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四十一岁至五十岁部汇考

礼记

  曲礼

人生十年曰幼学二十曰弱冠三十曰壮有室四十

曰强而仕五十曰艾服官政





吕氏曰五十曰艾发之苍白者如艾之色也古

 者四十始命之仕五十始命之服官政仕者为士

 以事人治官府之小事也服官致者为大夫以长

 人与闻邦国之大事者也才可用则使之仕德成

 乃命为大夫也永嘉戴氏曰圣人制礼以律天下

 以节人心使人血气充实志意坚强壮者服其劳

 老者安其逸未用者无躁进之心当退者无不知

 足之戒每十年为一节而人心有定向矣二十血

 气犹未定然趋向善恶判于此矣故责以成人之

 礼焉三十有室不至于过而失节亦不至于旷而

 失时此古人所以筋力之盛寿命之长也四十志

 气坚定强立不反不夺于利害不怵于祸福可以

 出仕矣自此以往三十年宣劳于国非若后世强

 者有时不用少与老者并用至于怠惰废弛而莫

 之振也人至于五十更历世变谙知人情亦既熟

 矣若此而服官政则明习故事详审和缓不至于

 扰民生事矣

  又

居丧之礼五十不致毁



五十始衰故不极毁

  檀弓

幼名冠字五十以伯仲死谥周道也



疏曰凡此之事皆周道也又殷以上有生号仍

 为死后之称更无别谥尧舜禹汤之例是也周则

 死后别立谥朱子曰仪礼贾公彦疏云少时便称

 伯某甫至五十乃去某甫而专称伯仲此说为是

 如今人于尊者不敢字之而曰几丈之类

  王制

五十养于乡



乡乡学也





此谓子孙为国死难而王养其父

 祖也五十始衰故养于乡学

  又

五十异粻



粻粮也异者精粗与少者殊也

  又

五十始衰

  又

五十杖于家

  又

五十不从力政



力政力役之政也

  又

五十而爵



五十而爵命为大夫也





方氏曰五十曰艾服

 官政故受爵于朝盖受爵则服官政故也

  玉藻

五十不散送亲没不髦



丧礼启殡以后要绖之麻散垂丧毕乃绞此言

 五十始衰不散麻以送葬也髦象幼时剪发为鬌

 之形父母在则用之故亲没则去此饰

  杂记

乡人五十者从反哭





乡人同乡之人也五十始衰故待主人窆竟而

 孝子哭故乡人助葬老者亦从孝子反也

  祭义

古之道五十不为甸徒



四井为邑四邑为丘四丘为甸君田猎则起其

 民为卒徒故曰甸徒五十始衰故不供此役也

  乡饮酒义

乡饮酒之礼六十者坐五十者立侍以听政役所以

明尊长也

 (大全)

