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喜怒部汇考

尔雅

  释诂

□陶繇喜也



孟子曰□陶思君礼记曰人喜则斯陶斯咏

 咏斯犹犹即繇也



皆谓欢悦□者心初悦而

 未畅之意也

懠怒也



诗曰天之方懠



舍人曰懠怒声也

坎坎壿壿喜也



皆鼓舞欢喜也小雅伐木云坎坎鼓我蹲蹲舞

 我郑笺云为我击鼓坎坎然为我兴舞蹲蹲然谓

 以乐乐己

方言

  杂释

冯苛怒也楚曰凭小怒曰陈之苛

 冯恚甚貌楚辞曰康回凭怒言禁也相苛责

 也

魏盈怒也燕之外郊朝鲜洌水之间凡言呵叱者谓

之魏盈

白虎通

  情性

喜在西方怒在东方何以西方万物之成故喜东方

万物之生故怒

 喜怒部总论

春秋繁露

  论齐顷公

春秋记天下之得失而见所以然之故甚幽而明无

传而着不可不察也夫泰山之为大弗察弗见而况

微眇者乎故按春秋而适往事穷其端而视其故得

志之君子有喜之人不可不慎也齐顷公亲齐桓公

之孙国固广大而地势便利矣又得霸主之余尊而

志加于诸侯以此之故难使会同而易使骄奢即位

九年未尝肯一与会同之事有怒鲁卫之志而从诸

侯于清丘断道春往伐鲁入其北郊顾返伐卫败之

新筑当是时也方求胜而志广大国往聘慢而弗敬

其使者晋鲁俱怒内悉其众外得党与卫曹四国相

辅大困之□获齐顷公斫逢丑父深本顷公之所以

大辱身几亡国为天下笑其端乃从慑鲁胜卫起伐

鲁鲁不敢出击卫大败之因其气而无敌国以兴患

也故曰得志有喜不可不戒此其效也自是后顷公

恐惧不听声乐不饮酒食肉内爱百姓问疾吊丧外

敬诸侯从会与盟卒终其身家国安宁是福之本生

于忧而祸起于喜也呜呼物之所由然其于人切近

可不省耶

 喜怒部纪事

史记三皇本纪共工氏与祝融战不胜而怒乃头触

不周山崩天柱折地维缺

礼记文王世子文王之为世子朝于王季问内竖之

御者曰今日安否何如内竖曰安文王乃喜

左传僖公三十三年城濮之战子玉既败及连谷而

死晋侯闻之而后喜可知也曰莫予毒也已

三十三年晋败秦师于殽获百里孟明视西乞术白

乙丙以归文嬴请三帅使归就戮于秦公许之先轸

朝问秦囚公曰夫人请之吾舍之矣先轸怒曰武夫

力而拘诸原妇人暂而免诸国堕军实而长寇雠亡

无日矣不顾而唾

文公二年秦伐晋以报殽之役晋侯御之战于彭衙

秦师败绩晋人谓秦拜赐之师战于殽也晋襄公缚

秦囚狼瞫取戈斩之公遂以为右箕之役先轸黜之

而立续简伯狼瞫怒其友曰盍死之吾与女为难瞫

曰周志有之勇则害上不登于明堂死而不义非勇

也子姑待之及彭衙既陈以其属驰秦师死焉晋师

从之大败秦师君子谓狼瞫于是乎君子诗曰君子

如怒乱庶遄沮又曰王赫斯怒爰整其旅怒不作乱

而以从师可谓君子矣

晋语伯宗朝以喜归其妻曰子貌有喜何也曰吾言

于朝诸大夫皆谓我知似阳子对曰阳子华而不实

主言而无谋是以难及其身子何喜焉伯宗曰吾饮

诸大夫酒而与之语尔试听之曰诺既饮其妻曰诸

大夫莫子若也然而民不能戴其上久矣难必及子

左传宣公十七年晋侯使郄克征会于齐齐顷公帷

妇人使观之郄子登妇人笑于房献子怒出而誓曰

所不此报无能涉河郄子至请伐齐晋侯弗许范武

子将老召文子曰燮乎吾闻之喜怒以类者鲜易者

实多诗曰君子如怒乱庶遄沮君子如祉乱庶遄已

君子之喜怒以已乱也弗已者必益之郄子其或者

欲已乱于齐乎不然余惧其益之也余将老使郄子

逞其志庶有豸乎尔从二三子唯敬乃请老郄献子

为政

襄公十年诸侯之师久于逼阳荀偃士□请于荀罃

曰水潦将降惧不能归请班师智伯怒投之以几出

于其间

鲁语公父文伯饮南宫敬叔酒以露睹父为客羞□

小焉睹父怒相延食□辞曰将使□长而后食之遂

出文伯之母闻之怒曰吾闻之先子曰祭养尸飨养

上宾□于何有而使夫人怒也遂逐之五日鲁大夫

辞而复之

家语始诛篇孔子为鲁司寇摄行相事有喜色仲由

问曰由闻君子祸至不惧福至不喜今夫子得位而

喜何也孔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乐以贵下人乎

