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麟也

 命运部艺文二



  叹命           唐孟郊

三十年来命唯藏一卦中题诗还问易问易蒙复蒙

本望文字达今因文字穷影孤别离月衣破道路风

归去不自息耕耘成楚农

  自叹            邵谒

春蚕未成已贺箱笼实蟢子徒有丝终年不成匹

每念古人言有得则有失我命独如何憔悴长如一

白日九衢中幽独暗如漆流泉有枯时穷贱无尽日

惆怅复惆怅几回新月出

  时命篇         明李梦阳

代马不恋越荆禽岂巢燕□鹆渡汶水君子忧未然

奈何客游子率尔辞故山行兽顾丘林出云有归还

交友声利涂轩车日骈阗谁念牛下人悲歌夜中叹

豪门有弃襦我衣恒不完张仪惧诸侯泄柳乃闭关

贫贱岂尽愚时命当自安

 命运部杂录

诗经郑风羔裘章彼其之子舍命不渝按注舍处渝

变也当生死之际能以身居其所受之理而不可夺

按大全华谷严氏曰命者天所赋予于我者舍则居

之而安也君子能安于命临利害而不变庆源辅氏

曰命有二有指理而言者有指气而言者此盖兼之

以理而言则居其理而不变以气而言则居其分而

不渝

小雅小弁章天之生我我辰安在

大雅桑柔章我生不辰逢天僤怒

书经西伯戡黎王曰呜呼我生不有命在天按注纣

谓民虽欲亡我我之生独不有命在天乎

笔畴圣人不言命而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何也盖

命者死生寿夭贫富贵贱之命也世人不知此则百

计用心于其间殊不知百计用心者徒然耳命既如

此则当宁心以待之不可趋避也圣人虑世人徒费

其心故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非圣人自言命也

清暑笔谈贾太傅年二十而为大中大夫汤太尉五

十而应州郡辟冯唐白首而□穿郎署董贤年未二

十而为三公冯元常平生取钱多官愈进卢怀慎贵

为卿相而终于处贫修短贫富穷达其有定命若此

野客丛谈西清诗话曰唐人以诗专门使事不免小

误王维诗曰卫青不败由天幸李广无功为数奇不

败由天幸乃霍去病非卫青也邵氏闻见录亦如此

言乃以此诗为张籍之作且云汉书音义数作朔则

亦不可对天矣此诗误用天幸事固已无疑然考山

谷之言谓颜师古以数奇为命只不耦则数乃命数

之数非疏数之数也杜诗曰数奇谪关塞道广存箕

颍白乐天诗集序曰文士多数奇诗人尤命薄乐天

以数奇对命薄子美以数奇对道广是皆以数为命

数之数若柳子厚碑曰不遇兴词郁駹眉之都尉数

奇见惜挫猿臂之将军杨蟠诗曰仲父尝三逐将军

老数奇此乃为疏数字用也

读书镜东坡上韩魏公乞葬董传书轼再拜近得秦

中故人书报进士董传三月中病死轼往岁官岐下

始识传至今七八年知之熟矣其为人不通晓世事

然酷嗜读书其文字萧然有出尘之姿至诗与楚词

则求之于世可与传比者不过数人此固不待轼言

公自知之然传尝望公不为力致一官轼私心以为

公非有所爱也知传所禀赋至薄不任官耳今年正

月轼过岐下而传居丧二曲使人问讯其家而传径

至长安见轼于传舍道其饥寒穷苦之状以为几死

者数矣赖公而存又且荐我于朝吾平生无妻近有

