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注桓谭新论云窦公年百八十岁两目皆盲文帝奇

之问曰何因至此对曰臣年十三失明父母怜其不

及众技教鼓琴臣导引无所服饵

贾谊传谊为梁王太傅梁王胜坠马死谊自伤为傅

无状常哭泣后岁余亦死贾生之死年三十三矣

伏生传伏生故为秦博士孝文时求能治尚书者天

下亡有闻伏生治之欲召时伏生年九十余老不能

行于是诏太常使掌故错往受之

任敖传张苍免相后口中无齿食乳女子为乳母妻

妾以百数尝孕者不复幸年百余岁乃卒著书十八

篇言阴阳律历事

终军传军死时年二十余故世谓之终童

蔡义传义为丞相时年八十余短小无须眉貌似老

妪行步俯偻常两吏扶夹乃能行

冯唐传武帝即位求贤良举唐唐时年九十余不能

为官乃以子遂为郎

辕固传武帝即位以贤良征固时固已九十余

申公传武帝即位使使束帛加璧安车以蒲裹轮驾

驷迎申公至见上上问治乱之事申公时已八十余

对曰为治者不在多言顾力行何如耳

列传序蜀有严君平卜筮于成都市年九十余遂以

其业终

郊祀志□人勇之言□俗尚鬼昔东瓯王敬鬼寿百

六十岁后世怠嫚故衰秏

史记武帝本纪李少君以祠谷道却老方上见自

谓七十常从武安侯饮坐中有年九十余老人少君

乃言与其大父游射处老人为儿时从其大父行识

其处一坐尽惊少君见上上有故铜器问少君少君

曰此器齐桓公十年陈于柏寝已而案其刻果齐桓

公器一宫尽骇以少君为神数百岁人也

拾遗记天汉二年渠搜国之西有祈沦之国其俗淳

和人寿三百岁有寿木之林一树千寻日月为之隐

蔽若经憩此木下皆不死不病或有泛海越山来会

其国归怀其叶者则终身不老

洞冥记李充冯翊人也自言三百岁荷草畚负五岳

真图而至帝礼待之亦号负图先生也

孟岐河清之逸人也年可七百岁语及周初事了然

如目前岐侍周公升坛上岐以手摩成王足周公以

玉笏与之岐尝宝执每以衣袂拂拭笏厚七分今锐

断恒切桂叶食之闻帝好仙披草盖而来谒帝焉

黄安代郡人也为代郡卒自云卑猥不获处人间执

鞭怀荆而读书画地以记数日久地成池矣时人谓

黄安年可八十余视如童子常服朱砂举体皆赤冬

不着裘坐一神龟广二尺人问子坐此龟几年矣对

曰昔伏羲始造网罟获此龟以授吾吾坐龟背已平

矣此虫畏日月之光二千岁即一出头吾坐此龟已

见五出头矣行即负龟以趋世人谓黄安万岁矣

后汉书胡广传广为太傅时年已八十而心力克壮

继母在堂朝夕瞻省傍无几杖言不称老

伏恭传建初二年冬肃宗行飨礼以恭为三老年九



东夷传倭人性嗜酒多寿考至百余岁者甚众

方术传冷寿光年百五六十岁行容成公御妇人法

常屈颈鷮息须发尽白而色理如三四十时

计子勋者不知何郡县人皆谓数百岁行来于人间

甘始东郭延年封君达三人者皆方士也率能行容

成御妇人术或饮小便或自倒悬爱啬精气不极视

大言凡此数人皆百余岁及二百岁也

王真年且百岁视之面有光泽似未五十者自云周

流登五岳名山悉能行胎息胎食之方嗽舌下泉咽

之不绝房室

蓟子训者不知所由来也时有百岁翁自说童儿时

见子训卖药于会稽市颜色不异于今后人复于长

安东霸城见之与一老翁共摩挲铜人相谓曰适见

铸此已近五百岁矣

华佗字符化沛国谯人也一名游学徐土兼通数

经晓养性之术年且百岁而犹有壮容时人以为仙

楚国先贤传杨仪兄虑字威方少有德行为江南冠

冕州郡礼召诸公辟请皆不能屈年十七夭乡人宗

贵号曰德行杨君

魏志郭嘉传嘉深通有筭略达于事情太祖曰唯奉

孝为能知孤意年三十八自柳城还疾笃太祖问疾

者交错及薨临其丧哀甚谓荀攸等曰诸君年皆孤

辈也唯奉孝最少天下事竟欲以后事属之而中年

夭折命也夫

明帝本纪注世语曰并州刺史毕轨送汉故渡辽将

军范明友鲜卑奴年三百五十岁言语饮食如常人

奴云霍显光后小妻明友妻光前妻女

锺会传会与山阳王弼并知名按注弼幼而察惠年

十余好老氏通辨能言亡时年二十四弼之卒也晋

景王闻之嗟叹者累日其为高识所惜如此

拾遗记太始元年魏帝为陈留王之岁有频斯国人

来朝以五色玉为衣如今之铠其使不食中国滋味

自赍金壶壶中有浆凝如脂尝一滴则寿千岁

搜神记管辂至平原见颜超貌主夭亡颜父乃求辂

