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年四十二岁而叹慕之如此藉使宋广平见之必无

此语广平尝见萧至忠出太平公主第谓至忠曰非

所望于萧傅非独不慕且以为戒

后山谈丛唐令民年二十为丁其下为推宋次道曰

推者稚也避高宗讳阙而为推邑缙叔曰推者推也

独髻为推传者误尔夫人少而分髻长则合而未冠

今人犹然缙叔是也

云麓漫抄问人之年若二十则曰弱冠盖不习句读

将两句作一句读了礼曰人生十年曰幼学亦两句

读论年则幼在礼则当学矣二十曰弱冠年虽幼在

礼当冠矣三十始壮在礼当有室矣四十曰强在礼

当仕矣五十曰艾在礼则服官政矣六十曰耆在礼

可以指使人矣七十曰老而传八十九十曰耄在礼

不加刑矣皆当作两句点今人□作一句点误矣律

文言黄幼丁实取此

容斋四笔士大夫叙官阀有所谓实年官年两说前

此未尝见于官文书大抵布衣应举必减岁数盖少

壮者欲借此为求昏地不幸潦倒场屋勉从特恩则

年未六十始许入仕不得不豫为之图至公卿任子

欲其早列仕籍或正在童孺故率增□庚甲有至数

岁者然守义之士犹曰儿曹甫策名委质而父祖先

导之以挟诈欺君不可也比者以朝臣屡言年及七

十者不许任监司郡守搢绅多不自安争引年以决

去就江东提刑李信甫虽春秋过七十而官年损其

五坚乞致仕有旨官年未及与之外祠知房州章騆

六十八岁而官年增其三亦求罢去诸司以其精力

未衰援实为请有旨听终任知严州秦□乞祠之疏

曰实年六十五而官年已逾七十遂得去齐庆胄宁

国乞归亦曰实年七十而官年六十七于是实年官

年之字形于制书播告中外是君臣上下公相为欺

也掌故之野甚矣此岂可纪于史录哉

对雨编朱新仲舍人尝云人生天地间寿夭不齐姑

以七十为率十岁为童儿父母膝下视寒暖燥湿之

节调乳哺衣食之宜以须成立其名曰生计二十为

丈夫骨强志健问津名利之场秣马厉兵以取我胜

如骥子伏枥意在千里其名曰身计三十至四十日

夜注思择利而行位欲高财欲厚门欲大子息欲盛

其名曰家计五十之年心怠力疲俯仰世间智术用

尽西山之日渐逼过隙之驹不留当随缘任运息念

休心善力而藏如蚕作茧其名曰老计六十以往甲

子一周夕阳衔山倏尔就木内观一心要使丝毫无

慊其名曰死计朱公每以语人以身计则喜以家计

则大喜以老计则不答以死计则大笑且曰子之计

拙也朱既不胜笑者之众则亦自疑其计之拙曰岂

皆恶老而讳死邪因为南华长老作大死庵记遂识

其语予之年龄逾七望八当以书诸绅云

经鉏堂杂志自十岁以上至七十人各有业无能免

劳者唯十岁以下则以少七十以上则以老苟非二

者未有不劳惟智者能择术劳智而不劳力若不劳

智又不劳力斯饿莩也

日知录记曰四十曰强而仕七十曰老而传是人生

服官之日不过三十年汉顺帝阳嘉元年用左雄之

言令孝廉年不满四十不得察举皆先诣公府诸生

试家法文吏课榜奏宋文帝元嘉中限年三十而仕

梁武帝天监四年令九流常选年未三十不通一经

不得解褐今则突而弁兮已厕银黄之列死期将至

尚留金紫之班何补官常徒隳士习宜定为中制二

十方许应试三十方许服官年至六十见任官听其

自请致任无官之人一切勒停是虽蚤于古记之十

年要亦不过三十年而已三十年之中复有三年大

