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形神部杂录

庄子天地篇执道者德全德全者形全角全者神全

神全者圣人之道也

达生篇醉者之坠车虽疾不死骨节与人同而犯害

与人异其神全也

徐无鬼篇无鬼见魏武侯武侯曰先生居山林久矣

今欲干酒肉之味邪徐无鬼曰无鬼未尝敢饮食君

之酒肉将来劳君也君曰何哉奚劳寡人曰劳君之

神与形武侯曰何谓邪徐无鬼曰天地之养也一君

独为万乘之主以苦一国之民以养耳目鼻口夫神

者不自许也夫神者好和而恶奸夫奸病也故劳之

淮南子俶真训神者智之渊也渊清则智明矣神清

者嗜欲弗能乱精神已越于外而事复返之是失之

于本而求之于末也今盆水在庭清之终日未能见

眉睫浊之不过一挠而不能察方圆人神易浊而难

清犹盆水之类也况一世而挠滑之曷得须臾平乎

谭子化书虫之无足蛇能屈曲蛭能掬蹙蜗牛能蓄

缩小人所以见其机由是得其师可以坐致万里而

不驰是故足行者有所不达翼飞者有所不至目视

者有所不见耳听者有所不闻夫何故彼知形而不

知神此知神而不知形以形用神则□以神用形则



东坡志林赵贫子谓人曰子神不全其人不服曰吾

僚友万乘蝼蚁三军糠□富贵而昼夜死生何谓神

不全乎贫子笑曰是血气所扶名义所激非神之功

也明日问其人曰子父母在乎曰亡久矣尝梦见乎

曰多矣梦中知其亡乎抑以为存也曰皆有之贫子

曰父母之存亡不待计议而知者也昼日问子则不

思而对夜梦见之则以亡为存死生之于梦觉有间

矣物之眩子而难知者甚于父母之存亡子自以神

全而不学可忧也哉予尝与其语故录之

玉涧杂书陶渊明作形影相赠与神释之诗自谓世

俗惑于惜生故极陈形影苦而释以神之自然形赠

影曰愿君取吾言得酒莫苟辞影赠形曰立善有遗

爱胡可不自竭形累于养而欲饮影役于名而求善

皆惜生之弊也故神释之曰日醉或能忘将非遐龄

具所以辨养之累曰立善尝所欣谁当为我誉所以

解名之役虽得之矣然所致意者仅在遐龄与无誉

不知饮酒而寿为善而皆见知则神亦可汲汲而从

之乎似未能尽了也是以及其知不过纵浪大化中

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谓之神之自

然耳此释氏所谓断常见也此公天姿超迈真能达

生而遗世不但诗人之辞使其闻道更进一关则其

言岂止如斯而已乎

文公政训因人之昏弱而箴之曰人做事全靠这些

子精神

爱日斋藂抄陈无已云世人以痴为九百谓其精神

不足也项平仲家说云注司业言九百草书乔字也

朱彧可谈云青州王大夫为词鄙俚每投献当路以

为笑具季父为青掾王亦与诗他日季父见其子谢

之其子曰大人九百乱道玷渎高明盖俗谓神气不

足者九百岂以一千即足数耶

霞外杂俎人身元神出入目中五脏精华亦聚于目

故阴符经曰机在目道德经曰不见可欲而心不乱

是以内养之法常要两目垂帘返光内照降心火于

丹田使神气相抱故太元养初一曰藏心于渊美厥

灵根夫藏心于渊神不外也

古言形神相守则生相反则病相离则死

读书镜列子谓孔子废心而用形谓心不着于物而

废之矣唯用形以应物而经又有天人礼枯骨者偈

云汝是前生我我今天眼开宝衣随念至玉食自然

来谢汝昔勤苦令吾今快哉散花时再拜入世莫惊

猜又有饿鬼鞭死尸者偈云因这臭皮囊波波劫劫

