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投我十二耆英诗整冠肃貌讽章句若坐宝肆罗珠

玑为言白傅有高躅九君结社真可师欲令千载着

风迹亟就僧馆图神姿词宗端殿序篇目滂洒大笔

何淋漓眷言履道靡充诎菟裘近邑将营归报云绘

素得精笔愿列霜璧如唐规退居旧相国元老十年

还政瀍之涯康宁富贵备五福灵宝盛气如虹霓昔

年大对继董登科赐第同一□

皆天

圣八年

紫垣步武

既通接金沙里闬还邻比探禅论道剧训对摩轧太

古穷天机二贤勋业冠朝省爵齿官学谁依稀今将

图画表来世讵可下客联缨緌既蒙月品定人物不

敢循避违风期况承开合厚宾客富有景物佳园池

铜驼坊西福善宅修竹万个龙清漪天光台高未百

尺下眺林岭如屏帷花王千品尽殊胜风光绣画三

春晖六相街中潞公第碧瓦万木烟参差左隅庙画

本经礼右阁宸翰尊星奎婆娑青凤舞松柏焕烂素

锦熏酴□石渠飞溜漱寒玉昼夜竽瑟鸣□墀伊予

陋宇治穷僻姑喜地广为环溪楼名多景可旷望台

号风月延清辉四时花花不外假拿舟傲帻聊嬉怡

怀归抚事若饥渴恨无羽翼西南飞人生交旧贵伦

辈情亲意接心相知岂无晚秀负才蕴高谈大笑拘

礼仪洛中故事名义燕二毛第一年相推濯冠登仕

荷天宠尊君报国当百为既嗟大耋盍知止纳禄谢

事皆所宜顾方北道倚烦剧未许解绂披荷衣长篇

不令负花约

公贻莫负

花前约之句

为指风什歌式微如羹甘

露爽心骨似柄玉麈亲颜眉兰丛虽未长罗宅菊英

似亦思陶篱子山已着小园赋彦伦犹愧钟山移聊

摅短引谢招隐肯使猿鹤常惊啼

  大中大夫提举崇福宫张问昌言年七十

槐庭二老乐尧仁盛集高年洛水滨华具瞻虽礼

绝白头序齿却情亲清闲几席同禅院山野巾裘似

隐沦尊酒椒香才过节池塘草色已催春白公酣畅

吟哦内卫武康强笑语频岂独丹青传不朽潜欣风

俗欲还淳芝田鹤戏调形健莲叶龟游纳息匀商皓

寂寥拘小隐汉疏局蹙止家人莫因气貌疑丹自

有光阴寄大椿复得兼谟为重客

司马光

未七十

恐遗元爽

在编民神仙可学今方信道术相忘久益真满座交

欢祝眉寿群生五福托鸿钧

  龙图阁直学士通议大夫提举崇福宫张焘景

  元年七十

洛城今昔衣冠盛韩国园林景物全功在三朝尊二

相数逾九老萃群贤当时乡社为高会此日居留被

款延多幸不才陪履舄更□七十是新年

  彦博代简上君贶宣猷

忽爱大名名遂忘西洛乐铜驼本自佳金凤亦不恶

二月三月春融融千花万花红灼灼公乎早归来莫

负花前约同赏状元红对酒刘师阁

花虽旧房

其艳维新

  端明殿学士兼翰林侍读学士大中大夫司马

  光年六十四

洛下衣冠爱惜春相从小饮任天真随家所有自可

乐为具虽微谁笑贫不待珍羞方下筋只将佳景便

娱宾庾公此兴知非浅藜藿终难作主人

  作真率会伯康与群从七十八岁安之七十七

  岁正叔七十四岁不疑七十三岁叔达七十岁

  光六十五岁合五百一十岁口号成诗用安之

  前韵

七人五百有余岁同醉花前今古稀走马斗鸡非我

事纻衣丝发且相辉

  又

经春无事连翩醉彼此往来能几家切莫辞斟十分

酒尽从他笑满头花

  题濮阳陈副使高年会二首 明于慎行

华堂高会聚耆英黄发如云象赤城四座飞觞喧笑

语百年击壤沐升平人浮洛社诗中数事胜襄阳传

里名七十主翁浑未老已从仙籍领长生

  又

都门三纪挹风流想见今来雪满头云里忽传鸿雁

札山中遥隔薜萝秋怀人仲举应悬榻傲世元龙自

倚楼闻道枌榆新结社追随无计觅扁舟

  喜迁莺



寿

     宋康与之

腊残春早正帘幕护寒楼台清晓宝运当千佳辰余

五嵩岳诞生元老帝遣阜安宗社人仰雍容廊庙尽

总道是文章孔孟勋庸周召 师表方眷遇鱼水君

臣须信从年少玉带金鱼朱颜绿鬓占断世间荣耀

篆刻鼎彝将遍整顿干坤都了愿岁岁见柳梢青浅

梅英红小

  千秋岁



寿

     明顾孔昭

浮瓜雪藕正值凉生后江浩荡山明秀蝉鸣高树荫

