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寿夭部汇考

书经

  洪范

五福一曰寿





陈氏大猷曰人莫不好生恶死寿则生之长者

 四代皆尚齿故五福寿为先

六极一曰凶短折



凶者不得其死也短折者横夭也祸莫大于凶

 短折故先言之

礼记

  曲礼

寿考曰卒短折曰不禄

尔雅

  释诂

黄发齯齿鲐背老寿也



黄发发落更生黄者齯齿齿堕更生细者鲐背

 背皮如鲐鱼犹耆也皆寿考之通称

洛书甄耀度

  赐筭

黄帝曰凡人生一日天帝赐筭三万六千又赐纪二

千圣人得三万六千七百二十凡人得三万六千一

纪主一岁圣人加七百二十

宋史

  天文志

老人一星在弧矢南一名南极常以秋分之旦见于

丙候之南郊春分之夕没于丁见则治平天子寿昌

不见则兵起岁荒君忧客星入为民疫一曰兵起老

者忧流星犯之老人多疾一曰兵起白云气入之国

当绝

丈人二星在军市西南主寿考悼耄矜寡以哀穷人

星亡人臣不得自通

 寿夭部总论

书经

  无逸

周公曰呜呼我闻曰昔在殷王中宗严恭寅畏天命

自度治民祇惧不敢荒宁肆中宗之享国七十有五

年其在高宗时旧劳于夕爰暨小人作其即位乃或

亮阴三年不言其惟不言言乃雍不敢荒宁嘉靖殷

邦至于小大无时或怨肆高宗之享国五十有九年

其在祖甲不义惟王旧为小人作其即位爰知小人

之依能保惠于庶民不敢侮鳏寡肆祖甲之享国三

十有三年自时厥后立王生则逸生则逸不知稼穑

之艰难不闻小人之劳惟耽乐之从自时厥后亦罔

或克寿或十年或七八年或五六年或四三年周

公曰呜呼厥亦惟我周太王王季克自抑畏文王卑

服即康功田功徽柔懿恭怀保小民惠鲜鳏寡自朝

至于日中昃不遑暇食用咸和万民文王不敢盘于

游田以庶邦惟正之供文王受命惟中身厥享国五

十年





吕氏曰严恭寅畏合而言之敬也治民祗惧不

 敢荒宁皆敬也惟敬故寿也主静则悠远博厚自

 强则坚实精明操存则血气循轨而不乱收敛则

 精神内固而不浮至于俭约克治去戕贼之类又

 不待言凡此皆敬之力寿之理也自此至文王其

 寿莫非此理李氏杞曰无逸必寡欲寡欲而不寿

 者鲜矣逸乐必多欲多欲而能全生者亦鲜矣张

 氏曰高宗不敢荒宁则志气凝定精神纯一此长

 年之基民心大和导迎善气又所以致长年也盖

 神气耗散则根本不固厉气外袭则天和日消有

 一于此皆足致夭苏氏曰人莫不好逸欲而其所

 甚好者生也以其所甚好禁其所好庶几必信然

 犹有不信者以逸豫为未必害生也汉武帝唐明

 皇岂无欲者哉而寿如此夫多欲不享国者皆是

 也武帝明皇千一而已岂可专望乎此哉吕氏曰

 忧勤者必寿逸豫者必夭此周公格言大训非特

 以戒成王实万世人主之龟鉴也盖人之一心苟

 有所操存则精神思虑日由乎天理之中其寿固

 可必孔子所谓仁者寿诗人所谓乐只君子万寿

 无期亦即其理而推之耳后世之君惮忧勤而恣

 逸乐伐性伤生靡所不至乃欲慕神仙之术以求

 长年何其愚之甚也欤

  君奭

公曰君奭天寿平格保乂有殷



吕氏曰坦然无私之谓平格者通彻三极而无

 间者也天无私寿惟至平通格于天者则寿之伊

 尹而下六臣能尽平格之实故能保乂有殷多历

 年所

孔子家语

  五仪解

哀公问于孔子曰智者寿乎仁者寿乎孔子对曰然

人有三死而非其命也行己自取也夫寝处不时饮

食不节逸劳过度者疾共杀之居下位而上干其君

嗜欲无厌而求不止者刑共杀之以少犯众以弱侮

强忿怒不类动不量力者兵共杀之此三者死非命

也人自取之若夫智士仁人将身有节动静以义喜

怒以时无害其性虽得寿焉不亦可乎

庄子

  齐物论

天下莫大于秋毫之末而泰山为小莫寿乎殇子而

彭祖为夭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既已为

一矣且得有言乎既已谓之一矣且得无言乎一与