忙只知贪快乐不肯暂回光白业锱铢少黄泉岁月

长直须痛棒打此恨猝难忘此言化俗则可以为诚

然则不可何则人神托于形骸之中所以用形骸者

皆神也譬如匠人用斧斤用之而善则为善器用之

不善则为恶器故为天人者用形骸者也为饿鬼者

不善用形骸者也其得其失皆在一心及其受报而

礼之鞭之亦何益若吾孔子之废心而用形又并形

骸俱化矣

安得长者言黄帝云行及乘马不用回顾则神去今

人回顾功名富贵而去其神者岂少也哉

读书不独变人气质且能养人精神盖理义收摄故



偶谈司马温公资治通鉴且无论公之人品政事只

此闲工夫何处得来所谓君子乐得其道故老而不

为疲也亦只为精神不在嗜好上分去耳

天下唯圣贤收拾精神其次英雄其次修炼之士

 形神部艺文一

  神灭论          梁范缜

或问予曰神灭何以知其灭也答曰神即形也形即

神也是以形存则神存形谢则神灭也问曰形者无

知之称神者有知之名知与无知即事有异神之与

形理不容一形神相即非所闻也答曰形者神之质

神者形之用是则形称其质神言其用形之与神不

得相异也问曰神故非用不得为异其义安在答曰

名殊而体一也问曰名既已殊体何得一答曰神之

于质犹利之于刀形之于用犹刀之于利利之名非

刀也刀之名非利也然而舍利无刀舍刀无利未闻

刀没而利存岂容形亡而神在问曰刀之与利或如

来说形之与神其义不然何以言之木之质无知也

人之质有知也人既有如木之质而有异木之知岂

非木有一人有二邪答曰异哉言乎人若有如木之

质以为形又有异木之知以为神则可如来论也今

人之质质有知也木之质质无知也人之质非木质

也木之质非人质也安有如木之质而复有异木之

知哉问曰人之质所以异木质者以其有知耳人而

无知与木何异答曰人无无知之质犹木无有知之

形问曰死者之形骸岂非无知之质邪答曰是无人

质问曰若然者人果有如木之质而有异木之知矣

答曰死者如木而无异木之知生者有异木之知而

无如木之质也问曰死者之骨胳非生之形骸邪答

曰生形之非死形死形之非生形区已革矣安有生

人之形骸而有死人之骨胳哉问曰若生者之形骸

非死者之骨胳非死者之骨胳则应不由生者之形

骸不由生者之形骸则此骨胳从何而至此邪答曰

是生者之形骸变为死者之骨胳也问曰生者之形

骸虽变为死者之骨胳岂不从生而有死则知死体

犹生体也答曰如因荣木变为枯木枯木之质宁是

荣木之体问曰荣体变为枯体枯体即是荣体丝体

变为缕体缕体即是丝体有何别焉答曰若枯即是

荣荣即是枯应荣时雕零枯始结实也又荣木不应

变为枯木以荣即枯无所复变也荣枯是一何不先

枯后荣要先荣后枯何也丝缕之义亦同此破问曰

生形之谢便应豁然都尽何故方爱死形绵历未已

邪答曰生灭之体要有其次故也夫□而生者必□

而灭渐而生者必渐而灭□而生者□骤是也渐而

生者动植是也有□有渐物之理也问曰形即是神

者手等亦是邪答曰皆是神之分也问曰若皆是神

之分神既能虑手等亦应能虑也答曰手等亦应能

有痛痒之知而无是非之虑问曰虑为一为异答曰

知即是虑浅则为知深则为虑问曰若尔应有二乎

答曰人体为一神何得二问曰若不得二安有痛痒

之知复有是非之虑答曰如手足虽异总为一人是

非痛养虽复有异亦总为一神矣问曰是非之虑不

关手足当关何处答曰是非之意心器所主问曰心

