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泰然委顺乃得神之自然释氏所谓断常见者也坡

翁从而反之曰予知神非形何复异人天岂惟三才

中所在靡不然又云委顺忧伤生忧死生亦迁纵浪

大化中正为化所缠应尽便须尽宁复俟此言白乐

天因之作心问身诗云心问身云何泰然严冬暖被

日高眠放君快活知恩否不早朝来十一年身答心

曰心是身王身是宫君今居在我宫中是君家舍君

须爱何事论恩自说功心复答身曰因我疏慵休罢

早遣君安乐岁时多世间老苦人何限不放君闲奈

我何此则以心为吾身之君而身乃心之役也坡翁

又从而赋六言曰渊明形神自我乐天身心于物而

今月下三人他日当成几佛然二公之说虽不同而

皆祖之列子力命之论力谓命曰若之功奚若我哉

命曰汝奚功于物而欲比朕力曰寿夭穷达贵贱贫

富我力之所能也命遂历陈彭祖之寿颜渊之夭仲

尼之困殷纣之君季札无爵于君田恒专有齐国夷

齐之饿季氏之富若是汝力之所能奈何寿彼而夭

此穷圣而达逆贱贤而贵愚贫善而富恶耶力曰若

如是言我固无功于物而物若此耶此则若之所制

耶命曰既谓之命奈何有制之者朕直而推之曲而

任之自寿自夭自穷自达自贵自贱自富自贫朕岂

能识之哉此盖言寿夭穷通贫贱富贵虽曰莫非天

命而亦非造物者所能制之直付之自然耳此则渊

明神释所谓大钧无私力之论也其后杨龟山有读

东坡和陶影答形诗云君如烟上火火尽君乃别我

如镜中像镜坏我不灭盖言影因形而有无是生灭

相故佛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正言其非实有

也何谓不灭此则又堕虚无之论矣

丹铅总录镜以镜影镜亦有影两镜相镜影以重影

故曰与影竞走悲夫

 形影部纪事

山海经寿麻之国正立无影疾呼无响

长流山人白帝少昊居主司反影

拾遗记昭王时东瓯献二女一名延娟二名延娱辨

口丽辞巧善歌笑步尘上无迹行日中无影

周有韩房者自渠胥国来献火齐镜广三尺暗中视

物如昼向镜语则镜中影应声而答

太元经老子行则灭迹立则隐影

庄子天道篇士成绮见老子雁行避影履行遂进而

问修身若何

孔子家语弟子行篇自见孔子出入于户未尝越礼

往来过之足不履影高柴之行也

荀子解蔽篇夏首之南有人焉曰涓蜀梁其为人也

愚以善畏明月而宵行俯见其影以为伏鬼也仰视

其发以为立魅也背而走比至其家失气而死

西京杂记高祖初入咸阳宫周行库府金玉珍宝不

可胜言其尤惊异者有方镜广四尺高五尺九寸表

里有明人直来照之影则倒见

列仙传河间王家老舍人自言父世见元俗元俗无

影王呼着日中实无影

风俗通陈留有富室公年九十无子取田家为妇一

交接而死后生男其女诬其淫佚有儿争财数年不

能决丞相邴吉曰闻老公子不奈寒又无影时岁八

月取同岁小儿解衣裸之此儿言独寒日中独无影

大小叹息因与其财

东观汉记西羌祖爱剑为秦所奴而亡隶藏岩穴中

见焚有影象如虎为蔽火得不死诸羌以为神推以

为豪

魏略何晏性自喜行步顾影

晋书陆云传云尝着缞绖上船于水中顾见其影大

笑落水人救获免

博物志妇人□娠未满三月着婿衣冠平旦左绕井

三匝映详影而去勿反顾勿令人知见必生男

抱朴子韩终久服丹立日中无影

拾遗记溟海之北有勃鞮之国人皆衣羽毛无翼而

飞日中无影

世说任育长年少时甚有令名武帝崩选百二十挽

郎一时之秀彦育长亦在其中王安丰选女婿从挽

郎□其胜者且择取四人任犹在其中童少时神明

可爱时人谓育长影亦好

南史梁高祖本纪帝身映日无景

酉阳杂俎道士郭采真言人影数至九成式常试之

至六七而已外乱莫能辨郭言渐益炬则可别又说

九影各有名影神一名右皇二名魍魉三名泄节枢

