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国中巨豪也各以延纳四方多士竞于供送朝之名

寮往往出于门下每科场文士集于数家时人目之

为豪友

王元宝都中巨豪也常以金银迭为屋壁上以红泥

泥之于宅中置一礼贤堂以沉檀为轩槛以碔砆甃

地面以锦文石为柱础又以铜线穿钱甃于后园花

径中贵其泥雨不滑也四方宾客所至如归故时人

呼为王家富窟

元宝好宾客务于华侈器玩服用僭于王公而四方

之士尽归而仰焉常于寝帐□前雕矮童二人捧七

宝博山炉自暝焚香彻晓其骄贵如此

独异志唐富人王元宝元宗问其家财多少对曰臣

请以一缣系陛下南山一树南山树尽臣缣未穷时

人谓钱为王者以有元宝字也

元宗御含元殿望南山见一白龙横亘山上问左右

曰不见急召元宝见一白物横在山顶不辨其状左

右贵人启曰何臣等不见元宝独见之也帝曰我闻

至富敌至贵朕天下之主而元宝天下之富故耳

朝野佥载安南都护邓佑韶州人家巨富奴婢千人

恒课口腹自供未曾设客孙子将一鸭私用佑以擅

破家资鞭二十

开元天宝遗事长安富家子刘逸李闲卫旷家世巨

豪而好接待四方之士□财重义有难必救真慷慨

之士人皆归仰焉每至暑伏中各于林亭内植画柱

以锦绮结为凉棚设坐具召长安名妓间坐递相延

请为避暑之会

唐书元载传载久得君通货贿城中开南北二第室

宇奢广当时为冠近郊作观榭帐帟什器不徙而供

膏腴别墅疆畛相望且数十区名妹异伎禁中不逮

帝尽得其状深戒之謷然不悛大历十二年帝收载

籍其家锺乳五百两诏分赐中书门下台省官胡椒

至八百石他物称是

郭子仪传子仪麾下宿将数十皆王侯贵重子仪颐

指进退若部曲然幕府六十余人后皆为将相显官

其取士得才类如此与李光弼齐名而宽厚得人过

之子仪岁入官俸无虑二十四万缗宅居亲仁里四

分之一中通永巷家人三千相出入不知其居前后

赐良田美器名园甲馆不胜纪代宗不名呼为大臣

以身为天下安危者二十年校中书令考二十四八

子七婿皆贵显朝廷诸孙数十不能尽识至问安但

颔之而已富贵寿考哀荣终始人臣之道无阙焉

唐国史补郭汾阳再收长安任中书令二十四考勋

业福履人臣第一韦太尉皋镇西川亦二十年降土

蕃九节度擒论莽热以献大招附西南夷任太尉封

南康王亦其次也

山堂肆考郭子仪弟男七人同日拜官弟幼冲右庶

子男曜太子少保晞检工部尚书判秘书省晤兵部

侍郎暧散骑常侍曙司农卿映太常丞

唐书崔仁师传仁师子挹挹子湜与弟液澄从兄□

并以文翰居要官每宴私自比东晋王谢尝曰吾一

门八仕历官未尝不为第一丈夫当先据要路以制

人岂能默默受制于人哉湜执政时年三十八

李晟传晟子愿少谦谨晟立功时诸子未官宰相以

闻即日召授太子宾客上柱国故事柱国门列戟遂

父子皆赐

马璘传璘进扶风郡王卒于军初泾军乏财帝讽李

抱玉让郑颖璘因得裒积且前后赐无算家富不

赀治第京师侈甚其寝堂无虑费钱二十余缗方璘

在军守者复以油幔及丧归都人争入观假称故吏

入赴吊者日数百德宗在东宫闻之不喜及即位乃

禁第舍不得逾制诏毁璘中寝及宦人刘忠翼第璘

家惧番籍亭馆入之官其后赐群臣宴多在璘山池

而子无行财亦寻尽

马燧传燧子汇畅燧没后以赀甲天下畅亦善殖财

家益丰晚为豪幸牟侵又汇妻讼析产贞元末神策

