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之杂以荤味自此体腹轻健至老更无疾病月中视

小字夜食生彘元和初犹在年九十余卒苏州刺史

韦公集中所赠崔都水诗者是也向得灵药便能正

尔服之当已轻举矣其次食所化灵芝不杂荤茹又

应反颜住世寿不可量盖元中但以有寿无疾酬好

施之功而已崔即苏州之堂妹□也

酉阳杂俎王元荣俘中天竺王阿罗那顺以诣阙兼

得术士那罗迩婆言寿二百岁太宗奇之馆于金□

门内造延年药令兵部尚书崔敦礼监主之言婆罗

门国有药名畔茶佉水出大山中石臼内有七种色

或热或冷能消草木金铁人手入则消烂若欲取水

以骆□髑髅沉于石臼取水转注瓠芦中每有此水

则有石柱似人形守之若彼山人传道此水者则死

又有药名咀赖罗在高山石崖下山腹中有石孔孔

前有树状如桑树孔中有大毒蛇守之取以大方箭

射枝叶叶下便有乌鸟衔之飞去则众箭射乌而取

其叶也后死于长安

疑仙传丁实者多游洛阳自称嵩山隐人白发如丝

而貌若桃花色或问之曰君应百岁也何时隐嵩山

实曰我本秦始皇时儒士也李斯劝始皇坑儒焚书

以愚黔首我即逃入嵩山遇一老叟谓我曰可令尔

长生因授我一丸药我吞之至于今虽发白而容颜

不变故不记多少岁也亦尝识汉武时东方朔也方

朔是仙家一小儿性颠狂仙家恶之令出于人世我

曾拜王母王母有是言我故访方朔以问方朔亦笑

而不讳我亦识刘晨阮肇之辈此皆俗人耳偶然误

入他桃源洞终亦有俗心故不得仙也复曰我亦本

非神仙故多不遇之人或又问曰君既得灵丹何不

为仙也实曰我虽得长生之道而且不得乘虚御气

之道固不能升仙也实每岁至春和即必至洛阳城

如此数十年人皆识焉禄山将起兵实谓人曰我又

须逃胡与儒异也言讫而去不复至人皆疑是地仙



全唐诗话吴人范摅处士之子七岁能诗赠隐者云

扫叶随风便浇花□日阴方干云此子他年必成名

又吟夏日云闲云生不雨病叶落非秋干曰惜哉必

不享寿果十岁卒

册府元龟张道鸿少游名山得服食之术后居人间

每饵金丹时年一百四十六岁

丘为为散骑常侍致仕年八十余而继母尚无恙

柳公度善摄生年八十余步履轻便位光禄少卿

南唐书弘茂传弘茂元宗第二子弘茂之幼有异僧

言人寿夭祸福多验元宗使视弘茂僧书九十二字

以献及卒年十九

南唐近事庆王茂元宗第二子也雅言俊德宗室罕

伦未冠而薨上深轸悼每顾侍臣曰子夏丧明不为

异也或对曰臣闻仁而不寿仙经所谓炼形于太阴

之中然庆王必将侍三后于三清友王乔于玉除伏

望少寝矜念上泫然焉

木平和尚保大初征至阙下出入宫禁中上最钟爱

庆王王初幼学上问寿命几何木平曰郎君聪明哲

智预知六十年事寿当七十是岁疾终年十七盖反

语以对之也

五代史冯道传道卒年七十三谥曰文懿追封瀛王

道既卒时人皆共称叹以谓与孔子同寿其喜谓之

称誉盖如此

稽神录张武者始为庐中一镇副将颇以拯济行旅

为事尝有老僧过其所武谓之曰师年老前店尚远

今夕止吾庐中可乎僧忻然其镇将闻之怒曰今南

北交战间谍如林知此僧为何人而敢留之也僧乃

求去武曰吾已留师行又日晚但宿无苦也武室中