四名尺凫五名索关六名魄奴七名





旧抄

九影名在麻面纸中向下两字鱼食不记八名亥灵

胎九鱼全食不辨

宝历中有王山人取人本命日五更张灯相人影知

休咎言人影欲深深则贵而寿影不欲照水照井及

浴盆中古人避影亦为此古蠼短狐踏影蛊皆中

人影为害近有人善灸人影治病者

耳目记柳州古桂阳郡也有曹泰年八十五偶少妻

生子名曰曾日中无影焉年七十方卒亲见其孙子

具说道士曹体一即其从孙侄云的不虚故知邴吉

验影不虚也

珍珠船丁晋公重影

青溪寇轨初方腊生而数有妖异一日临溪顾影自

见其冠服如王者由此自负

琅嬛记方乔既与紫竹遇一睹其状更不可见昼夜

思之面貌恍惚中心拂郁一日遇一道士出一锦囊

内有古镜谓乔曰子之用心诚通神明吾有此纯阳

古镜藏之久矣今以奉赠此镜一触至阴之气留影

不散子之所遇少女至阴独锺试使人照之即得其

貌矣然后令画工图之何有也所留之影伺此女一

得阳精影即散去乔试之果然

珍珠船欲使心正常以日山三丈错手置两肩上以

日当心心中开暖则心正矣有姜伯真行道采药值

仙人仙人使平倚日中其影偏仙人曰子笃志学仙

不知心不正之为失因教以此得道

 形影部艺文二



  形影神三首





    晋陶潜

 贵贱贤愚莫不营营以惜生斯甚惑焉故极陈形

 影之苦言神辨自然以释之好事君子共取其心

 焉

  形赠影

天地长不没山川无改时草木得常理霜露荣悴之

谓人最灵智独复不如兹适见在世中奄去靡归期

奚觉无一人亲识岂相思但余平生物举目情凄洏

我无腾化术必尔不复疑愿君取吾言得酒莫苟辞

  影答形

存生不可言卫生莫苦拙诚愿游昆华邈然兹道绝

与子相遇来未尝异悲悦憩荫若暂乖止日终不别

此同既难常黯尔俱时灭身没名亦尽念之五情热

立善有遗爱胡为不自竭酒云能消忧方此讵不劣

  神释

大钧无私力万物自森着人为三才中岂不以我故

与君虽异物生而相依附结托善恶同安得不相语

三皇大圣人今复在何处彭祖爱永年欲留不得住

老少同一死贤愚无复数日醉或能忘将非促龄具

立善常所欣谁当为汝誉甚念伤吾生正宜委运去

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

  和形影神三首陶苏皆言日月灯影余兼言水

  镜影          明唐时升

□□百年内美好能几时容华日消歇我与尔共之

今既异畴昔后当异今兹百川东赴海宁有西归期

烈士云徇名千载令人思死者已冥漠生者空涟洏

身名孰亲疏此语不复疑举酒相对尽奚待劝酬辞



赠影

遭遇有穷通希世有巧拙念子实劳生我于兹事绝

蹙额宁有忧开颜亦非悦万变纷在前何尝起分别

诸佛说无心我已久寂灭试置水火间了不知濡热

岂若形与神大用有敝竭子饮我颓然唯此意劣劣



答形

我居四大中正如衣中着我岂好往来衣当有新故

道家贵久生谓当长相附竺干大导师广说无生语

亦知海有岸不识津梁处遂与二子偕万劫每同住

如在百戏场好丑安可数贤愚贵贱间头面无不具

工拙我为之令子蒙毁誉毁誉亦非真会当随子去

苟悟万缘空夫何忧何惧一醉能几时何以消百虑





 形影部外编

洞冥记帝升望月台时暝望南端有三青鸭群飞俄

而止于台上帝悦之青鸭化为三小童皆着青练文

繻各握鲸文大钱五枚置帝几前身止影动因名轻

影钱

独异志唐中宗为天后废于房陵有人渡水拾薪得

一古镜进之中宗照面其影中有人语曰即作天子

即作天子未浃旬践居帝位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08:06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