中尉杨志廉讽使纳田产至顺宗时复赐之中官往

往逼取畅畏不敢以至困穷终少府监赠工部尚

书诸子无室庐自托奉诚园亭观即其安邑里旧第

云故当世视畅以厚畜为戒

王锷传锷迁岭南节度使广人与蛮杂处地征薄多

牟利于市锷租其廛榷所入与常赋埒以为时进裒

其余悉自入诸蕃舶至尽有其税于是财蓄不赀日

十余艘载皆犀象珠琲与商贾杂出于境数年京师

权家无不富锷之财召为刑部尚书淮南节度使杜

佑数请代乃以锷检校兵部尚书为佑副厚事佑以

悦之坐必就司马听事不数日遂代佑久之入拜尚

书左仆射又检校司徒为河中节度使进兼太子太

傅徙河东河东自范希朝讨镇无功兵才三万骑六

百府库残耗锷能补完啬费未几兵至五万骑五千

财用丰余会回鹘井麾尼师入朝锷欲示威武倾骇

之乃悉军迎廷列五十里旗帜光鲜戈铠犀密回鹘

恐不敢仰视锷偃然受其礼帝闻嘉之即除检校司

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锷自见居财多且惧谤纳钱

二千万李绛奏言锷虽有劳然佥望不属恐天下议

以为宰相可市而取帝曰锷当太原残破后成雄富

之治官爵所以待功功之不图何以为劝王播所献

数万万亦可以平章政事乎不听锷性纤啬有所程

作虽碎琐无所遗官曹帘坏吏将易之锷取坏者付

船坊以针箬每燕飨辄录其余卖之以收利故锷家

钱遍天下子稷历鸿胪少卿锷在藩稷常留京师视

势高下轻重以纳赀焉尝请籍坊以广第舍作复垣

洞穴实金钱其中锷卒奴告稷更遗占没所献裴度

为言乃论杀奴长庆二年用稷为德州刺史悉金宝

媵侍以行节度使李全略利其货因军乱杀稷纳其

女为媵

唐国史补王锷累任大镇财货山积有旧客诫锷以

积而能散之义后数日客复见锷锷曰前所见教诚

如公言已大散矣客曰请问其目锷曰诸男各与万

贯女婿各与千贯矣

唐书杜佑传佑以光禄大夫守太保致仕朱坡樊川

颇治亭观林麓凿山股泉与宾客置酒为乐子弟皆

奉朝请贵盛为一时冠

因话录赵郡李氏三祖之后元和初同时各一人为

相蕃南祖吉甫西祖绛东祖而皆第三至太和开成

间又各一人前后在相位德裕吉甫之子固言蕃再

从弟珏亦绛之近从诸族罕有其比

裴尚书武奉寡嫂崔氏抚甥侄为中表所称尚书卒

后工部夫人崔氏语其仁辄流涕工部名佶有清德

武之长兄也兄弟皆为八座自丞相耀卿至工部子

泰章四世入南北省群从居显列者不可胜书

唐书杨汝士传汝士开成初繇兵部侍郎为东川节

度使时嗣复镇西川乃族昆弟对拥旄节世荣其门

终刑部尚书子知温知至悉以进士第入官知温终

荆南节度使知至为宰相刘瞻所善以比部郎中知

制诰瞻得罪亦贬琼州司马累擢户部侍郎杨氏自

汝士后贵赫为冠族所居静恭里兄弟并列门戟咸

通后在台省方镇率十余人

王徽传徽曾祖择从昆弟四人曰易从朋从言从皆

擢进士第至凤阁舍人者三人故号凤阁王氏自是

讫大中时登进士者十八人位台省牧守者三十余



卢从愿传从愿盛殖产占良田数百顷帝目为多田



北梦琐言杜邠公悰位极人臣富贵无比尝与同列

言平生不称意有三其一为澧州刺史其二贬司农

卿其三自西川移镇广陵舟次瞿塘左右为骇浪所

惊呼唤不暇渴甚自泼茶汤吃也镇荆州日诸院姊

妹多在渚宫寄寓贫困尤甚相国未尝拯济至于节

腊一无沾遗有乘肩舆至衙门诟骂者亦不省问也

独异志郑覃历官三十任未尝出都门便登相位以