惟有一□即以奉其僧己即席地而寝盥濯之备皆

自具焉夜数起视之至五更僧乃起而叹息谓武曰

少年能如是耶吾有药子十丸每正旦吞一丸可延

十年之寿善自爱珍重而去出门忽不见武今为常

州团练副使有识者计其年已百岁常自称七十轻

健如故

册府元龟马缟长兴四年为户部侍郎缟时年已八

十及为国子祭酒八十余矣形气不衰

许寂授工部尚书致仕卜居于雒时寂已年高精彩

犹健冲淡寡言时独语奇怪可怪人莫知其际卒时

年八十余

晋萧愿为太子宾客愿唐宰相仿之曾孙也仿入相

接宾之次愿为儿童之戏仿谓客曰予岂敢得位而

喜所幸奕世寿考吾今又有曾孙在目前矣愿年七

十余其母犹在一门寿考人罕及者

卢损为秘书监拜章辞位乃授户部尚书致仕退居

颍川时李鏻年将八十善服气导引损以鏻之遐寿

有道术酷慕之仍以颍川逼城市乃卜居阳翟立隐

舍诛茅种药山衣野服逍遥于隐几之间出则柴车

鹤氅自称贝茨山人晚年与同游五六人于大隗山

中古宫观址疏泉凿坯为隐所誓不复出时年八十

余齿发不衰而有壮容

李建崇历河阳邢州兵马留后汉初入为右卫大将

军年逾七十神气不衰建崇始自代北事后唐武皇

至是四十余年前后所掌兵麾下部曲多至节钺零

落殆尽唯建崇虽位不及藩屏而康强自适以至期

耄太祖即位授左监门卫上将军广顺三年春卒赠

黔南节度使

扈载为翰林学士年三十六卒载始自解褐至终才

四年而与刘衮皆有才无命时论惜之

拊掌录王溥五代状元相周高祖世宗至宋以宫师

罢相其父祚为周观察使致仕祚居富贵久奉养奢

侈所不足者未知年寿耳一日居洛阳里第闻有卜

者令人呼之乃瞽者也密问老兵云何人呼我答曰

王相公父也贵极富溢所不知者寿也今以告汝俟

出当厚以卦钱相酬也既见祚令布卦成文推命大

惊曰此命惟有寿也祚喜问曰能至七十否瞽者笑

曰更向上答以至八九十否又大笑曰更向上答曰

能至百岁乎又叹息曰此命至少亦须一百三四十

岁也祚大喜曰其间莫有疾病否曰并无之其人又

细数之曰俱无祇是近一百二十岁之年春夏间微

苦脏腑寻便安愈矣祚大喜回顾子孙在后侍立者

曰孩儿辈切记之是年莫教我吃冷汤水

茅亭客话伪蜀王氏时有郎官陈损之至孟氏朝年

已百岁妻亦九十余当时朝士家有婚聘筵会必请

老夫妇以乞年寿为名至蜀末年其夫先死后圣朝

□复至太平兴国中老妇犹存仅一百二十岁远孙

息辈住西市造花为业供侍稍给有好事者时往看

之形质瘦状若十二三岁小儿短发皓然顾视外

人有同异类寒暑风霜亦不知之休复尝见神仙传

云人寿有至一百二十岁非因修养而致皆由禀受

以得之则老妇是也若因修养及得灵药饵者寿至

二百四十岁加至四百六十岁已上则视听不衰而

无昏耄尽其理者可以不死但不成仙尔夫养寿之

道唯不伤而已矣

辽史圣宗本纪统和十二年霸州民李在宥年百三

十有三赐束帛锦袍银带月给羊酒仍复其家

道宗本纪大安十年十二月癸酉三河县民孙宾及

其妻皆百岁复其家

宋史隐逸传有许琼者开封鄢陵人开宝五年子永

罢卢氏县尉诣匦上言臣年七十五父琼年九十九

长兄年八十一次兄年七十九欲乞近地一官以就

 寿夭部艺文一

  袁满来墓碑       后汉蔡邕