左传定公三年邾子在门台临廷阍以瓶水沃廷邾

子望见之怒阍曰夷射姑旋焉命执之弗得滋怒自

投于□废于炉炭烂遂卒庄公卞急而好洁故及是

庄子徐无鬼篇越之流人去国数日见其所知而喜

去国旬月见所尝见于国中者喜及期年也见似人

者而喜矣不亦去人滋久思人滋深乎夫逃虚空者

藜藋柱乎鼪鼬之径踉位其空闻人足音跫然而喜

矣而况乎昆弟亲戚之謦咳其侧者乎

吕氏春秋至忠篇齐王疾痏使人之宋迎文挚文挚

至视王之疾谓太子曰王之疾必可已也虽然王之

疾已则必杀挚也太子曰何故文挚对曰非怒王则

疾不可治怒王则挚必死太子顿首强请曰苟已王

之疾臣与臣之母以死争之于王王必幸臣与臣之

母愿先生之勿患也文挚曰诺请以死为王与太子

期而将往不当者三齐王固已怒矣文挚至不解屦

登□履王衣问王之疾王怒而不与言文挚因出辞

以重怒王王叱而起疾乃遂已王大怒不说将生烹

文挚太子与王后急争之而不能得果以鼎生烹文



战国策孟尝君出行国至楚楚献象□郢之登徒直

使送之不欲行见孟尝君门人公孙戌曰臣郢之登

徒也直送象□象□之直千金伤此若发漂卖妻子

不足偿之足下能使仆无行先人有宝剑愿得献之

戌曰诺入见孟尝君曰小国所以皆致相印于君者

悦君之义慕君之廉也今君到楚而受象□所未至

之国将何以待君孟尝君曰善戌趋而出君召而返

之曰子何举足之高志之扬也公孙戌曰臣有大喜

三孟尝君曰何谓也公孙戌曰门下百数莫敢入谏

臣独入谏臣一喜谏而得听臣二喜谏而止君之过

臣三喜

荀子尧问篇魏武侯谋事而当群臣莫能逮退朝而

有喜色吴起进曰亦常有以楚庄王之语闻于左右

者乎武侯曰楚庄王之语何如吴起对曰楚庄王谋

事而当群臣莫逮退朝而有忧色申公巫臣进问曰

王朝而有忧色何也庄王曰不谷谋事而当群臣莫

能逮是以忧也其在中蘬之言也曰诸侯自为得师

者王得友者霸得疑者存自为谋而莫己若者亡今

以不谷之不肖而群臣莫吾逮吾国几于亡乎是以

忧也楚庄王以忧而君以喜武侯逡巡再拜曰天使

夫子振寡人之过也

战国策秦王使人谓安陵君曰寡人欲以五百里之

地易安陵安陵君使唐雎于秦曰安陵君受地于先

王而守之虽千里不敢易也岂直五百里哉秦王怫

然怒谓唐雎曰君亦尝闻天子之怒乎唐雎对曰臣

未尝闻也秦王曰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唐

雎曰大王尝闻布衣之怒乎秦王曰布衣之怒亦免

冠徒跣以头抢地耳唐雎曰此庸夫之怒也非士之

怒也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

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苍鹰击于殿上此三

子皆布衣之士也怀怒未发休祲降于天与臣而将

四矣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

是也挺剑而起秦王色挠长跪而谢之

汉书高祖本纪沛公从百余骑见羽鸿门羽因留沛

公饮范增数目羽击沛公羽不应沛公起如厕脱身

去故使臣献璧羽受之又献玉斗范增增怒撞其斗

起曰吾属今为沛公卤矣

义纵传□成为关都尉岁余关吏税肄郡国出入关

者号曰宁见乳虎无值□成之怒其暴如此

东观汉记上幸长安祠高庙十一陵历览宫馆旧处

会郡县吏劳赐作乐有县三老大言陛下入东都臣

望颜色仪类似先帝臣一欢喜百官严设如旧时臣

二欢喜见吏赏赐识先帝时事臣三欢喜陛下听用

直谏默然受之臣四欢喜陛下至明惩艾酷吏视人

如赤子臣五欢喜进贤用能各得其所臣六欢喜天

下太平德合于尧臣七欢喜

后汉书列传序庐江毛义少节家贫以孝行称南阳

人张奉慕其名往候之坐定而府檄适至以义守令

义捧檄而入喜动颜色奉者志尚士心贱之自恨来

固辞而去及义母死后举贤良公车征遂不至张奉

叹曰贤者固不可测往日之喜乃为亲屈也

世说郑元家奴婢皆读书尝使一婢不称旨将挞之

方自陈说元怒使人曳着泥中须臾复有一婢来问

曰胡为乎泥中答曰薄言往诉逢彼之怒

后汉书华佗传有一郡守笃病久佗以为盛怒则差