延命辂曰子归觅清酒鹿脯一斤卯日刈麦地南大

桑树下有二人围棋次但酌酒置脯饮尽更酌以尽

为度若问汝汝但拜之勿言必合有人救汝颜依言

而往果见二人围棋颜置脯斟酒于前其人贪戏但

饮酒食脯不顾数巡北边坐者忽见颜在叱曰何故

在此颜惟拜之南面坐者语曰适来饮他酒脯宁无

情乎北坐者曰文书已定南坐者曰借文书看之见

超寿止可十九岁乃取笔挑上语曰救汝至九十年

活颜拜而回管语颜曰大助子且喜得增寿北边坐

人是北斗南边坐人是南斗南斗注生北斗注死凡

人受胎皆从南斗过北斗所有祈求皆向北斗

晋书卫玠传玠向建邺京师人士闻其姿容观者如

堵玠劳疾遂甚永嘉六年卒时年二十七时人谓玠

被看杀

周访传初访少时遇善相者庐江陈训谓访与陶侃

曰二君皆位至方岳功名略同但陶得上寿周当下

寿优劣更由年耳访小侃一岁大兴三年卒时年六

十一

石鉴传鉴元康初为太尉年八十余克壮慷慨自遇

若少年时人美之

王蒙传蒙疾渐笃于灯下转麈尾视之叹曰如此人

曾不得四十也年三十九卒临殡刘惔以犀杷麈尾

置棺中因恸绝久之蒙子修字敬仁小字荀子明秀

有美称善隶书号曰流弈清举年十二作贤全论蒙

以示刘惔曰敬仁此论便足以参微言起家著作郎

琅琊王文学转中军司马未拜而卒年二十四临终

叹曰无愧古人年与之齐矣

公孙永传永隐于平郭南山不娶妻妾非身所垦植

则不衣食之吟咏岩间欣然自得年余九十操尚不



世说王浑妻锺氏生女令淑武子为妹求简美对而

未得有兵家子有□才欲以妹妻之乃白母曰诚是

才者其地可遗然要令我见武子乃令兵儿与群小

杂处使母帷中察之既而母谓武子曰如此衣形者

是汝所拟者非邪武子曰是也母曰此才足以拔萃

然地寒不有长年不得申其才用观其形骨必不寿

不可与婚武子从之兵儿数年果亡

搜神记临泛县有廖氏世老寿后移居子孙辄残折

他人居其故宅复累世寿乃知是宅所为不知何故

疑井水赤乃掘井左右得古人埋丹砂数十斛丹汁

入井是以饮水而得寿

荆州记南阳有菊水其源旁悉芳菊水极甘馨又中

有三十家不复穿井即饮此水上寿百二十三十中

寿百余七十犹以为夭

南齐书沈驎士传驎士笃学不倦遭火烧书数千卷

驎士年过八十耳目犹聪明以火故抄写灯下细书

复成二三千卷时人以为养身静嘿之所致也

杜栖传栖善清言能弹琴饮酒名儒贵游多敬待之

国子祭酒何引兄点见栖叹曰卿风韵如此虽获嘉

誉不永年矣卒时年三十六当世咸嗟惜焉

徐伯珍传伯珍隐处豫章王辟议曹从事不就兄弟

四人皆白首相对时人呼为四皓

梁书孙谦传谦为光禄大夫年逾九十强壮如五十

者每朝会辄先众到公门

南史梁始兴忠武王憺传憺子□为北徐州刺史在

任弘恕人吏怀之常载粟帛游于境内有遇贫者即

以赈焉胜境名山多所寻履及征将还锺离人顾思

远挺叉行部伍中□见甚老使人问对曰年一百一

十二岁儿七娶有子十二死亡略尽今唯小者年已

六十又无孙息家阙养乏是以行役□大异之召赐

之食食兼于人检其头有肉角长寸遂命后舟载还

都谒见天子与之言往事多异所传擢为散骑侍郎

赐以奉宅朝夕进见年百二十卒又普通中北侵攻

穰城城内有人年二百四十岁不复能食谷唯饮曾

孙妇乳简文帝命劳之赐以束帛荆州上津乡人张

元始年一百一十六岁膂力过人进食不异至年九

十七方生儿儿遂无影将亡人人告别乃至山林树

木处处履行少日而终时人以为知命湘东王爱奇

重异遂留其枕

魏书帝纪始祖神元皇帝讳力微凡飨国五十八年

年一百四岁

罗结传结代人也其先世领部落为国附臣刘显之

谋逆也太祖去之结翼卫銮舆从幸贺兰部后以功

赐爵屈□侯太宗时除持节散骑常侍宁南将军河

内镇将世祖初迁侍中外都大官总三十六曹事年

一百七岁精爽不衰世祖以其忠□甚见信待监典

后宫出入卧内因除长信卿年一百一十诏听归老

赐大□东川以为居业并为筑城即号曰罗侯城至

今犹存朝廷每有大事驿马询访焉年一百二十岁

卒赠宁东将军幽州刺史谥曰贞

高允传允授怀州刺史时年将九十矣劝民学业风

化大行太和二年诏领中书监允虽年渐期颐而志

识无损犹心存旧职披考史书十一年正月卒年九

十八初允每谓人曰吾在中书时有阴德济救民命

若阳报不差吾寿应享百年矣

王宪传宪为并州刺史境内清肃及还京师以宪元

