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阴伺英宗起居英宗之立为皇子也恐惧逊避卧终

日不起抗以利害动之即起拜命及英宗即位以抗

故人也日思大用召自定州且有参知政事之除至

阙下英宗上仙抗寻亦卒

先公三守平凉召自许州及对英宗皇帝曰端明旧

德不当更守边但顾在廷无如端明者且为官家行

便当召还先公曰陛下方即位边有警岂臣避难之

时然陛下以官家自名呼臣等以官未正名分英宗

曰方此即位视先朝旧人岂敢遽以卿礼官家在至

和中端明时知开封府至宫中救火巳望见颜色如

端明才望岂在人后欲召别殿访政亦未敢耳先公

曰今陛下何所避耶愿谕臣臣将诣政府论之英宗

方谦损为德遽曰无须尔也然恩遇异常玉食御樽

日有所赉一日儿女婚嫁遣中使问其姓氏悉赐冠

帔及行赐黄金百两及至渭虏解围去□燧息会枢

密副使王畴薨英宗谕执政曰可除王某补之时相

退而不答或曰方边有警择帅累日王某命下即边

人喜跃虏亦解去王某归不知何人可代上曰岂使

其终身守边耶然竟为执政所格英宗亲遣李若愚

谕此

挥麈后录元丰中太原府推官郭时亮首教授余行

之有文字结连外界神宗语宰相王岐公曰小人妄

作固不足虑行之士人为此恐有谋非便时陆农师

为学官岐公素不相知欲乘此挤之奏曰学官陆佃

与之厚善乞召问之翌日上令以他事召直讲陆佃

对事未宣也上徐问曰卿识余行之否佃曰臣与之

有故初亦甚厚臣昨归乡里越州行之来作山阴尉

携其妻而舍其母臣以此少之自是往来甚□上曰

傥如此不足以成事矣然农师由此遂受知神宗不

次拔擢乃知穷达有命虽当国者不能巧抑其进焉

行之既腰斩时亮改京秩辞不受时人有诗云行之

三截断时亮一生休行之靖之族孙也

漫笑录元丰中王岐公位宰相王和父尹京上眷甚

渥行且大用岐公乘间奏曰京师术者皆言王安礼

明年二月作执政神宗怒曰执政除拜由朕岂由术

者之言他日纵当此补特且迟之明年春安礼果拜

右丞珪曰陛下乃违前言何也上默然久之曰朕偶

忘记信知果是命也

彦周诗话黄嗣徽少年时读书有俊声不幸为后母

诉于官隶军籍王岐公丞相宣籍得之闻其识字使

抄书一日观宋复古郎中所画山水使子弟赋诗嗣

徽亦请赋公颔之顷刻成一绝句曰匣有瑶琴箧有

书栖迟犹未卜吾庐主人况是丹青手乞取生涯似

画图岐公大嗟赏之及问知曲折以故人子奏于朝

乞以门客恩泽承务郎特补之命下之日暴卒穷命

如此哉

东轩笔录京师有僧化成能推人命贵贱予尝以王

安国之命问之化成曰平甫之命绝似苏子美及平

甫放逐逾年复大理寺丞既卒年四十七与舜卿官

职废斥年寿无小异者

墨庄漫录绍圣初逐元佑党人禁中疏出当谪人姓

名及广南州郡以水土美恶系罪之轻重而贬窜焉

执政聚议至刘安世器之时蒋之奇颖叔云刘某平

昔人推命极好章惇子厚以笔于昭州上点之云刘

某命好且去昭州试命一回

挥麈前录元佑名卿朱绂者君子人也尝登禁从绍

圣初不幸坐党锢徽庙时亦有朱绂者苏州人初登

第欲希晋用上疏自陈与奸人同姓名恐天下后世

以为疑遂易名谔字曰圣予蔡元长果大喜不次峻

擢位至右丞未及正谢而卒年方四十

癸辛杂识王橚字茂悦号会溪初知彬州就除福建

市舶其归也为螺钿卓面屏风十副图贾相盛事十

项各系之以赞以献之贾大喜每燕客必设于堂焉

行将有要除而茂悦殂矣

异闻总录宋亡故官并中贵往往为道士若杭省马

院张太尉其一也其人长身广颡宋为入内都知太

尉国家以其内侍拘人朝遂倾家贿上下得以其子

代如李丞相罗司徒皆是也罗李既贵悉显其亲族

而张独畏顾不敢奏仅发平江田三十顷赡之得田

后其父固已优裕无他望一日仁庙顾谓张曰汝有

父母在乎张跪拜答曰母已亡独父在为道人上曰

封赠庆典曾及之乎张曰老父既寄迹方外不敢觊

望后福上愀然不乐召中书省臣以为张哥在朝久

矣而庆典不及其父母即命以其子爵秩贵之其父

在杭固不知而是日颈痛重若为物所压日重一日

而词臣代言以降制制赠金紫光禄大夫大司徒上

柱国徽政院使典谒卿闽国公赐玉带金币钞物等

又降特旨江浙省臣浙西宪臣皆将旨燕犒于其家

比使臣至其父颈痛重殆不胜使臣即卧内宣恩其

父瞢不知极品之贵使臣举玉带以视之始惊顾谓

其所亲者曰宋得赐玉带者两人福王贾平章耳然

二人皆不及佩服举手一抚摩遂卒呜呼显宦贵禄

信有命彼不知妄求者可以为戒也夫

见闻录张永嘉当国时有一教谕起复补官入辞例

当用手本而彼乃误用折简张相怒召文选以折简

与之而未言也会二尚书至而忘之文选出莫得所

谓以为相君知厚也持白大冢宰逾格转郡通判一

日张相忽记忆召故文选问而去之其人已抵任三

年高相新郑署铨部当天下大比群吏某典史为高

相故知方当对簿诸长吏咸在高见某典史注老病

曰甚矫健呼典史上闻高相呼喜而疾趋失足仆地

诸长吏合声曰即此见是老病高相无以语遂去典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36:05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