方氏曰六十者坐则七十以上亦坐可知五十

 者立则四十以下亦立可知听政役者听上之人

 有所正也听上之人有所使也必五十以下则立

 六十以上则坐者盖五十曰艾艾则服官政之时

 固宜立侍以听政役六十曰耆耆则指使之时固

 宜坐以加政役于人也

素问

  上古天真论

丈夫六八阳气衰竭于上面焦发鬓颁白



根气先衰而标阳渐竭矣平脉篇曰寸口脉迟

 而缓缓则阳气长其色鲜其颜光其声商毛发长

 阳气衰故颜色焦而发鬓白也

  阴阳应象大论

年五十体重耳目不聪明矣

 经曰肾虚肝虚脾虚皆令人体重烦冤又曰液脱

 者骨肉屈伸不利年五十而精液血液皆虚是以

 体重而不轻便也精气虚而不能并于上则耳目

 不聪明矣

释名

  释长幼

五十曰艾艾治也治事能断割芟刈无所疑也

甲乙经

  形气盛衰大论

五十岁肝气始衰肝叶始薄胆汁始减目始不明

 四十一岁至五十岁部纪事

史记五帝本纪舜年五十摄行天子事

晋语公问元帅于赵衰对曰郄縠可行年五十矣守

学弥惇夫先王之法志德义之府也夫德义生民之

本也能惇笃者不忘百姓也请使郄縠公从之

淮南子原道训蘧伯玉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非

汉书高祖本纪二年春二月举民年五十以上有修

行能帅众为善置以为三老乡一人以十月赐酒肉

朱买臣传买臣家贫好读书不治产业常刈薪樵卖

以给食担束薪行且诵书其妻亦负戴相随数止买

臣母歌讴道中买臣愈益疾歌妻羞之求去买臣笑

曰我年五十当富贵今已四十余矣女苦日久待我

富贵报女功妻恚怒曰如公等终饿死沟中耳何能

富贵买臣不能留即听去

后汉书儒林传杨仁字文义巴郡阆中人也建武中

诣师学习韩诗数年归静居教授仕郡为功曹举孝

廉除郎太常上仁经中博士仁自以年未五十不应

旧科上府让选显宗特诏补北宫卫士令

朱穆传穆同郡赵康叔盛者隐于武当山清静不仕

以经传教授穆时年五十乃奉书称弟子及康殁丧

之如师其尊德重道为当时所服

杨震传震年五十乃始仕州郡大将军邓骘闻其贤

而辟之举茂才四迁荆州刺史东莱太守

孔奋传奋除武都郡丞时陇西余贼隗茂等夜攻府

舍残杀郡守贼畏奋追急乃执其妻子欲以为质奋

年已五十惟有一子终不顾望遂穷力讨之吏民感

义莫不倍用命焉

晋书孔愉传石冰封云为乱云逼愉为参军不从将

杀之赖云司马张统营救获免东迁会稽入新安山

中改姓孙氏以稼穑读书为务信着乡里后忽舍去

皆谓为神人而为之立祠永嘉中元帝始以安东将

军镇扬土命愉为参军邦族寻求莫知所在建兴初

始出应召为丞相掾仍除驸马都尉参丞相军事时

年已五十矣以讨华轶功封余不亭侯

徐邈传孝武帝始览典籍招延儒学之士邈既东州

儒素太傅谢安举以应选年四十四始补中书舍人

梁书刘霁传霁母明氏寝疾霁年已五十衣不解带

者七旬诵观世音经数至万遍夜因感梦见一僧谓

曰夫人算尽君精诚笃至当相为申延后六十余日

乃亡

隋书李孝贞传孝贞为蒙州刺史自此不复留意于

文笔人问其故慨然叹曰五十之年倏焉而过鬓垂

素发筋力已衰宦意文情一时尽矣悲夫然每暇日

辄引宾客弦歌对酒终日为欢

唐书高适传适年五十始为诗即工以气质自高每

一篇已好事者辄传布

韦表微传表微授监察御史里行不乐曰爵禄譬滋

味也人皆欲之吾年五十拭镜揃白冒游少年间取

一班一级不见其味也将为松菊主人不愧陶渊明



北梦琐言刘仁恭微时曾梦佛旛于手指飞出或占

之曰君年四十九必有旌幢之贵后如其说果为幽



闽川名士传王播年五十始登第

宋史刘恕传恕父涣为颍上令以刚直不能事上官

弃去家于庐山之阳时年五十欧阳修与涣同年进

士也高其节作庐山高诗以美之