老特赐锦绣布帛绵彩珍羞礼膳天安初卒年八十



王琚传琚为冀州刺史征还高祖以其年老拜散骑

常侍养老于家琚常饮牛乳色如处子太和二十年

冬卒时年九十

路恃庆传恃庆从叔景略景略从祖弟法常幼而修

立为郡功曹早卒仪同李神□与之有旧每云诸路

前辈中有路法常足为名士谓必远至而竟无年天

下事诚难知也

伽蓝记建阳里东有绥民里里内有洛阳县临渠水

县门外有洛阳令杨机清德碑绥民里东崇义里里

内有京兆人杜子休宅地形显敞门临御道时有隐

士赵逸云是晋武时人晋朝旧事多所记录正光初

来至京师见子休宅叹息曰此宅中朝时太康寺也

时人未信遂问寺之由绪逸云龙骧将军王浚平吴

之后始立寺本有三层浮图用为之指子休园中

曰此是故处子休掘而验之果得数十万兼有石

铭云晋太康六年岁次乙巳九月甲戌朔八月辛巳

仪同三司襄阳侯王浚敬造时园中果菜丰蔚林木

扶□乃服逸言号为圣人子休遂舍为灵应寺所得

之还为三层浮图好事者遂寻问晋朝京民何如

今日逸曰晋时民少于今日王侯第与今日相似又

云自永嘉以来二百余年建国称王者十有六君皆

游其都邑目见其事国灭之后观其史书皆非实录

莫不推过于人引善自向苻生虽好勇嗜酒亦仁而

不杀观其治典未为凶暴及详其史天下之恶皆归

焉苻坚自是贤主贼君取位妄书君恶凡诸史官皆

此类也人皆贵远贱近以为信然当今之人亦生愚

死智惑已甚矣问其故逸曰生时中庸之人尔及死

也碑文墓志必穷天地之大德尽生民之能事为君

共尧舜连衡为臣与伊皋等迹牧民之臣浮虎慕其

清尘执法之吏埋轮谢其梗直所谓生为盗跖死为

夷齐妄言伤正华辞损实当时构文之士惭逸此言

步兵校尉李澄问曰太尉府前浮图形制甚古犹

未崩毁未知早晚造逸曰晋义熙十二年刘裕代姚

泓军人所作汝南王闻之而异之拜为义父因而问

何所服饵以致长年逸云吾不闲养生自然长寿郭

璞尝为吾筮云寿年五百岁今始余半常给步挽车

一乘游于市里所经之处多记旧迹三年已后遁去

莫知所在

旧唐书裴矩传矩迁民部尚书年且八十而精爽不

衰以晓习故事甚见推重

甄权传贞观十七年权年一百三岁太宗幸其家视

其饮食访以药性因授朝散大夫赐几杖衣服

孙思邈传思邈善谈庄老及百家之说兼好释典显

庆四年高宗召见拜谏议大夫固辞不受思邈自云

开皇辛酉岁生至今年九十三矣询之乡里咸云数

百岁人话周齐间事历历如眼见以此参之不啻百

岁人矣然犹视听不衰神采甚茂可谓古之聪明博

达不死者矣

叶法善传法善生于隋太业之丙子死于开元之庚

子凡一百七岁

王远知传远知卒年一百二十六岁

赵昌传昌除华州刺史辞于麟德殿时年八十余趋

拜轻健召对详明上退而叹异宣宰臣密访其颐养

之道以奏焉

张万福传万福贞元二十一年以左散骑常侍致仕

其年五月卒年九十万福自始从军至卒禄食七十

余年未尝病一日

严善思传善思子向宝应中授太常员外卿始善思

父徐州长史延及善思俱年八十五而卒广德二年

向卒又年八十五向兄前赵郡司马宙长向十岁向

卒时宙并无恙

王希夷传希夷居兖州徂徕与刘元博友善喜读周

易老子饵松柏叶杂华年七十余筋力柔强刺史卢

齐卿就谒问政答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此言足矣

元宗东巡狩诏州县敦劝见行在时九十余帝令张

说访以政事宦官扶入宫中与语甚悦拜国子博士

听还山敕州县春秋致束帛酒肉仍赐绢百衣一称

严绶传绶才器不逾常品事兄嫂过谨为时所称常

以宽柔自持位跻上公年至大耋前后统临三镇皆

号雄藩所辟士为将相者凡九人其贵寿如此

隋唐嘉话隋司隶薛道衡子收以文学为秦王府记

室早亡太宗追悼之谓梁公曰薛收不幸短命若在

当以中书令处之

因话录都水使者崔绰少年豪侠不拘小节天宝中

有方士过其家崔倾财奉之亦无所望方士临去留

药一丸为别崔殊不之重埋于□下燕蓟之乱家人

避贼崔在后未去忽见□下有菌甚肥鲜因煮而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04:06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