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逢为三公时中常侍袁赦隗之宗也用事于中以逢

隗世宰相家推崇以为外援故袁氏贵宠于世富奢

甚不与他公族同

拾遗记郭况光武皇后之弟也累金数亿家僮四百

余人以黄金为器攻冶之声震于都鄙时人谓郭氏

之室不雨而雷言其铸锻之声盛也庭中起高阁长

庑置衡石于其上以称量珠玉也阁下有藏金窟列

武士以卫之错杂宝以饰台榭悬明珠于四垂昼视

之如星夜望之如月里语曰洛阳多钱郭氏室夜月

昼星富无匹其内宠者皆以玉器盛食故东京谓郭

氏家为琼厨金穴况小心畏慎虽居富势闭门优游

未曾干世事为一时之智也

魏典略公沙穆字文人北海胶东人也体履清直兼

学多文隐居东莱山中桓帝时有富人王仲者谓穆

曰今多以赀仕吾奉子以百万唯子所用穆答曰斯

意厚矣夫富贵在天得之有命以贿求爵奸莫大焉

郡举孝廉除郎中以高第为光禄主簿

魏志袁绍传绍高祖父安为汉司徒自安以下四世

居三公位由是势倾天下

后汉书杨修传自震至彪四世太尉德业相继与袁

氏俱为东京名族云

魏志董卓传卓筑郿坞高与长安城埒积谷为三十

年储云事成雄据天下不成守此足以毕老注英雄

记曰郿坞中金有二三万斤银八九万斤珠玉锦绣

奇玩杂物皆山崇阜积不可知数

温恢传恢父恕为涿郡太守卒恢年十五送丧还归

乡里内足于财恢曰世方乱安以富为一朝尽散振

施宗族州里高之比之郇越

张既传注魏略曰既世单家富为人有容仪少小工

书疏为郡门下小吏而家富自惟门寒念无以自达

乃常畜好刀笔及版奏伺诸大吏有乏者辄给与以

是见识焉

崔琰传注魏略曰娄圭字子伯吴书曰曹公宠秩子

伯家累千金曰娄子伯富乐于孤但势不如孤耳

英雄记钞曹纯字子和年十四而丧父与同产兄仁

别居承父业富于财僮仆人客以百数纯纲纪督御

不失其理乡里咸以为能

蜀志麋竺传竺祖世货殖僮客万人赀产巨亿

吴志士燮传燮迁交趾太守弟壹领合浦太守次弟

徐闻令领九真太守弟武领南海太守燮兄弟

并为列郡雄长一州偏在万里威尊无上出入鸣钟

磬备具威仪笳箫鼓吹车骑满道胡人夹毂焚烧香

者常有数十妻妾乘辎軿子弟从兵骑当时贵重震

服百蛮尉他不足逾也

鲁肃传肃富于财性好施与尔时天下已乱肃不治

家事大散财货摽卖田地以赈穷敝结士为务甚得

乡邑欢心周瑜为居巢长将数百人故过候肃并求

资粮肃家有两囷米各三千斛肃乃指一囷与周瑜

瑜益知其奇也遂与同行到吴时孙策已薨权尚住

吴瑜因荐肃才宜佐时当广求其比以成功业不可

令去也权即见肃与语甚悦之张昭非肃权不以介

意赐肃母衣服帷帐居处杂物富拟其旧

魏志曹洪传洪家富而性吝啬文帝少时假求不称

常恨之遂以舍客犯法下狱当死群臣并救莫能得

卞太后谓郭后曰令曹洪今日死吾明日□帝废后

矣于是泣涕屡请乃得免官削爵土按注魏略曰文

帝收洪时曹真在左右请之曰今诛洪洪必以真为

谮也帝曰我自治之卿何豫也会卞太后责怒帝言

梁沛之间非子廉无有今日诏乃释之犹尚没入其

财产太后又以为言后乃还之初太祖为司空时以

己率下每岁发调使本县平赀于时谯令平洪赀财

与公家等太祖曰我家赀那得如子廉邪文帝在东

宫尝从洪贷绢百匹洪不称意及洪犯法自分必死

既得原喜上书谢曰臣少不由道过在人伦长窃非

任遂蒙含贷性无检度知足之分而有豺狼无厌之

质老惛倍贪触突国网罪迫三千不在赦宥当就辜

诛弃诸市朝犹蒙天恩骨肉更生臣仰视天日愧负

灵神俯惟愆阙惭愧怖悸不能雉经以自裁割谨涂

颜阙门拜章陈情

魏文帝典论雒阳郭珍居财巨亿每暑夏召客侍婢

数千盛装饰披罗縠使之进酒

吴志诸葛瑾传注吴书曰初瑾为大将军而弟亮为

蜀丞相二子恪融皆典戎马督领将帅族弟诞又显

名于魏一门三方为冠盖天下荣之

孙綝传綝迁大将军假节封永宁侯负贵倨傲多行

无礼使弟威远将军据入苍龙宿卫弟武卫将军恩

偏将军干长水校尉闿分屯诸营欲以专朝自固亮