器是五脏之心非邪答曰是也问曰五脏有何殊别

而心独有是非之虑乎答曰七窍亦复何殊而司用

不均问曰虑思无方何以知是心器所主答曰五脏

各有所司无有能虑者是以心为虑本问曰何不寄

在眼等分中答曰若虑可寄于眼分何故不寄于耳

分邪问曰虑体无本故可寄之于眼分眼目有本不

假寄于他分也答曰眼何故有本而虑无本苟无本

于我形而可遍寄于异地亦可张甲之情寄王乙之

躯李丙之性托赵丁之体然乎哉不然也问曰圣人

形犹凡人之形而有凡圣之殊故知形神异矣答曰

不然金之精者能昭秽者不能昭有能昭之精金宁

有不昭之秽质又岂有圣人之神而寄凡人之器亦

无凡人之神而托圣人之体是以八采重瞳勋华之

容龙颜马口轩□之状形表之异也比干之心七窍

列角伯约之胆其大若拳此心器之殊也是知圣人

定分每绝常区非惟道革群生乃亦形超万有凡圣

均体所未敢安问曰子云圣人之形必异于凡者敢

问阳货类仲尼项籍似大舜舜项孔阳智革形同其

故何邪答曰似玉而非玉鸡类凤而非凤物诚有

之人故宜尔项阳貌似而非实似心器不均虽貌无

益问曰凡圣之殊形器不一可也真极理无有二而

丘旦殊姿汤文异状神不侔色于此益明矣答曰圣

同于心器形不必同也犹马殊毛而齐逸玉异色而

均美是以晋棘荆和等价连城骅□騄骊俱致千里

问曰形神不二既闻之矣形谢神灭理固宜然敢问

经云为之宗庙以鬼飨之何谓也答曰圣人之教然

也所以弭孝子之心而厉偷薄之意神而明之此之

谓矣问曰伯有被甲彭生豕见坟素着其事宁是设

教而已邪答曰妖怪茫茫或存或亡强死者众不皆

为鬼彭生伯有何独能然乍为人豕未必齐郑之公

子也问曰易称故知鬼神之情状与天地相似而不

违又曰载鬼一车其义云何答曰有禽焉有兽焉飞

走之别也有人焉有鬼焉幽明之别也人灭而为鬼

鬼灭而为人则未之知也问曰知此神灭有何利用

邪答曰浮屠害政桑门蠹俗风惊雾起驰荡不休吾

哀其弊思拯其溺夫竭财以赴僧破产以趋佛而不

恤亲戚不怜穷匮者何良由厚我之情深济物之意

浅是以圭撮涉于贫友情动于颜色千锺委于富

僧欢意畅于容发岂不以僧有多稌之期友无遗秉

之报务施阙于周急归德必于在己又惑以茫昧之

言惧以阿鼻之苦诱以虚诞之辞欣以兜率之乐故

舍逢掖袭横衣废俎豆列瓶钵家家弃其亲爱人人

绝其嗣续致使兵挫于行间吏空于官府粟罄于惰

游货殚于泥木所以奸宄弗胜颂声尚拥惟此之故

其流莫已其病无限若陶甄禀于自然森罗均于独

化忽焉自有恍尔而无来也不御去也不追乘夫天

理各安其性小人甘其垄亩君子保其恬素耕而食

食不可穷也蚕而衣衣不可尽也下有余以奉其上

上无为以待其下可以全生可以匡国可以霸君用

此道也

  难范缜神灭论        沈约

来论云形即是神神即是形又云人体是一故神不

得二若如雅论此二物不得相离则七窍百体无处

非神矣七窍之用既异百体所营不一神亦随事而

应则其名亦应随事而改神者对形之名而形中之

形各有其用则应神中之神亦应各有其名矣今举

形则有四肢百体之异屈伸听受之别各有其名各

有其用言神惟有一名而用分百体此深所未了也

若形与神对不可差何则形之名多神之名寡也

若如来论七尺之神神则无处非形形则无处非神

矣刀则唯刃犹利非刃则不受利名故刀是举体之

称利是一处之目刀之与利既不同矣形之与神岂

可妄合邪又昔日之刀今铸为剑剑利即是刀利而