忧及期丧不得补选之日则其人在仕路之日少而

居林下之日多可以消名利之心而息营竞之俗

洪熙元年四月庚戌郑府审理正俞廷辅言近年宾

兴之士率记诵虚文求其实才十无二三或有年才

二十者未尝学问一旦挂名科目而使之临政治民

职事废隳民受其弊自今各处乡试宜令有司先行

审访务得博古通今行止端重年过二十五者许令

入试上虽嘉纳而未果行今则积习相沿二三百载

青云之路跬步可阶五尺之童便思奔竞欲以成人

材而厚风俗难矣

 老幼部纪事

书经大禹谟帝曰格汝禹朕宅帝位三十有三载耄

期倦于勤汝惟不怠总朕师按注舜自言既老血气

已衰故倦于勤劳之事

泰誓商王受播弃犁老按注犁黑而黄也

鬻子鬻子年九十见文王文王曰嘻老矣鬻子曰若

使臣捕虎逐鹿则老矣使臣策国事则臣年尚少因

立为师

续博物志老人晨渡朝歌水而怯纣曰老者髓不实

故晨寒因斫胫以视髓

书经吕刑惟吕命王享国百年耄荒度作刑以诘四



左传隐公四年石厚从州吁如陈石碏使告于陈曰

卫国褊小老夫耄矣无能为也此二人者实弑寡君

敢即图之陈人执之而请□于卫

说苑至公篇楚文王伐邓使王子革王子灵共捃菜

二子出采见老丈人载乞焉不与搏而夺之王闻

之令皆拘二子将杀之大夫辞曰取畚信有罪然杀

之非其罪也君若何杀之言卒丈人造军而言曰邓

为无道故伐之今君公之子之搏而夺吾畚无道甚

于邓呼天而号君闻之群臣恐君见之曰讨有罪而

横夺非所以禁暴也恃力虐老非所以教幼也爱子

弃法非所以保国也私二子灭三行非所以从政也

丈人舍之矣谢之军门之外耳

左传僖公九年王使宰孔赐齐侯胙齐侯将下拜孔

曰且有后命天子使孔曰以伯舅耋老加劳赐一级

无下拜对曰天威不违颜咫尺小白余敢贪天子之

命无下拜恐陨越于下以遗天子羞敢不下拜下拜

登受

尚书中候齐桓公欲封禅谓管仲曰寡人日暮仲父

年艾

左传僖公三十年九月甲午晋侯秦伯围郑佚之狐

言于郑伯曰国危矣若使烛之武见秦君师必退公

从之辞曰臣之壮也犹不如人今老矣无能为也已

公曰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过也然

郑亡子亦有不利焉许之夜缒而出

三十二年杞子自郑使告于秦曰郑人使我掌其北

门之管若潜师以来国可得也穆公召孟明西乞白

乙使出师于东门之外蹇叔哭之曰孟子吾见师之

出而不见其入也公使谓之曰尔何知中寿尔墓之

木拱矣注言其过老悖不可用

史记秦本纪秦袭郑使百里傒子孟明视蹇叔子西

乞术将兵行日百里傒蹇叔二人哭之缪公闻怒曰

孤发兵而子沮哭吾军何也二老曰臣非敢沮君军

军行臣子与往臣老迟还恐不相见故哭耳

左传襄公十年诸侯之师久于逼阳荀偃士□请班

师智伯怒曰女成二事而后告余余恐乱命以不女

违女既勤君而兴诸侯牵帅老夫以至于此既无武

守而又欲易余罪曰是实班师不然克矣余羸老也

可重任乎七日不克必尔乎取之

国语左史倚相廷见申公子亹子亹不出左史谤之

举伯以告子亹怒而出曰女无亦谓我老耄而舍我

而又谤我左史曰唯子老耄故欲见以交儆子若子

方壮能经营百事倚相将奔走承序于是不给而何

暇得见昔卫武公年数九十有五矣犹箴儆于国曰

自卿以下至于师长士苟在朝者无谓我老耄而舍

我必恭恪于朝朝夕以交戒我闻一二之言必诵志