言为二二与一为三自此以往巧历不能得而况其

凡乎

韩诗外传

  论寿夭

哀公问孔子曰有智寿乎孔子曰然人有三死而非

命也者自取之也居处不理饮食不节劳过者病共

杀之居下而好干上嗜欲无厌求索不止者刑共杀

之少以敌众弱以侮强忿不量力者兵共杀之故有

三死而非命者自取之也诗云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法言

  君子篇

或问龙龟鸿鹄不亦寿乎曰寿曰人可寿乎曰物以

其性人以其仁或问寿可益乎曰德曰回牛之行德

矣曷寿之不益也曰德故尔如回之残牛之贼也焉

得尔曰残贼或寿曰彼妄也君子不妄有生者必有

死有始者必有终自然之道也

论衡

  气寿篇

凡人禀命有二品一曰所当触值之命二曰强弱寿

夭之命所当触值谓兵烧压溺也强寿弱夭谓禀气

渥薄也兵烧压溺遭以所禀为命未必有审期也若

夫强弱夭寿以百为数不至百者气自不足也夫禀

气渥则其体强体强则其命长气薄则其体弱体弱

则命短命短则多病寿短始生而死未产而伤禀之

薄弱也渥强之人不卒其寿若夫无所遭遇虚居困

劣短气而死此禀之薄用之竭也此与始生而死未

产而伤一命也皆由禀气不足不自致于百也人之

禀气或充实而坚强或虚劣而□弱充实坚强其年

寿虚劣□弱失弃其身天地生物物有不遂父母生

子子有不就物有为实枯死而堕人有为儿夭命而

伤使实不枯亦至满岁使儿不伤亦至百年然为实

儿而死枯者禀气薄则虽形体完具虚劣气少不能

充也儿生号啼之声鸿朗高畅者寿嘶喝湿下者夭

何则禀寿夭之命以气多少为主性也妇人疏字者

子活数乳者子死何则疏而气渥子坚强数而气薄

子□弱也怀子而前已产子死则谓所怀不活名之

曰怀其意以为已产之子死故感伤之子失其性矣

所产子死所怀子凶者字乳亟数气薄不能成也虽

成人形体则易感伤独先疾病病独不治百岁之命

是其正也不能满百者虽非正犹为命也譬犹人形

一丈正形也名男子为丈夫尊公妪为丈人不满丈

者失其正也虽失其正犹乃为形也夫形不可以不

满丈之故谓之非形犹命不可以不满百之故谓之

非命也非天有长短之命而人各有禀受也由此言

之人受气命于天卒与不卒同也语曰图王不成其

弊可以霸霸者王之弊也霸本当至于王犹寿当至

于百也不能成王退而为霸不能至百消而为夭王

霸同一业优劣异名寿夭或一气长短殊数何以知

不满百为夭者百岁之命也以其形体小大长短同

一等也百岁之身五十之体无以异也身体不异血

气不殊鸟兽与人异形故其年寿与人殊数何以明

人年以百为寿也世间有矣儒者说曰太平之时人

民侗长百岁左右气和之所生也尧典曰朕在位七

十载求禅得舜舜征三十岁在位尧退而老八岁而

终至殂落九十八岁未在位之时必已成人今计数

百有余矣又曰舜生三十征用三十在位五十载陟

方乃死适百岁矣文王谓武王曰我百尔九十吾与

尔三焉文王九十七而薨武王九十三而崩周公武

王之弟也兄弟相差不过十年武王崩周公居摄七

年复政退老出入百岁矣邵公周公之兄也至康王

之时尚为太保出入百有余岁矣圣人禀和气故年

命得正数气和为治平故太平之世多长寿人百岁

之寿盖人年之正数也犹物至秋而死物命之正期

也物先秋后秋则亦如人死或增百岁或减百也先

秋后秋为期增百减百为数物或出地而死犹人始

生而夭也物或逾秋不死亦如人年多度百至于三

百也传称老子二百余岁邵公百八十高宗享国百

年周穆王享国百年并未享国之时皆出百三十四

十岁矣

  无形篇

人禀元气于天各受寿夭之命以立长短之形犹陶

者用土为簋廉冶者用铜为柈杆矣器形已成不可

小大人体已定不可减增用气为性性成命定体气

与形骸相抱生死与期节相须形不可变化命不可

减加以陶冶言之人命短长可得论也或难曰陶者

用土为簋廉簋廉一成遂至毁败不可复变若夫冶

者用铜为柈杆柈杆虽已成器犹可复烁柈可得为

尊尊不可为簋人禀气于天虽各受寿夭之命立以