茂德休行曰袁满来太尉公之孙司徒公之子逸才

淑姿实天所授聪远通敏越龀在阙明习易学从诲

如流百家众氏遇目能识事不再举问一及三具始

知终情性周备夙有奇节孝智所生顺而不骄笃友

兄弟和而无忿气决泉达无所凝滞虽冠带之中士

校材考行无以加焉允公族之殊异国家之辅佐众

律其器士嘉其良虽则童稚令闻芬芳降生不永年

十有五四月壬寅遭疾而卒既苗而不穗雕殒华英

呜呼悲夫乃假碑旌于墓表嗟其伤矣唯以告哀

  童幼胡根碑





     前人

 故陈留太守胡君子曰根字仲原生有家表幼而

 克才角犀丰盈光润玉颜聪明敏惠好问早识言

 语所及智思所生虽成人之德无以加焉禀命不

 长夙罹凶灾年七岁建宁二年遭疾夭逝慈母悼

 痛昆娣孔怀感襁褓之亲爱怜国城之乖离乃权

 宜就封二祖墓侧亲属李陶等相与追慕先君悲

 悼遗嗣树碑刊辞以慰哀思辞曰

于惟仲原应气淑灵实有令仪而气如莹明之之性

与体俱生闻言斯识□物知名傅者太勤受诲则成

柔和顺美与人靡争忿不怨怼喜不骄盈当受福永

为光为荣如何昊天降此短龄惜繁华之方兮望

严霜而雕零嗟童孺之夭逝兮伤慈母之肝情从皇

祖乎灵兆兮庶神魄之斯宁哀惨戚以流涕兮念污

轸之不停顾永怀于不朽兮乃托辞于斯铭

  悼夭赋





      魏文帝

 族弟文仲亡时年十一母氏伤其夭逝追悼无已

 余以宗族之爱乃作斯赋

气纡结以填胸不知涕之纵横时徘徊于旧处□灵

衣之在□感遗物之如故痛尔身之独亡愁端坐而

无聊心戚戚而不宁步广□而踟蹰览萱草于中庭

悲风萧其夜起秋气憯以厉精仰瞻天而太息闻别

鸟之哀鸣

  仲雍哀辞          曹植

曹喈字仲雍魏太子之仲子也三月而生五月而亡

昔后稷之在寒冰斗谷之在楚泽咸依鸟冯虎而无

风尘之灾今之元绨文茵无寒冰之惨罗帏绮帐暖

于翔鸟之翼幽房闲宇密于云梦之野慈母良保仁

乎鸟虎之情卒不能延期于慕载虽六旬而夭殃彼

孤兰之眇眇亮成干其毕荣哀绵绵之弱子早背世

而潜形且四孟之未周将愿之乎一龄阴云回于素

盖悲风动其扶轮临埏闼以欷歔泪流射而沾巾

  羊秉序         晋夏侯湛

 羊秉为抚军参军少亡有令誉夏侯孝若为之叙

 极相赞悼羊权为黄门侍郎侍简文坐帝问曰夏

 侯湛作羊秉序绝可想是卿何物

秉字长达太山平阳人汉南阳太子续曾孙大父魏

郡府君即车骑掾元子也府君夫人郑氏无子乃养

秉龆龀而佳小心敬慎十岁而郑夫人薨秉思容尽

哀俄而公府掾及夫人并卒秉群从父率礼相承人

不间其亲雍雍如也仕参抚军将军事将奋千里之

足挥冲天之翼惜乎春秋三十有二而卒昔罕虎死

子产以为无与为善自夫子之没有子产之叹矣亡

后有子男又不育是何行善而祸繁也岂非司马生

之所惑欤

  和氏外孙道生哀文      孙楚

嗟尔道生和氏之宝玉颜丰下曜于怀抱暮春而育

孟冬而夭二十三旬奇于五日方之期颐百分之一

命之修短始则有终谁能长久与天无穷籛翁近千

殇子幼冲俱反无形冥昧之中造化多少岂独尔躬

  和氏外孙小同哀文      前人

蕣华朝生夕落尔命方之犹为浅薄暂有冥质

寻反冥漠譬彼蜉蝣不识晦朔死尚未知生亦焉知