内嫌綝綝废亮征立琅邪王休休以大将军为丞相

荆州牧食五县恩为御史大夫卫将军据右将军皆

县侯干杂号将军亭侯闿亦封亭侯綝一门五侯皆

典禁兵权倾人主自吴国朝臣未尝有也

孙亮全夫人传夫人全尚女也夫人立为皇后以尚

为城门校尉封都亭侯代滕引为太常卫将军进封

永平侯录尚书事时全氏侯有五人并典兵马其余

为侍郎骑都尉宿卫左右自吴兴外戚贵盛莫及

 富贵部总论

孝经

  诸侯章

在上不骄高而不危制节谨度满而不溢高而不危

所以长守贵也满而不溢所以长守富也富贵不离

其身然后能保其社稷而和其民人

孔子家语

  六本

孔子曰以富贵而下人何人不尊以富贵而爱人何

人不亲发言不逆可谓知言矣言而众向之可谓知

时矣是故以富而能富人者欲贫不可得也以贵而

能贵人者欲贱不可得也以达而能达人者欲穷不

可得也

孔丛子

  公仪篇

子思曰吾之富贵甚易而由不能夫不取于人谓之

富不辱于人谓之贵不取不辱其于富贵庶矣哉

说苑

  贵德

楚王问庄辛曰君子之行奈何庄辛对曰居不为垣

墙人莫能毁伤行不从周卫人不能暴害此君子之

行也楚王复问君子之富奈何对曰君子之富假贷

人不德也不责也其食饮人不使也不役也亲戚爱

之众人喜之不肖者事之皆欲其寿乐而不伤于患

此君子之富也楚王曰善

韩诗外传

  论富贵

福生于无为而患生于多欲知足然后富从之德宜

君人然后贵从之故贵爵而贱德者虽为天子不尊

矣贪物而不知止者虽有天下不富矣夫土地之生

不益山泽之出有尽怀不富之心而求不益之物挟

百倍之欲而求有尽之财是桀纣之所以失其位也

诗曰大风有隧贪人败类

无能子

  质妄篇

天下人所共趋之而不知止者富贵尔所谓富贵者

足于物尔夫富贵之亢极者大则帝王小则公侯而

已岂不以被冕处宫阙建羽葆警跸故谓之帝王

耶岂不以戴簪缨喧车马仗旌旃铁钺故谓之公侯

耶不饰之以冕宫阙羽葆警跸簪缨车马铁钺又

何有乎帝王公侯哉夫冕羽葆簪缨铁钺旌旃车

马皆物也物足则富贵富贵则帝王公侯故曰富贵

者足物尔夫物者人之所能为者也自为之反为不

为者感之乃以足物者为富贵无物者为贫贱于是

乐富贵耻贫贱不得其乐者无所不至自古及今醒

而不悟壮哉物之力也矢

册府元龟

  富

洪范之述五福其二曰富仲尼亦云富人之所欲也

故润屋之训见纪于策书素封之重非藉乎禄位又

何况编列之户以财力相君游谈之士以贫贱为耻

者哉三代以下乃有陪臣拟于公室匹夫敌于国君

财力雄于京师射猎比于王者莫不藉其世资因其

邑入占山泽之货凭商贾之业或深耕以多积或居

物而射利以至权倍称之息广畜牧之术精于方伎

处于浩穰以致夫生生之厚焉然而老氏戒乎多藏

仲尼鄙其不义自非保之以礼节约之以寻幅又曷

能免充诎之诮逃偏重之衅哉

  荣遇

易曰崇高莫大于富贵诗曰为龙为光盖士之趋世

者或道合时主或功济大业然后享丰禄齿高位泽

及于宗党宠被于闺壸度越群品垂为美谈者斯有

之矣若乃出于困辱奋自卑□终以贵盛申其志节

以至期运亨会势望熏灼明诏敦奖徽美举集或粲

服归于故郡或荣养及于庭闱或展墓以达永怀或

即家而为公府至乃父子更任于剧职宗戚迭处于

要任以壮齿而跻显仕因请老而还旧贯中外更践

便蕃增秩时君异其恩礼举将更其出处斯皆才命

胥契福禄来同致光景之振耀耸人伦之钦慕非夫

保若惊之训得持盈之道又曷能克终而寡悔哉

周子通书

  富贵

君子以道充为贵身安为富故常泰无不足而铢视

轩冕尘视金玉其重无加焉尔

 此理易明而屡言之欲人有以真知道义之重而

 不为外物所移也

清暑笔谈

  论处富贵

富者怨之府贵者危之机此为富贵而处之不以其

道者言之也乃若处荣利而不专履盛满而知止持

盈守谦何怨府危机之有

 富贵部杂录

易经蹇象利见大人以从贵也

系辞上传崇高莫大乎富贵

礼记郊特牲天下无生而贵者也