彭驾部者闻公荐我许嫁我其妹若勉得一官又且

有妻不虚作一世人皆公之赐轼既为传喜且私忧

之此二事生人之常理而在传则为非常之福恐不

能就今传果死悲夫书生之穷薄至于如此其极耶

 命运部纪事

左传文公十三年邾文公卜迁于绎史曰利于民而

不利于君邾子曰苟利于民孤之利也左右曰命可

长也君何弗为邾子曰命在养民死之短长时也民

苟利矣迁也吉莫如之遂迁于绎五月邾文公卒君

子曰知命

庄子秋水篇孔子游于匡宋人围之数匝而弦歌不

辍子路入见曰何夫子之娱也孔子曰来吾语女我

讳穷久矣而不免命也求通久矣而不得时也当尧

舜而天下无穷人非知得也当桀纣而天下无通人

非知失也时势适然夫水行不避蛟龙者渔父之勇

也陆行不避兕虎者猎夫之勇也白刃交于前视死

若生者烈士之勇也知穷之有命知通之有时临大

难而不惧者圣人之勇也由处矣吾命有所制矣

大宗师篇子舆与子桑友而淋雨十日子舆曰子桑

殆病矣裹饭而往食之至子桑之门则若歌若哭鼓

琴曰父邪母邪天乎人乎有不任其声而趋举其诗

焉子舆入曰子之歌诗何故若是曰吾思夫使我至

此极者而弗得也父母岂欲吾贫哉天地岂私贫我

哉求其为之者而不得也然而至此极者命也夫

汉书韩安国传安国为御史大夫五年丞相蚡薨安

国行丞相事引堕车蹇上欲用安国为丞相使使视

蹇甚乃更以平棘侯薛泽为丞相安国病免数月愈

复为中尉

李广传广为郎骑常侍数从射猎格杀猛兽文帝曰

惜广不逢时令当高祖世万户侯岂足道哉广与从

弟李蔡俱为郎蔡武帝元朔中击右贤王有功封为

乐安侯蔡为人在下中名声出广下远甚然广不得

爵邑官不过九卿广之军吏及士卒或取封侯元狩

四年大将军出塞捕虏知单于所居乃自以精兵走

之而令广出东道广辞曰臣结发与匈奴战乃今一

得当单于臣愿居前先死单于大将军阴受上指以

为李广数奇毋令当单于恐不得所欲故弗听按注

数奇言广命只不耦合也

后汉书崔骃传肃宗始修古礼巡狩方岳骃上四巡

颂以称汉德帝雅好文章自见骃颂后常嗟叹之谓

侍中窦宪曰卿宁知崔骃乎对曰班固数为臣说之

然未见也帝曰公爱班固而忽崔骃此叶公之好龙

也试请见之骃由此候宪居无几何帝幸宪第时骃

适在宪所帝闻而欲召见之宪谏以为不宜与白衣

会帝悟曰吾能令骃朝夕在傍何必于此适欲官之

会帝崩

晋书魏舒传舒领司徒陈留周震累为诸府所辟辟

书既下公辄丧亡佥号震为杀公掾莫有辟者舒乃

辟之而竟无患识者以此称其达命

颜含传含为光禄大夫郭璞尝遇含欲为之筮含曰

年在天位在人修己而天不与者命也守道而人不

知者性也自有性命无劳蓍龟

宋书羊元保传元保徙吴郡太守廉素寡欲不营财

利处家俭薄太祖尝曰人仕宦非唯须才亦须运命

每有好官缺我未尝不先忆羊元保

梁书范缜传缜在齐世尝侍竟陵王子良子良精信

释教而缜盛称无佛子良问曰君不信因果世间何

得有富贵何得有贫贱缜答曰人之生譬如一树花

同发一枝俱开一蒂随风而堕自有拂帘幌坠于茵

席之上自有关篱墙落于混粪之侧坠茵席者殿下

是也落粪混者下官是也贵贱虽复殊途因果竟在

何处子良不能屈

魏书眭夸传夸□志书传未曾以世务经心或人谓

夸曰吾闻有大才者必居贵仕子何独在桑榆乎遂

着知命论以释之