刀形非剑形于利之用弗改而质之形已移与夫前

生为甲后生为丙夫人之道或异往识之神犹传与

夫剑之为刀刀之为剑有何异哉又一刀之质分为

二刀形已分矣而各有其为今取一半之身而剖之

为两则饮龁之生即谢任重之为不分又何得以刀

之为利譬形之与神邪来论谓刀之与利即形之有

神刀则举体是一利形则举体是一神神用于体则

有耳目手足之别手之用不为足用耳之用不为眼

用而利之为用无所不可亦可断蛟蛇亦可截鸿雁

非一处偏可割东陵之瓜一处偏可割南山之竹若

谓利之为用亦可得分则足可以执物眼可以听声

矣若谓刀背亦有利两边亦有利但未锻而铦之耳

利若遍施四方则利体无处复立形方形直并不得

施利利之为用正存一边毫发处耳神之与形举体

若合又安得同乎刀若举体是利神用随体则分若

使刀之与利其理若一则胛下亦可安眼背上亦可

施鼻可乎不可也若以此譬为尽邪则不尽若谓本

不尽邪则不可以为譬也若形即是神神即是形二

者相资理无偏谢则神亡之日形亦应消而今有知

之神亡无知之形在此则神本非形形本非神又不

可得强令如一也若谓总百体之质谓之形总百体

之用谓之神今百体各有其分则眼是眼形耳是耳

形眼形非耳形耳形非眼形则神亦随百体而分则

眼有眼神耳有耳神耳神非眼神眼神非耳神也而

偏枯之体其半已谢已谢之半事同木石譬彼僵尸

永年不朽此半同灭半神既灭半体犹存形神俱谢

弥所骇惕若夫二负之尸经亿载而不毁单开之体

尚余质于罗浮神形若合则此二士不应神灭而形

存也来论又云□而生者□而灭者渐而生者渐而

灭者请借子之冲以攻子之城渐而灭谓死者之形

骸始乎无知而至于朽烂也若然则形之与神本为

一物形既病矣神亦告病形既谢矣神亦云谢渐之

为用应与形俱形以始亡末朽为渐神独不得以始

末为渐邪来论又云生者之形骸变为死者之骨胳

按如来论生之神明生之形骸既化为骨胳矣则生

之神明独不随形而化乎若附形而化则应与形同

体若形骸即是骨胳则死之神明不得异生之神明

矣向所谓死定自未死也若形骸非骨胳则生神化

为死神生神化为死神即是三世安谓其不灭哉神

若随形形既无知矣形既无知神本无质无知便是

神亡神亡而形在又不经通若形虽无知神尚有知

形神既不得异则向之死形翻复非枯木矣

字典

无此字

  形神论           前人

凡人一念之时七尺不复关所念之地凡人一念圣

人则无念不尽圣人无已七尺本自若空以若空之

七尺总无不尽之万念故能与凡夫异也凡人一念

忘彼七尺之时则目废于视足废于践当其忘目忘

足与夫无目无足亦何异哉凡人之暂无本实有无

未转瞬有已随之念与形乖则暂忘念与心谢则复

合念在七尺之一处则他处与异人同则与非我不

异但凡人之暂无其无其无甚促圣人长无其无其

无甚远凡之与圣其路本同一念而暂忘则是凡品

万念而都忘则是大圣以此为言则形神几乎惑人

疑因果相主毫分不爽美恶之来皆有定业而六度

所修咸资力致若修此力致复有前因因熟果成自

相感召则力致之功不复得立六度所修几于废矣

释迦迈九劫勇猛所成勇猛之因定于无始本不资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09:06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