而纳之以训道我在舆有旅贲之规位宁有官师之

典倚几有诵训之谏居寝有御之箴临事有瞽史

之道宴居有师工之诵史不失书蒙不失诵以训御

之于是乎作懿戒以自儆也及其没也谓之睿圣武

公子实不睿圣于倚相何害周书曰文王至于日中

昃不皇暇食惠于小民唯政之恭文王犹不敢惰今

子老楚国而欲自安也以御数者王将何为若常如

此楚其难哉子亹惧曰老之过也乃骤见左史

左传昭公元年天王使刘定公劳赵孟于颍馆于雒

汭刘子曰美哉禹功明德远矣子盍亦远绩禹功而

大庇民乎对曰老夫罪戾是惧焉能恤远吾侪偷食

朝不谋夕何其长也刘子归以语王曰谚所谓老将

知而耄及之者其赵孟之谓乎为晋正卿以主诸侯

而侪于隶人朝不谋夕弃神人矣神怒民叛何以能

久赵孟不复年矣

三年齐侯使晏婴请继室于晋既成昏晏子受礼叔

向从之宴相与语叔向曰齐其何如晏子曰此季世

也公弃其民聚朽蠹而三老冻馁按注三老谓上寿

中寿下寿皆八十已上不见养遇

齐侯田于莒卢蒲嫳见泣且请曰余发如此种种余

奚能为公归而告之子尾欲复之子雅不可曰彼其

发短而心甚长其或寝处我矣

晏子杂下篇晏子相景公老辞邑公曰自吾先君定

公至今用世多矣齐大夫未有老辞邑者矣今夫子

独辞之是毁国之故弃寡人也不可晏子对曰婴闻

古之事君者称身而食德厚而受禄德薄则辞禄婴

老薄无能而厚受禄不可公曰昔吾先君有管仲恤

劳齐国身老赏之以三归泽及子孙今夫子亦相寡

人欲为夫子三归泽至子孙岂不可哉晏子不可公

不许晏子出异日朝得间而入邑致车一乘而后止

说苑贵德篇景公游于寿宫睹长年负薪而有饥色

公悲之喟然叹曰令吏养之晏子曰臣闻之乐贤而

哀不肖守国之本也今君爱老而恩无不逮治国之

本也公笑有喜色晏子曰圣王见贤以乐贤见不肖

以哀不肖今请求老弱之不养鳏寡之不室者论而

供秩焉景公曰诺于是老弱有养鳏寡有室

战国策田单过灾水有老人涉菑而寒出不能行坐

于沙中田单见其寒欲使后车分衣无可以分者单

解裘而衣之

韩诗外传楚丘先生见孟尝君孟尝君曰先生老矣

春秋高矣多遗忘也何以教文楚丘先生曰恶君谓

我老恶君谓我老意者将使我投石超距乎追车赴

马乎逐糜鹿搏虎豹乎吾则死矣何暇老哉将使我

深计远谋乎定犹豫而决嫌疑乎出正辞而当诸侯

乎吾乃始壮耳何老之有孟尝君赧然汗出至踵曰

文过矣文过矣

史记廉颇传廉颇居梁思复用于赵赵王使使者视

廉颇尚可用否廉颇之仇郭开多与使者金令毁之

赵使者既见廉颇廉颇为之一饭斗米肉十斤被甲

上马以示尚可用赵使还报王曰廉将军虽老尚善

饭然与臣坐顷之三遗矢矣赵王以为老遂不召

王剪传始皇问李信吾欲攻取荆将军度用几何人

而足信曰不过用二十万人始皇问王剪王剪曰非

六十万人不可始皇曰王将军老矣何怯也李将军

果势壮勇其言是也王剪因谢病归老于频阳

论衡逢遇篇昔周人有仕数不遇年老白首涕泣于

涂者人或问之何为泣乎对曰吾仕数不遇自伤年

老失时是以泣也人曰仕奈何不一遇也对曰吾年

少之时学为文文德成就始欲仕宦人君好用老用

老主亡后主又用武吾更为武武节始就武主又□

少主始立好用少年吾年又老是以未尝一遇

史记留侯世家上燕置酒太子侍四人从太子年皆

八十有余须眉皓白衣冠甚伟上怪之问曰彼何为

者四人前对各言名姓曰东园公甪里先生绮里季