隋书陆爽传爽同郡侯白好为诽谐杂说人多爱狎

之所在之处观者如市高祖闻其名召与语甚悦之

令于秘书修国史每将擢之高祖辄曰侯白不胜官

而止后给五品食月余而死时人伤其薄命

文中子王道篇子述元经皇始之事叹焉门人未达

叔恬曰夫子之叹盖叹命也书云天命不于常惟归

乃有德戎狄之德黎民怀之三才其舍诸子闻之曰

凝尔知命哉

朝野佥载周甘子布博学有才年十七为左卫长史

不入五品登封年病以驴轝强至岳下天恩加两阶

合入五品竟不能起乡里亲戚来贺衣冠不得遂以

绯袍复其上帖然而终

旧唐书第五琦传鱼朝恩伏诛琦坐与款狎出为处

州刺史入为太子宾客东都留司上以其材将复任

用召还京师信宿而卒

陆贽传贽贬为忠州别驾韦皋累上表请以贽代己

顺宗即位与阳城郑余庆同诏征还诏未至而贽卒

因话录进士陈存能为古歌诗而命蹇主司每欲与

第临时皆有故不果许尚书孟容旧与相知知举日

方欲为伸屈将试前夕宿宗人家宗人为具入试食

物兼备晨食请存偃息以候时五更后怪不起就寝

呼之不应前□之已中风不起

知命录吴全素苏州人举孝廉五上不第元和十二

年寓居长安永兴里十二月十三日夜既卧见二人

白衣执简若贡院引榜来召者全素曰礼闱引试分

甲有期何烦夜引使者固邀不得已而下□随行不

觉过子城出开远门二百步正北行约数里入城郭

见官府同列者千余人军吏佩刀者分部其人率五

十人为一引引过全素在第三引中其正衙有大殿

当中设□几一人衣绯而坐左右立吏数十人衙吏

点名便判付司狱者付硙狱者付□狱者付汤狱者

付火狱者付案者闻其付狱者方悟身死见四十九

人皆点付讫独全素在因问其人曰当衙者何官曰

判官也遂诉曰全素忝履儒道年禄未终不合死判

官曰冥官案牍一一分明据籍帖追岂合妄诉全素

曰审知年命未尽今请对验命籍乃命取吴郡户籍

到检得吴全素元和十三年明经出身其后三年衣

食亦无官禄判官曰人世三年才同瞬息且无荣禄

何必却回既去即来徒烦案牍全素曰辞亲五载得

归即荣何况成名尚余三载伏乞哀察判官曰任归

仍诫引者曰此人命薄宜令速去稍似延迟即突明

矣引者受命即与同行出门外羡而泣者不可胜纪

既出其城复至开远门偕入永兴里旅舍到寝房房

内尚黑略无所见二吏自后乃推全素大呼曰吴全

素若失足而坠既苏头眩苦良久方定自以明经中

第不足为荣思速侍亲卜得行日或头眩不果去或

驴来脚损或雨雪连日或亲故往来因循之间遂逼

试日入场而后不复以旧日之望为意俄而成名笑

别长安而去乃知命当有成弃之不可时苟未会躁

亦何为举此一端足以诫知进而不知退者

册府元龟卫次公元和中为尚书左丞恩顾颇厚帝

方欲用为相已命翰林学士王涯草诏时淮夷宿兵

岁久次公累疏请罢会有捷书至命相诏方出帝遂

令追之遂出镇淮南明年受代归朝道疾卒

温造自兴元节度使诏还拜御史大夫文宗素欲大

用俄而婴疾不能朝

闻奇录杨集将兵得元女之术下城破陈定日时取

之计收人马器甲预言其数略无参差武肃定江表

赖其功遂将处州酬之三让不就曰某将数千众当

勍敌不敢辱命拥双旌理百姓恐无分禄武肃不识

其言坚授之至郡月余卒

册府元龟晋梁文矩初仕后唐明宗霸府每怀公辅

之望时高祖自外镇入觐尝荐于明宗曰梁文矩早

事陛下甚有勤劳未升相府外论慊之明宗曰久忘