尔虽旬月我未之视万物混焉天地一指杪末婴孩

安足称诔大人达观同之一揆

  静寿赋





     明朱应登

 夫古诗之有赋盖体物之辞也是故崧高蒸民之

 咏皆以赋称邃翁少傅公往在执政载轸羸老之

 疾屡上骸骨之疏比今获谢免家居筋肤外强神

 明内朗又其年七十矣或以问之应登应登告之

 曰物理固然子奚昧焉夫火处暗则延风扬之则

 靡冰在凌则坚湍激之则澌此可以喻大也公往

 践台辅之阶执机衡之柄朝夕论思日月献纳或

 广忠谏以抒下情或顺谋猷以宣上德积忧增烦

 疾疢时作今也辍岩廊而蔽山水之居珥冠冕而

 袭裘褐之士凝神养性此焉游息非至仁无轨而

 有生匪摄也语曰仁者寿应登鄙人也罔知其他

 征公寿考无逾于此乃选义按部凝思操翰称静

 寿赋云辞曰

少傅既解机务退休于家饮食衎衎履素辞华春秋

弥高七十荐加今皇帝念稽谋之无从怀遗之孔

遐也乃辍其子中舍君于侍从之顷乞以文园之假

乘以博望之槎俾得归而省焉是为践祚之二年也

于时月次嘉平律中大吕条风振而抽芽淑气盎其

飘煦梅蓑蓑以舍葩柏毵毵而挺茂霏雪旋集暄不

掩土公乃启奕奕之广堂涤渠渠之周庑被以紫麛

之裘曳以元玉之组嘉宾胥至升降有所爰命宰夫

燔熊鼍炰豢烹羊飞鲙散雪燖雁截肪芳菇美莼

青笋紫姜芍药之和糅以苾芗荐九酝陈重秬歌间

作纷屡舞振莱子之绚服续狄康之清醑如逡循而

未通中献酬而有序肆丝竹之激发纷羽爵之具举

终恺乐之令仪接欢宴于华炬宾筵既醉肴核维旅

客有避席而问者曰公起髫年历仕群辟登髦士于

周典陈礼乐于虞秩总驾龙以驷房奉推毂乎宸极

赋政四方之供总己百官之式遭阊阖之开通跖铉

台而上之惟泰阶之侈阔运魁杓而从之雍雍乎穆

穆乎凡四十年于兹矣出建弓旌入承黼黻允吉甫

之文武庶康侯之蕃锡履舄出尚方之珍鼎俎列大

官之食若是乎其荣赫也公且居若有所思行若有

所疑容体外铄精神内疲心怵惕而震荡足蹒跚而

骛驰何所忧之多方抑畏宠而思危窃计就列之日

每半于在告之期也今乃投簪即散捐绂来归拟龙

潜之在渊慕鸿渐之于逵年随老以将至迹与心而

稍违宜其不逮于前时也何貌之悴者今以泽淡乎

若春华之荣神之渫者今以固充乎若朝旭之升足

之痿者今以健挺乎若寒松之植目之瞀者今以炯

了乎若霄月之莹虽桑榆之非晚何曩今之异形鄙

人未达于此愿因子以见明应登曰子不观诸物乎

夫千里之马镂章而华厩何如反真性于宽闲之囿

百年之木牺樽而青黄何如全纯朴于广漠之乡子

知引弓之用张而不知托于弛者之强也知鼓钟之

斯锽而不知藏于密者之隆也且位高则多虞曷若

辞其高而弗居功大则心小曷若视其大之为藐是

故处幽而含华者斯圣人之雅操也抱奇而内光者

亦道家之明教也公方究岁功之始终烛物理之微

妙灵台堪其无滓宠利付之罔较所谓静躁之徒行

止之义固已洞然而不谬矣于是退而卜居于江之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04:06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