夏黄公上乃大惊曰吾求公数岁公避逃我今公何

自从吾儿游乎四人皆曰陛下轻士善骂臣等义不

受辱故恐而亡匿窃闻太子为人仁孝恭敬爱士天

下莫不延颈欲为太子死者故臣等来耳上曰烦公

幸卒调护太子

汉书错传孝文时天下亡治尚书者独闻齐有伏

生故秦博士治尚书年九十余老不可征乃诏太常

使人受之太常遣错受尚书伏生所

冯唐传武帝即位求贤良举唐唐时年九十余不能

为官乃以子遂为郎

汉武故事上尝辇至郎署见一老髭须皓白衣服不

完上问曰公何时为郎何其老矣对曰臣姓颜名驷

江都人也文帝时为郎上问曰何不遇也驷曰文帝

好文臣好武景帝好老臣又少陛下好少臣已老是

以三世不遇上感其言拜为会稽都尉

汉书赵充国传义渠安国以骑都尉将骑三千屯备

羌至浩亹为卤所击失亡车重兵器甚众安国引还

至令居以闻时充国年七十余上老之使御史大夫

丙吉问谁可将者充国对曰亡逾于老臣者矣

后汉书马援传武威将军刘尚击武陵五溪蛮夷深

入军没援因复请行时年六十二帝愍其老未许之

援自请曰臣尚能被甲上马帝令试之援据鞍顾盼

以示可用帝笑曰矍铄哉是翁也遂遣援征五溪

班超传超自以久在绝域年老思土上疏曰臣超犬

马齿歼常恐年衰奄忽僵仆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

生入玉门关

魏志满宠传太和三年宠以前将军代都督扬州诸

军事初宠与王凌共事不平凌支党毁宠疲老悖谬

故明帝召之既至体气康强见而遣还宠屡表求留

诏报曰昔廉颇强食马援据鞍今君未老而自谓已

老何与廉马之相背邪其思安边境惠此中国

田豫传豫为卫尉屡乞逊位太傅司马宣王以为豫

克壮书喻未听豫书答曰年过七十而以居位譬犹

钟鸣漏尽而夜行不休是罪人也

蜀志宗预传时都护诸葛瞻初统朝事廖化过预欲

与预共诣瞻许预曰吾等年逾七十所窃已过但少

一死耳何求于年少辈而屑屑造门邪遂不往

晋书谯秀传范贲萧敬相继作乱秀避难宕渠乡里

宗族依凭之者以百数秀年出八十众人欲代之负

担秀曰各有老弱当先营护吾气力犹足自堪岂以

垂朽之年累诸君也

宋书何承天传承天除著作佐郎撰国史承天年已

老而诸佐□名家年少颍川荀伯子□之常呼为奶

母承天曰卿当云凤凰将九子奶母何言邪

云仙杂记王僧虔晚年恶白发一日对客左右进铜

镊僧虔曰却老先生至矣庶几乎

魏书刁雍传皇兴中雍与陇西王源贺及中书监高

允等□以耆年特见优礼锡雍几杖剑履上殿月致

珍羞焉

谐噱录后魏孙绍历职内外垂老始拜太府少卿谢

日灵太后曰公年似太老绍重拜曰臣年虽老卿年

太少后大笑曰是将正卿

周书韦孝宽传孝宽镇玉壁以年迫悬车屡请致仕

帝以海内未平优诏弗许武帝平晋州凯还幸玉壁

从容谓孝宽曰世称老人多智善为军谋然朕惟共

少年一举平贼公以为何如孝宽对曰臣今衰耄唯

有诚心而已然昔在少壮亦曾输力先朝以定关右

帝大笑曰诚如公言

旧唐书李靖传太宗将伐辽召李靖入阁赐坐御前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06:06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