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则乱安危治乱在上之发政也则岂可谓有命哉夫

曰有命云者亦不然矣今夫有命者言曰我非作之

后世也自昔三代有若言以传流矣今故先生对之

曰夫有命者不志昔也三代之圣善人与意亡昔三

代之暴不肖人也何以知之初之列士桀大夫慎言

知行此上有以规谏其君长下有以教顺其百姓故

上有以规谏其君长下有以教顺其百姓故上得其

君长之赏下得其百姓之誉列士桀大夫声闻不废

传流至今而天下皆曰其力也一不顾其国家百姓

之政繁为无用暴逆百姓使下不亲其上是故国为

虚厉身在刑僇之中必不能曰我见命焉是故昔者

三代之暴王不缪其耳目之淫不慎其心志之辟外

之驱骋田猎毕弋内沈于酒乐而罢不肖我为刑政

不善必曰我命故且亡虽昔也三代之穷民亦由此

也内之不能善事其亲戚外不能善事其君长恶恭

俭而好简易贪饮食而惰从事衣食之财不足使身

至有饥寒冻馁之忧心不能曰我罢不肖我从事不

疾必曰我命固且穷虽昔也三代之伪民亦犹此也

繁饰有命以教众愚朴人久矣圣王之患此也故书

之竹帛琢之金石于先王之书仲虺之告曰我闻有

夏人矫天命布命于下帝式是恶用阙师此语夏王

桀之执有命也汤与仲虺共非之先王之书太誓之

言然曰纣夷之居而不肯事上帝弃阙其先神而不

祀也曰我民有命毋僇其务天不亦弃纵而不葆此

言纣之执有命也武王以太誓非之有于三代不国

有之曰女毋崇天之有命也命三不国亦言命之无

也于召公之执令于然且敬哉无天命惟予二人而

无造言不自降天之哉得之在于商夏之诗书曰命

者暴王作之且今天下之士君子将欲辩是非利害

之故当天有命者不可不疾非也执有命者此天下

之厚害也是故子墨子非也

  非命下

子墨子言曰凡出言谈则必可而不先立仪而言若

不先立仪而言譬之犹运钧之上而立朝夕焉也我

以为虽有朝夕之辩必将终未可得而从定也是故

言有三法何谓三法曰有考之者原之者有用之者

恶乎考之考先圣大王之事恶乎原之察众之耳目

之请恶乎用之发而为政乎国察万民而观之此谓

三法也故昔者三代圣王禹汤文武方为政乎天下

之时曰必务举孝子而劝之事亲尊贤良之人而教

之为善是故出政施教赏善罚暴且以为若此则天

下之乱也将属可得而治也社稷之危也将属可得

而定也若以为不然昔桀之所乱汤治之纣之所乱

武王治之当此之时世不渝而民不易上变政而民

改俗存乎桀纣而天下乱存乎汤武而天下治天下

之治也汤武之力也天下之乱也桀纣之罪也若以

此观之夫安危治乱存乎上之为政也则夫岂可谓

有命哉故昔者禹汤文武方为政乎天下之时曰必

使饥者得食寒者得衣劳者得息乱者得治遂得光

誉令闻于天下夫岂可以为命哉故以为其力也今

贤良之人尊贤而好功道术故上得其王公大人之

赏下得其万民之誉遂得光誉令闻于天下亦岂以

为其命哉又以为力也然今天有命者不识昔也三

代之圣善人与意亡昔三代之暴不肖人与若以说

观之则必非昔三代圣善人也必暴不肖人也然今

以命为有者昔三代暴王桀纣幽厉贵为天子富有

天下于此乎不而矫其耳目之欲而从其心意之辟

外之驱骋田猎毕弋内湛于酒乐而不顾其国家百

姓之政繁为无用暴逆百姓遂失其宗庙其言不曰

吾罢不肖吾听治不强必曰吾命固将失之虽昔也

三代罢不肖之民亦犹此也不能善事亲戚君长甚

恶恭俭而好简易贪饮食而惰从事衣食之财不足

是以身有陷乎饥寒冻馁之忧其言不曰吾罢不肖

吾从事不强又曰吾命固将穷昔三代伪民亦犹此

也昔者暴王作之穷术之此皆疑众迟朴先圣王之

患之也固在前矣是以书之竹帛镂之金石琢之盘

盂传遗后世子孙曰何书焉存禹之总德有之曰允

不着惟天民不而葆既防凶心天加之咎不慎厥德

天命焉葆仲虺之告曰我闻有夏人矫天命于下帝

式是增用爽厥师彼用无为有故谓矫若有而谓有

夫岂谓矫哉昔者桀执有命而行汤为仲虺之告以

非之太誓之言也于去发曰恶乎君子天有显德其