至于终

唐宰相王涯奢豪贵极庭穿大井合木为柜严其锁

钥天下宝玉珍珠琼璧投置水中汲水供涯所饮未

几犯法为天兵枭戮而赤族其肉色并如金

郭太后贵极绵联八朝帝王代宗外孙德宗外甥顺

宗新妇宪宗皇后穆宗之母敬宗文宗武宗三宗祖



因话录族祖天水昭公以旧相为吏部侍郎考前进

士杜元□宏词登科镇南又奏为从事杜公入相昭

公复掌选至杜出镇西川奏宋相申锡为从事数年

杜以南蛮入寇贬刺循州遂卒宋以宰相被诬谪佐

开州又数年昭公始薨公凡八任铨衡三领节镇皆

带府号为尚书惟不历工部其兵吏太常皆再往年

八十七薨其间未尝遇重病俭素寿考为中朝之首



实宾录唐张文权四子父子皆三品时谓万石张家

北梦琐言相国韦宙善治生江陵府东有别业良田

美产最号膏腴积盎如坻皆为滞穗太中初除广州

节度使宣宗以番禺珠翠之地垂贪泉之戒宙从容

奏曰江陵庄积谷尚有七千固无用贪矣帝曰此所

谓足谷翁也

全唐诗话卢渥字子章轩冕之盛近代无比伯仲四

人咸居显列干符初母忧服阕渥自前中书舍人拜

陕府观察使弟沼前长安令除给事中弟沅自前集

贤校理除左拾遗弟沼自畿尉迁监察御史诏书迭

至士族荣之及赴任陕郊自居守分司朝臣已下皆

设祖筵洛城为之一空都人耸观亘数十里渥题嘉

祥驿诗曰交亲荣饯洛城空秉钺戎装上将同星使

自天丹诏下雕鞍照地数程中马嘶静谷声偏响□

映晴山色更红别后定知人易老满街棠树有遗风

玉泉子京辇自黄巢退后修葺残毁之处时定州有

儿俗号王酒胡居于上都巨富纳钱三十万贯助修

朱雀门昭宗又诏重修安国寺毕亲降车辇以设大

斋乃扣新钟一撞舍钱一千贯命大臣请各取意而

击上曰有能舍一千贯文者即打一槌斋罢王酒胡

半醉入来径上钟楼连打一百下便于西寺运钱十

万贯入寺

云仙杂记终南及庐岳出好李花两市贵侯富民以

千金买种终庐有致富者

唐国史补扬州有王生者人呼为王四舅匿迹货殖

厚自奉养人不可见扬州富商大贾质库酒家得王

四舅一字悉奔走之

 富贵部艺文一

  货殖传总叙         史记

老子曰至治之极邻国相望鸡狗之声相闻民各甘

其食美其服安其俗乐其业至老死不相往来必用

此为务挽近世涂民耳目则几无行矣太史公曰夫

神农以前吾不知已至若诗书所述虞夏以来耳目

欲极声色之好口欲穷刍豢之味身安逸乐而心夸

矜势能之荣使俗之渐民久矣虽户说以眇论终不

能化故善者因之其次利道之其次教诲之其次整

齐之最下者与之争夫山西饶材竹谷纑旄玉石山

东多鱼盐漆丝声色江南出楠梓姜桂金锡连丹沙

犀□瑁珠玑齿革龙门碣石北多马牛羊旃裘筋角

铜铁则千里往往山出□置此其大较也皆中国人

民所喜好谣俗被服饮食奉生送死之具也故待农

而食之虞而出之工而成之商而通之此宁有政教

发征期会哉人各任其能竭其力以得所欲故物贱

之征贵贵之征贱各劝其业乐其事若水之趋下日

夜无休时不召而自来不求而民出之岂非道之所

符而自然之验邪周书曰农不出则乏其食工不出

则乏其事商不出则三宝绝虞不出则财匮少财匮

少而山泽不辟矣此四者民所衣食之原也原大则

饶原小则鲜上则富国下则富家贫富之道莫之夺

予而巧者有余拙者不足故太公望封于营丘地泻

卤人民寡于是太公劝其女功极技巧通鱼盐则人

物归之襁至而辐凑故齐冠带衣履天下海岱之间

