之费也所谓

事天者不极聪明之力不尽智识之任苟极尽则费

神多费神多则盲聋悖狂之祸至是以啬之啬之者

爱其精神啬其智虑也

众人之用神也躁躁则多费多费之谓侈圣人之用

神也静静则少费少费之谓啬知治人者其思虑静

知事天者其孔窍虚思虑静故德不去孔窍虚则和

气自入故曰重积德积德而后神静神静而后和多

凡所谓祟者魂魄去而精神乱精神乱则无德鬼不

祟人则魂魄不去魂魄不去而精神不乱精神不乱

之谓有德上盛畜积而鬼不乱其精神则德尽在于

民矣

汉书司马迁传

  太史公论六家要指

凡人之所生者神也所托者形也神大用则竭形大

劳则敝形神离则死死者不可复生离者不可复合

故圣人重之由此观之神者生之本形者生之具不

先定其神形而曰我有以治天下何由哉

淮南子

  原道训

夫性命者与形俱出其宗形备而性命成性命成而

好憎生矣故士有一定之论女有不易之行规矩不

能方圆钩绳不能曲直天地之永登丘不可为修居

卑不可为短是故得道者穷而不慑达而不荣处高

而不机持盈而不倾新而不朗久而不渝入火不焦

入水不濡是故不待势而尊不待财而富不待力而

强平虚下流与化翱翔若然者藏金于山藏珠于渊

不利货财不贪势名是故不以康为乐不以慊为悲

不以贵为安不以贱为危形神气志各居其宜以随

天地之所为夫形者生之舍也气者生之充也神者

生之制也一失位则三者伤矣是故圣人使人各处

其位守其职而不得相干也故夫形者非其所安而

处之则废气不当其所充而用之则泄神非其所宜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09:06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