过庭录忠宣在陈先光禄侍行后圃忠宣问曰八郎

尔今几岁光禄应曰某四十六矣忠宣叹曰尔好福

人吾所不若尔光禄愕然曰大人身为宰相勋业如

此而不若某何也忠宣曰岂谓是哉吾七岁丁楚国

忧廿六丁文正忧尔今年四十六岁而父兄弟无故

未尝一日离侍侧则吾岂如尔也

老学庵笔记陶渊明游斜川诗自叙辛丑岁年五十

苏叔党宣和辛丑亦年五十盖与渊明同甲子也是

岁得园于许昌西湖上故名之曰小斜川云

泊宅编明州有僧佯狂颇言人灾福时号癫僧睦州

王君仪才弱冠寓陆农师门下力学攻文锐意应举

至忘寝食一日癫僧来托宿陆公曰王秀才虽设榻

不曾睡可就歇息明日僧夙兴见君仪犹挟策下

睥睨而言若要官须四十九岁君仪闻之颇不怿其

后累应举尽不得偶直至四十八岁梦癫僧笑而谓

曰明年做官矣是时癫僧迁化已久而来年又非唱

第之年君仪颇恻然岁钥一新陆公入豫大政既对

首荐君仪遂除湖州学教授君仪尝谓予云欲游四

明求师遗事为作传以报之而未能也

见闻录都御史王公竑董漕淮安苏守命一老人传

檄公问老人年几何答云四十七公曰我亦四十七

已见二毛而汝尚壮容何也老人曰相公忧国忧民

老人醉饱终日公惨容曰明言也信吴人多文哉因

为流涕不久乞致仕不许

太平清话顾仲瑛年五十豫营寿藏并自志其平生

立之藏旁遇胜日率亲戚故旧至其处饮酒赋诗为

戏游他郡图寿庄规制并录志文以自随

 四十一岁至五十岁部杂录

林下偶谈东野墓志云年几五十始以尊夫人之命

来集京师从进士试既得即去史云年五十得进士

第樊汝霖云时郊年五十四三说不同按唐登科记

郊登第在贞元十三年李程榜又按墓志郊死于元

和九年年六十四自元和元年逆数而上至贞元十

二年凡十九年矣郊登第当是年四十六又退之荐

士诗酸寒溧阳尉五十几何耄盖郊登第四年方调

溧阳尉也志谓之几五十是矣史与樊说失之然郊

集中有落第诗再下第诗又有下第东南行及下第

东归留别长安知己等诗则郊前此尝累举京师矣

今志谓之年几五十始以尊夫人之命来集京师又

何也

岩栖幽事东坡一帖云仆行年五十始知作活大要

是悭耳而文以美名谓之俭素然吾侪为之则不类

俗人真可谓淡而有味者诗云不戢不难受福不那

口体之欲何穷之有每加节俭亦是惜福延寿之道

住京师宜用此策也余以为山林人此策尢不可少

 四十一岁至五十岁部艺文



  百年歌



一首

     晋陆机

五十时荷旄仗节镇邦家鼓钟嘈囋赵女歌罗衣綷

粲金翠华言笑雅舞相经过清酒浆炙奈乐何清酒

浆炙奈乐何

  五十篇





     明冯梦祯

 昔人云五十之年忽焉以至悲始衰也今岁丁酉

 八月二十二日余五十悬弧之辰鉴止足之分伤

 流光之驶有怀家园思投簪笏乃赋斯篇

五十忽焉至颓龄始自兹悬弧眷秋辰称觞来故知

予本淡者流夙好敦书诗得性在丘樊随禄暂□墀

鲁郊享异鸟徒以钟鼓怡梁园吓鹓雏宁为腐鼠縻

四见锺阜春洵美吾土非

  又

吾土饶山水卜筑面清池清池曲且广高杨夹路垂

层楼贮图史密室藏姜姬出门即湖山兴到惟所之

偶然值兰交谈谑或忘归人生行乐耳须富贵何时

  又

富贵仍多忧贫贱未足卑灵龟恋泥中雄鸡惮为牺

李斯具五刑牵犬一何悲陆机西入洛听鹤乃无期

无才足完身功高迹反危所以贤达人未老先拂衣

  又

拂衣谢尘氛静侣时相追披素咏新赏开帙涣所疑

岂不恋圭组天爵无磷淄岂不念子孙清白自可诒

观民计已极从道安可蚩申毫着斯文聊以从吾私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37:05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