儒行儒有不宝金玉而忠信以为宝不祈土地立义

以为土地不祈多积多文以为富

祭义贵贵为其近于君也

殷人贵富而尚齿

坊记□席之上让而坐下民犹犯贵

管子五辅篇贫富有度礼之经也贫富无度则失贫

富失而国不乱者未之有也

治国篇凡治国之道必先富民民富则易治也民贫

则难治也奚以知其然也民富则安乡重家安乡重

家则敬上畏罪敬上畏罪则易治也民贫则危乡轻

家危乡轻家则敢陵上犯禁陵上犯禁则难治也故

治国常富而乱国常贫是以善为国者必先富民然

后治之昔者七十九代之君法制不一号令不同然

俱王天下者何也必国富而粟多也

国蓄篇民富则不可以禄使也贫则不可以罚威也

法令之不行万民之不治贫富之不齐也

邓析子与贵者言依于势

文子微明篇帝王富其民霸主富其地危国富其吏

治国若不足亡国囷仓虚

庄子至乐篇天下之所尊者富贵也富者苦身疾作

多积财而不得尽用其为形也亦外矣贵者夜以继

日思虑善否其为形也亦疏矣

荀子儒效篇今有人于此屑然藏千镒之宝虽行贷

而食人谓之富矣彼宝也者衣之不可衣也食之不

可食也然而人谓之富何也岂不大富之器诚在此

也是杅杅亦富人已岂不贫而富矣哉

王制篇修礼者王为政者强取民者安聚敛者亡故

王者富民霸者富土仅存之国富大夫亡国富筐箧

实府库筐箧已富府库已实而百姓贫夫是之谓上

溢而下漏

大略篇仁义礼善之于人也譬之若货财粟米之于

家也多有之者富少有之者贫至无有者穷

韩子备内篇舆人成舆则欲人之富贵也非舆人仁

也人不贵则舆不售

解老篇人有福则富贵至富贵至则衣食美衣食美

则骄心生骄心生则邪僻而动弃理行邪僻则身死

夭动弃理则无成功

汉书张良传良曰良家世相韩及韩灭不爱万金之

资为韩报仇强秦天下震动今以三寸舌为帝者师

封万户位列侯此布衣之极于良足矣

错传人情莫不欲富三王厚而不困也

刘向传向上封事曰王氏一姓乘朱轮华毂者二十

三人青紫貂蝉充盈幄内鱼鳞左右

杨恽传恽报孙会宗书曰恽家方隆盛时乘朱轮者

十人位在列卿爵为通侯总领从官与闻政事

扬雄解嘲篇吾闻上世之士人纲人纪生则上尊人

君下荣父母析人之圭儋人之爵怀人之符分人之

禄纡青拖紫朱丹其毂

后汉书樊宏传宏常戒其子曰富贵盈溢未有能终

者吾非不喜荣势也天道恶满而好谦前世贵戚皆

明戒也保身全己岂不乐哉

盐铁论不义而富无名而贵仁者不为也

古者无出门之祭今富者祈名岳望山川椎牛击鼓

戏倡舞像中者南居当路水上云台屠牛杀狗鼓瑟

吹笙

古人无杠樠之寝□栘之案今富者黼绣帏幄涂屏

错跗中者锦绨高张采画丹漆

古者无茵席之加旃蒻之美今富者绣茵翟柔蒲子

露林中者皮代旃阘坐平管

古者土鼓□枹击木拊石以尽其欢无要妙之音变

羽之转今富者钟鼓五乐歌儿数曹中者鸣竽调瑟

郑舞赵讴

古者庶人鹿菲草芰缩丝尚韦而已今富者革中名

工轻靡使容纨里紃下越端纵缘中者邓里间作蒯

苴秦坚婢妾韦沓丝履走者茸芰狗官

论衡骨相篇富贵之家役使奴僮育养牛马必有与

众不同者矣僮奴则有不死亡之相牛马则有数字

乳之性田则有种孳速熟之谷商则有居善疾售之



抱朴子贵游子弟生乎妇人之手忧惧未尝经心或

未免襁褓而加青紫之秩才胜衣冠而居宠荣之位

专生杀之权操黜陟之柄诚可畏矣

后山诗话唐语曰二十四考中书令谓汾阳王也而

无其对或以问平甫平甫应声曰万八千户冠军侯

不唯对偶精切其贵亦相当也

清波杂志生而富贵穷奢极欲无功无德而享官爵

又求长寿当如贫贱者何若又使之永年为造物者

无乃太不均乎履富贵者其可不思持之以德

释常谈家富谓之润屋曾子曰德润于身富润于屋

经鉏堂杂志贵人十反夜当卧而饮宴早当起而醉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40:05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