形体如得善道神药形可变化命可加增曰冶者变

更成器须先以火燔烁乃可大小短长人冀延年欲

比于铜器宜有若垆炭之化乃易形形易寿亦可增

人何由变易其形便如火烁铜器乎礼曰水潦降不

献鱼□何则雨水暴下虫蛇变化化为鱼□离本真

暂变之虫臣子谨慎故不敢献人愿身之变冀若虫

蛇之化乎夫虫蛇未化者不若不化者虫蛇未化人

不食也化为鱼□人则食之

一有

见字

食则寿命乃短非

所冀也岁月推移气变物类虾为鹑雀为蜃蛤人

愿身之变冀若鹑与蜃蛤鱼□之类也人设捕蜃蛤

得者食之虽身之不化寿命不得长非所冀也鲁公

牛哀寝疾七日变而成虎鲧殛羽山化为黄能(

能音奴来

反)

顾身变者冀牛哀之为虎鲧之为能乎则夫虎能

之寿不能过人天地之性人最为贵变人之形更为

禽兽非所冀也凡可冀者以老翁变为婴儿其次白

发复黑齿落复生身气丁强超乘不衰乃可贵也徒

变其形寿命不延其何益哉且物之变随气若应政

治有所象为非天所欲寿长之故变易其形也又非

得神草珍药食之而变化也人恒服药固寿能增加

本性益其身年也遭时变化非天之正气人所受之

真性也天地不变日月不易星辰不没正也人受正

气故体不变时或男化为女女化为男由高岸为谷

深谷为陵也应政为变为政变非常性也汉兴老父

授张良书已化为石是以石之精为汉兴之瑞也犹

河精为人持璧与秦使者秦亡之征也蚕食桑老绩

而为又化而为蛾蛾有两翼变去蚕形蛴螬化

为复育复育转而为蝉蝉生两翼不类蛴螬凡诸命

蠕蜚之类多变其形易其体至人独不变者禀得正

也生为婴儿长为丈夫老为父翁从生至死未尝变

更者天性然也天性不变者不可令复变变者不可

不变若夫变者之寿不若不变者人欲变其形辄增

益其年可也如徒变其形而年不增则蝉之类也何

谓人愿之龙之为虫一存一亡一短一长龙之为性

也变化斯须辄复非常由此言之人物也受不变之

形不可变更年不可增减传称高宗有桑谷之异悔

过反政享福百年是虚也传言宋景公出三善言荧

惑却三舍延年二十一载是又虚也又言秦穆公有

明德上帝赐之十九年是又虚也称赤松王乔好道

为仙度世不死是又虚也假令人生立形谓之甲终

老至死常守甲形如好道为仙未有使甲变为乙者

也夫形不可变更年不可减增何则形气性天也形

为春气为夏人以气为寿形随气而动气性不均则

于体不同牛寿半马马寿半人然则牛马之形与人

异矣禀牛马之形当自得牛马之寿牛马之不变为

人则年寿亦短于人世称高宗之徒不言其身形变

异而徒言其增延年寿故有信矣形之血气也犹囊

之贮粟米也一石囊之高大亦适一石如损益粟米

囊亦增减人以气为寿气犹粟米形犹囊也增减其

寿亦当增减其身形安得如故如以人形与囊异气

与粟米殊更以苞瓜喻之苞瓜之汁犹人之血也其

肌犹肉也试令人损益苞瓜之汁令其形如故耐为

之乎人不耐损益苞瓜之汁天安耐增减人之年人

年不可增减高宗之徒谁益之者而云增加如言高

宗之徒形体变易其年亦增乃可信也今言年增不

言其体变未可信也何则人禀气于天气成而形立

则命相须以至终死形不可变化年亦不可增加以

何验之人生能行死则僵仆死则气减形消而坏禀

生人形不可得变其年安可增人生至老身变者发

与肤也人少则发黑老则发白白久则黄发之变形

非变也人少则肤白老则肤黑黑久则黯若有垢矣

发黄而肤为垢故礼曰黄无疆发变异故人老寿

迟死骨肉不可变更寿极则死矣五行之物可变改

者唯土也埏以为马变以为人是谓未入陶更火

者也如使成器入更火牢坚不可复变今人以为

天地所陶冶矣形已成定何可复更也图仙人之形

体生毛臂变为翼行于云则年增矣千岁不死此虚

图也世有虚语亦有虚图假使之然蝉蛾之类非真

正人也海外三十五国有毛民羽民羽则翼矣毛羽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41:05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