燕蹴晴波皱书画舫鼓琴垂钓娱清昼 门巷渊明

柳老稚欢相候酒酿熟鱼烹就醉怜风入户吟爱云

生岫新月吐嫦娥又为先生寿

 寿夭部纪事

史记三皇本纪天皇氏兄弟十二人立各一万八千



地皇氏姓十一人亦各万八千岁

人皇氏兄弟九人凡一百五十世合四万五千六百



炎帝神农氏立一百二十年崩

五帝本纪黄帝崩葬桥山按注皇甫谧曰在位百年

而崩年百一十一岁

颛顼崩而元嚣之孙高辛立按注皇甫谧曰在位七

十八年年九十八

帝喾崩而挚代立按注皇甫谧曰在位七十年年百

五岁

尧立七十年得舜二十年而老令舜摄行天子之政

荐之于天尧辟位凡二十八年而崩按注皇甫谧曰

尧以甲申岁生甲辰即帝位甲午征舜甲寅舜代行

天子事辛巳崩年百十八在位九十八年孔安国云

寿百一十六岁

庄子天地篇尧观乎华华封人曰嘻圣人请祝圣人

使圣人寿尧曰辞使圣人富尧曰辞使圣人多男子

尧曰辞封人曰寿富多男子人之所欲也女独不欲

何邪尧曰多男子则多惧富则多事寿则多辱是三

者非所以养德也故辞封人曰始也我以女为圣人

邪今然君子也天生万民必授之职多男子而授之

职则何惧之有富而使人分之则何事之有夫圣人

鹑居而食鸟行而无彰天下有道则与物皆昌天

下无道则修德就闲千岁厌世去而上仙乘彼白云

至于帝乡三患莫至身常无殃则何辱之有封人去

之尧随之曰请问封人曰退已

史记五帝本纪舜年二十以孝闻年三十尧举之年

五十摄行天子事年五十八尧崩年六十一代尧践

帝位践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按注

皇甫谧曰舜以尧之二十一年甲子生三十一年甲

午征用七十九年壬午即真百岁癸卯崩

路史籛铿封于彭是为大彭彭祖以斟雉养性事放

勋寿七百六十七按注庄子云彭祖得之上及有虞

下及五伯如此而已彭祖传云商王时传之三百岁

已谬矣仙传乃云丧四十九妻五十四子或云寿七

百或云四百皆妄世本铿在商为守藏史周为柱下

史子云老彭盖又误为老子也潜夫论又谓颛帝师

于老彭尤乖

史记夏本纪禹东巡狩至会稽而崩按注皇甫谧曰

年百岁也

山海经海外西经轩辕之国在北□山之际其不寿

者八百岁在女子国北人面蛇身尾交首上

史记殷本纪汤崩太子太丁未立而卒按注皇甫谧

曰即位十七年而践天子位为天子十三年年百岁

而崩

帝沃丁之时伊尹卒按注帝王世纪云伊尹年百岁



礼记文王世子文王谓武王曰汝何梦矣武王对曰

梦帝与我九龄文王曰古者谓年龄齿亦龄也我百

尔九十吾与尔三焉文王九十七乃终武王九十三

而终

六韬文王祖父寿百二十而没王季百年而没文王

寿九十七而没

韩诗外传齐桓公逐白鹿至麦丘之邦遇人曰何谓

者也对曰臣麦丘之邦人桓公曰叟年几何对曰臣

年八十有三矣桓公曰美哉与之饮曰叟盍为寡人

寿也邦人奉觞再拜曰使吾君固寿金玉之贱人民

是宝桓公曰善哉祝乎寡人闻之矣

楚语卫武公年数九十有五矣犹箴儆于国曰自卿

以下至于师长士苟在朝者无谓我老耄而舍我必

恭恪于朝朝夕以交戒我闻一二之言必诵志而纳

之以训道我在舆有旅贲之规位宁有官师之典倚

几有诵训之谏居寝有御之箴临事有瞽史之道

宴居有师工之诵史不失书不失诵以训御之于

是乎作懿戒以自儆也及其没也谓之睿圣武公

鲁语夏父弗忌为宗烝将跻僖公宗有司曰非昭穆

也弗听展禽曰夏父弗忌必有殃侍者曰若有殃焉

在抑刑戮也其夭札也曰未可知也若血气强固将

寿宠得没虽寿而没不为无殃

晋语赵简子叹曰雀入于海为蛤雉入于淮为蜃鼋

鼍鱼□莫不能化唯人不能哀夫窦犨侍曰臣闻之

君子哀无人不哀无贿哀无德不哀无宠哀名之不

令不哀年之不登夫中行范氏不恤庶难而欲擅晋

国今其子孙将耕于齐宗庙之牺为畎亩之勤人之

化也何日之有

史记仲尼弟子传颜回者年二十九发尽白早死孔

子哭之恸曰自吾有回门人益亲鲁哀公问弟子孰

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