此人吾之过也寻有旨降命会外忧而止

孔英举进士行丑而材薄宰相桑维翰素知其为人

深恶之及崔税知贡举将锁院礼辞于维翰维翰性

语止谓税曰孔英来也盖虑税误放英及第故言

其姓名以柅之也税性纯直不复禀复因默记之时

英又自称是宣尼之后每凌铄于文□税不得已遂

放英登第榜出人皆喧诮维翰闻之举手自抑其口

者数四盖悔言也

问奇类林五代时扈载有文名尝游相国寺见庭竹

可爱作碧鲜赋题壁间周世宗命小黄门录进览之

称善王朴尤重之荐之宰相李谷谷曰非不知其才

然薄命恐不能胜朴曰公为宰相以进贤退不肖为

职何言命耶乃拜知制诰为学士居岁余果卒

谈圃艺祖生西京夹马营营前陈学究聚生徒为学

宣祖遣艺祖从之上微时尤嫉恶不容人过陈时时

开谕后得赵学究即馆于汴第杜后录陈之旧召至

门下与赵俱为门客然艺祖独与赵计事陈不与也

其后艺祖践祚而陈居陈州村舍聚生徒如故逮太

宗判南衙使人召之居无何有言开封之政皆出于

陈艺祖怒问状太宗惧遂遣之且以白金赠行陈归

半道尽为盗掠居陈村舍生徒日衰饥寒无与从者

太宗即位以左司谏召之官吏大集其门馆于驿舍

一夕醉饱而死

东坡志林陈执中罢相仁宗问谁可代卿者执中举

吴育上即日召赴阙会干元节侍宴偶醉坐睡忽惊

顾拊□呼其从者上愕然即除西京留台以此观之

育之不相命矣夫

东轩笔录刘彝所至多善政一日谒曾鲁公公亮鲁

公曰久知都官治状屡欲进擢然议论有所不合姑

少迟之吾终不忘也彝曰人之淹速诎伸亦皆有命

今姓名已蒙记而尚屈于不合之论亦某之命也鲁

公叹曰比来士大夫见执政未始不有求求而不得

即多归怨而君乃引命自安吾待罪政府将十年未

见如君之言

章郇公庆历中罢相知陈州舣舟蔡河上张方平宋

子京俱为学士同谒公公曰人生贵贱莫不有命俱

生年月日时胎有三处合者不为宰相亦为枢密副

使张宋退召术者泛以朝士命推之唯得梁适吕公

弼二命各有三处合张宋叹息而已是时梁吕皆为

小朝官既而皇佑中梁为相熙宁中吕为枢密使皆

如郇公之言

后山谈丛刁学士约喜交结请谒常至夜半号刁半

夜杜祁公为相苏学士舜钦其婿也岁暮以故事奏

用卖故纸钱祠神以会宾客皆一时知名士也王宣

徽拱辰吕申公之党也欲举其事以动丞相曰可一

举而尽也有日刁亦与召叛其谋而不以告诘朝送

客城东于是苏坐自盗除名客皆逐丞相亦去而刁

独逸其后生客皆至从官而刁独终于馆职

冷斋夜话韩魏公客郭注者才而美然求室则病行

年五十未有室家魏公怜之百计赒恤为求婚将遂

其人必死公以侍儿赐之未及门而注死郭注殆可

与范公客同科也韩范功名富贵如太山黄河日月

所不能者两客乃尔可笑耶

墨庄漫录中表钱渻子全穆父之孙蒙仲之子三岁

丧父自少刻苦能立好学有节操何榜登科即丁

母艰及第十余年未尝到官试中学官除济南府教

授车驾驻跸扬州有荐权国子博士者始入局参谒

长贰方茶疾仆地舆归一夕而殂竟无一日之禄惜

哉命薄如此可为奔求躁图之戒

闻见近录富文忠至和间既怀立嗣之命宫教蔡抗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36:05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