乃多受其货而不加功无何弃去又留书骂之太守

果大怒令人追杀佗不及因瞋恚吐黑血数升而愈

魏志辛毗传注世语曰毗女宪英聪明有才鉴初文

帝与陈思王争为太子既而文帝得立抱毗颈而喜

曰辛君知我喜否毗以告宪英宪英叹曰太子代君

主宗庙社稷者也代君不可以不戚主国不可以不

惧宜戚而喜何以能久魏其不昌乎

梁习传济阴王思与习同时擢为刺史注魏略苛吏

传曰思性急尝执笔作书蝇集笔端驱去复来如是

再三思恚怒自起逐蝇不能得还取笔掷地蹋坏之

晋书卫玠传玠尝以人有不及可以情恕非意相干

可以理遣故终身不见喜愠之容

王衍传衍尝因宴集为族人所怒举樏掷其面衍初

无言引王导共载而去然心不能平在车中揽镜自

照谓导曰尔看吾目光乃在牛背上矣

孙登传登字公和汲郡共人也无家属于郡北山为

土窟居之夏则编草为裳冬则被发自复好读易抚

一弦琴见者皆亲乐之性无恚怒人或投诸水中欲

观其怒登既出便大笑

王述传述性急为累尝食鸡子以筋刺之不得便大

怒掷地鸡子圆转不止便下□以屐齿踏之又不得

嗔甚掇内口中啮破而吐之既跻重位每以柔克为

用谢奕性粗尝忿述极言骂之述无所应面壁而已

居半日奕去复坐人以此称之

谢安传安兄子元既破苻坚有驿书至安方对客围

棋看书既竟便摄放□上了无喜色棋如故客问之

徐答云小儿辈遂已破贼既罢还内过户限心喜甚

不觉屐齿之折其矫情镇物如此

王逊传逊为南夷校尉宁州刺史李雄遣李骧寇宁

州逊使将军姚崇距之战于堂狼大破骧等崇追至

泸水透水死者千余人崇以道远不敢渡水逊以崇

不穷追怒囚群帅执崇鞭之怒甚发上冲冠冠为之

裂夜中卒

世说谢弘微至性宽博与人未尝有牾末年尝与友

人棋友人西南棋有死势一客唱言西南风急或至

复舟其人悟而救之弘微大怒投局于地识者觉其

有异未几果卒

魏书李冲传冲迁尚书仆射李彪之入京也孤微寡

援而自立不群以冲好士倾心宗附冲亦重其器学

礼而纳焉每言之于高祖公私共相援益及彪为中

尉兼尚书为高祖知待便谓非复藉冲而更相轻背

惟公坐敛袂而已无复宗敬之意也冲颇衔之后高

祖南征冲与吏部尚书任城王澄并以彪倨傲无礼

遂禁止之奏其罪状冲手自作家人不知辞甚激切

因以自劾高祖览其表叹怅者久之既而曰道固可

谓溢也仆射亦为满矣冲时震恐数数责彪前后愆

悖瞋目大呼投折几案尽收御史皆泥首面缚詈辱

肆口冲素性温柔而一旦暴恚遂发病荒悸言语乱

错犹扼腕叫詈称李彪小人医药所不能疗或谓肝

脏伤裂旬有余日而卒

刘昶传昶义隆第九子也和平六年间行来降尚平

阳长公主昶好犬马爱武事入国历纪犹布衣皂冠

同凶素之服然诃詈童仆音杂夷夏虽在公坐诸王

每侮弄之或戾手啮臂至于痛伤笑呼之声闻于御

听高祖每优假之不以怪问至于陈奏本国事故语

及征役则能敛容涕泗悲动左右而天性褊躁喜怒

不恒每至威忿楚扑特苦引待南士礼多不足缘此

人怀畏避

高允传初允与游雅及太原张伟同业相友雅常论

允曰夫喜怒者有生所不能无也而前史载卓公宽

中文饶洪量褊心者或之弗信余与高子游处四十

年矣未尝见其是非愠喜之色不亦信哉高子内文

明而外柔弱其出言呐呐不能出口余尝呼为文子

崔公谓余云高生丰才博学一代佳士所乏者矫矫

风节耳余亦然之司徒之谴起于纤微及于诏责崔

公声嘶股战不能言宗钦已下伏地流汗都无人色

高子敷陈事理申释是非辞义清辨音韵高亮明主

为之动容听者无不称善仁及寮友保兹元吉向之

所为矫矫者更在斯乎宗爱之任势也威振四海尝

召百司于都坐王公以下庭望毕拜高子独升阶长

揖由此观之汲长孺可卧见卫青何抗礼之有向之

所谓风节者得不谓此乎知人固不易人亦不易知

吾既失之于心内崔亦漏之于形外锺期止听于伯

牙夷吾见明于鲍叔良有以也其为人物之所推如



诸帝子孙传艾陵伯苌子子华除齐州刺史先是州

境数经反逆邢杲之乱人不自保而子华抚集豪右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36:05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