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

老子传老子百有六十余岁或言二百余岁以其修

道而养寿也

路史李伯阳甫生而黄面皓首故谓老子寿四百有

四十按注见仙传太平广记等实不究所终或云二

百七十然儋见秦献公在孔子后百余年故韦昭以

为非礼外传云寿者百二十过此不死为失归祅怪

风俗通周灵王太子晋幼有盛德聪明博达师旷与

言弗能尚也晋年十五顾而问曰吾闻大师能知人

年之短长也师旷对曰女色赤白女声清女色不寿

晋曰然吾后三年将上宾于天女慎无言祸将及女

其后太子果死

新序杂事篇宋景公时荧惑在心惧召子韦而问曰

荧惑在心何也子韦曰荧惑天罚也心宋分野也祸

当君身虽然可移于宰相公曰宰相所使治国也而

移死焉不祥寡人请自当也子韦曰可移于民公曰

民死将谁君乎宁独死耳子韦曰可移于岁公曰岁

饥民饿必死为人君欲杀其民以自活其谁以我为

君乎是寡人之命固尽矣子无复言矣子韦还走北

面再拜曰臣敢贺君天之处高而听卑君有仁人之

言三天必三赏君今夕星必徙舍君延寿二十一岁

公曰子何以知之对曰君有三善故三赏星必三舍

舍行七星星当一年三七二十一故曰延寿二十一

年臣请伏于陛下以伺之星不徙臣请死之公曰可

是夕也星三徙舍如子韦言老子曰能受国之不祥

是谓天下之王也

晏子谏上篇景公游于麦丘问其封人曰年几何矣

对曰鄙人之年八十五矣公曰寿哉子其祝我封人

曰使君之年长于胡宜国家公曰善哉子其复之曰

使君之嗣寿皆若鄙臣之年公曰善哉子其复之封

人曰使君无得罪于民公曰诚有鄙民得罪于君则

可安有君得罪于民者乎晏子谏曰君过矣彼疏者

有罪戚者治之贱者有罪贵者治之君得罪于民谁

将治之敢问桀纣君诛乎民诛乎公曰寡人固也于

是赐封人麦丘以为邑

杂下篇景公为路寝之台成而不踊焉柏常骞曰君

何为不踊公曰然有枭昔者鸣声无不为也吾恶之

甚是以不踊焉柏常骞请禳而去之枭伏地而死公

曰子之道若此其明亦能益寡人之寿乎对曰能公

曰能益几何对曰天子九诸侯七大夫五公曰子亦

有征兆之见乎对曰得寿地且动公喜令百官趣具

骞之所求柏常骞出遭晏子于涂拜马前骞辞曰为

禳君枭而杀之君谓骞曰子之道若此其明也亦能

益寡人寿乎骞曰能今且大祭为君请寿故将往以

闻晏子曰嘻亦善能为君请寿也虽然吾闻之维以

政与德而顺乎神为可以益寿今徒祭可以益寿乎

然则福兆有见乎对曰得寿地将动晏子曰骞昔吾

见维星绝枢星散地其动汝以是乎柏常骞俯有间

仰而对曰然晏子曰为之无益不为无损也汝薄敛

无费民且无令君知之

史记蔡泽传泽从唐举相乃曰富贵吾所自有吾所

不知者寿也愿闻之唐举曰先生之寿从今以往者

四十三岁蔡泽笑谢而去谓其御曰吾持粱啮肥跃

马疾驱怀黄金之印结紫绶于腰揖让人主之前食

肉富贵四十三年足矣

拾遗记燕昭王八年卢扶国来朝渡河万国方至云

其国中山川无恶禽兽水不扬波风不折木人皆寿

三百岁结草为衣是谓卉服至死不老咸知孝让寿

登百岁以上相敬如至亲之礼死葬于野外以香木

灵草瘗掩其尸闾里助送号泣之音动于林谷河源

为之流止春木为之改色居丧水浆不入于口至死

者骨为尘埃然后乃食昔大禹随山导川乃旌其地

为无老纯孝之国

汉书班固叙传始皇之末班壹避地于楼烦当孝惠

高后时以财雄边出入弋猎旌旗鼓吹年百余岁以

寿终

张良传上欲废太子吕后劫良为画计良曰上有所

不能致者四人令太子固请以为客则一助也太子

迎此四人四人至客建成侯所十二年上疾愈欲易

太子及宴置酒太子侍四人者从太子年皆八十有

余须眉皓白衣冠甚伟按注师古曰所以谓之四皓

艺文志魏文侯最为好古孝文时得其乐人窦公按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04:06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