敛袂而往朝焉其后齐中衰管子修之设轻重九府

则桓公以霸九合诸侯一匡天下而管氏亦有三归

位在陪臣富于列国之君是以齐富强至于威宣也

故曰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礼生于有

而废于无故君子富好行其德小人富以适其力渊

深而鱼生之山深而兽往之人富而仁义附焉富者

得势益彰失势则客无所之以而不乐夷狄益甚谚

曰千金之子不死于市此非空言也故曰天下熙熙

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夫千乘之王万家之

侯百室之君尚犹患贫而况匹夫编户之民乎

汉兴海内为一开关梁弛山泽之禁是以富商大贾

周流天下交易之物莫不通得其所欲而徙豪杰诸

侯强族于京师关中自汧雍以东至河华膏壤沃野

千里自虞夏之贡以为上田而公刘适邠大王王季

在岐文王作丰武王治镐故其民犹有先王之遗风

好稼穑殖五谷地重重为邪及秦文孝缪居雍隙陇

蜀之货物而多贾献孝公徙栎邑栎邑北郄戎翟东

通三晋亦多大贾武昭治咸阳因以汉都长安诸陵

四方辐凑并至而会地小人众故其民益玩巧而事

末也南则巴蜀巴蜀亦沃野地饶□姜丹沙石铜铁

竹木之器南御滇僰僰僮西近邛笮笮马旄牛然四

塞栈道千里无所不通唯□斜绾毂其口以所多易

所鲜天水陇西北地上郡与关中同俗然西有羌中

之利北有戎翟之畜畜牧为天下饶然地亦穷险唯

京师要其道故关中之地于天下三分之一而人众

不过什三然量其富什居其六昔唐人都河东殷人

都河内周人都河南夫三河在天下之中若鼎足王

者所更居也建国各数百千岁土地小狭民人众都

国诸侯所聚会故其俗纤俭习事杨平阳陈西贾秦

翟北贾种代种代石北也地边胡数被寇人民矜懻

忮好气任侠为奸不事农商然迫近北夷师旅亟往

中国委输时有奇羡其民羯羠不均自全晋之时固

已患其僄悍而武灵王益厉之其谣俗犹有赵之风

也故杨平阳陈椽其间得所欲温轵西贾上党北贾

赵中山中山地薄人众犹有沙丘纣淫地余民民俗

懁急仰机利而食丈夫相聚游戏悲歌慷慨起则相

随椎剽休则掘冢作巧奸冶多美物为倡优女子则

鼓鸣瑟跕屣游媚贵富入后宫遍诸侯然邯郸亦漳

河之间一都会也北通燕涿南有郑卫俗与赵相类

然近梁鲁微重而矜节濮上之邑徙野王野王好气

任侠卫之风也夫燕亦勃碣之间一都会也南通齐

赵东北边胡上谷至辽东地踔远人民希数被寇大

与赵代俗相类而民雕捍少虑有鱼盐枣栗之饶北

邻乌桓夫余东绾濊貉朝鲜真番之利洛阳东贾齐

鲁南贾梁楚故泰山之阳则鲁其阴则齐齐带山海

膏壤千里宜桑麻人民多文彩布帛鱼盐临灾亦海

岱之间一都会也其俗宽缓阔达而足智好议论地

重难动摇怯于众斗勇于持刺故多劫人者大国之

风也其中具五民而邹鲁滨洙泗犹有周公遗风俗

好儒备于礼故其民龊龊颇有桑麻之业无林泽之

饶地小人众俭啬畏罪远邪及衰好贾趋利甚于周

人夫自鸿沟以东芒砀以北属巨野此梁宋也陶睢

阳亦一都会也昔尧作游成阳舜渔于雷泽汤止于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41:05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