行甚章为鉴不远在彼殷王谓人有命谓敬不可行

谓祭无益谓暴无伤上帝不常九有以亡上帝不顺

祝降其丧惟我有周受之大帝昔者纣执有命而行

武王为太誓去发以非之曰子胡不尚考之乎商周

虞夏之记从十简之篇以尚皆无之将何若者也是

故子墨子曰今天下之君子之为文学出言谈也非

将勤劳其惟舌而利其唇呡也中实将欲为其国家

邑里万民刑政者也今也王公大人之所以早朝晏

退听狱治政终朝均分而不敢息怠倦者何也曰彼

以为强必治不强必乱强必宁不强必危故不敢怠

倦今也卿大夫之所以竭股肱之力殚其思虑之知

内治官府外敛关市山林泽梁之利以实官府而不

敢怠倦者何也曰彼以为强必贵不强必贱强必荣

不强必辱故不敢怠倦今也农夫之所以蚤出暮入

强乎耕稼树艺多聚升粟而不敢怠倦者何也曰彼

以为强必富不强必贫强必饱不强必饥故不敢怠

倦今也妇人之所夙兴夜寐强乎纺绩织衽多治麻

葛绪捆布縿而不敢怠倦者何也曰彼以为强必

富不强必贫强必暖不强必寒故不敢怠倦今虽毋

在乎王公大人贵若信有命而致行之则必怠乎听

狱治政矣卿大夫必怠乎治官府矣农夫必怠乎耕

稼树艺矣妇人必怠乎纺绩织衽矣王公大人怠乎

听狱治政卿大夫怠乎治官府则我以为天下必乱

矣农夫怠乎耕稼树艺妇人怠乎纺绩织衽则我以

为天下衣食之财将必不足矣若以为政乎天下上

以事天鬼天鬼不使下以待养百姓百姓不利必离

散不可得用也是以入守则不固出诛则不胜故虽

昔者三代暴王桀纣幽厉之所以共抎其国家倾复

其社稷者此也是故子墨子言曰今天下之士君子

中实将欲求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当若有命者

言也曰命者暴王所作穷人所术非仁者之言也今

之为仁义者将不可不察而强非者此也

吕氏春秋

  知分篇

达士者达乎死生之分达乎死生之分则利害存亡

弗能惑矣故晏子与崔杼盟而不变其义延陵季子

吴人愿以为王而不肯孙叔敖三为令尹而不喜三

去令尹而不忧皆有所达也有所达则物弗能惑荆

有次非者得宝剑于于遂还反涉江至于中流有两

蛟夹绕其船次非谓舟人曰子尝见两蛟绕船能两

活者乎船人曰未之见也次非攘臂袪衣拔宝剑曰

此江中之腐肉朽骨也弃剑以全己余奚爱焉于是

赴江刺蛟杀之而复上船舟中之人皆得活荆王闻

之仕之执圭孔子闻之曰夫善哉不以腐肉朽骨而

弃剑者其次非之谓乎禹南省方济乎江黄龙负舟

舟中之人五色无主禹仰视天而叹曰吾受命于天

竭力以养人生性也死命也余何忧于龙焉龙俯耳

低尾而逝则禹达乎死生之分利害之经也凡人物

者阴阳之化也阴阳者造乎天而成者也天固有衰

嗛废伏有盛盈□息人亦有困穷屈匮有充实达遂

此皆天之容物理也而不得不然之数也古圣人不

以感私伤神俞然而以待耳晏子与崔杼盟其辞曰

不与公孙氏而与崔氏者受此不祥崔杼不说直兵

造胸勾兵钩颈谓晏子曰子变子言则齐国吾与子

共之子不变子言则今是已晏子曰崔子子独不为

夫诗乎诗曰莫莫葛藟延于条枚恺悌君子求福不

回婴且可以回而求福乎子惟之矣崔杼曰此贤者

不可杀也罢兵而去晏子授绥而乘其仆将驰晏子

抚其仆之手曰安之毋失节疾不必生徐不必死鹿

生于山而命悬于厨今婴之命有所悬矣晏子可谓

知命矣命也者不知所以然而然者也人事智巧以

举错者不得与焉故命也者就之未得去之未失国

士知其若此也故以义为之决而安处之

说苑

  杂言

孔子困于陈蔡之间居环堵之内席三经之席七日

不食藜羹不糁弟子皆有饥色读诗书治礼不休子

路进谏曰凡人为善者天报以福为不善者天报以

祸今先生积德行为善久矣意者尚有遗行乎奚居

隐也孔子曰由来汝不知坐吾语汝子以夫知者为

无不知乎则王子比干何为剖心而死以谏者为必

听乎伍子胥何为抉目于吴东门子以廉者为必用

乎伯夷叔齐何为饿死于首阳山之下子以忠者为

必用乎则鲍庄何为而肉枯荆公子高终身不显鲍

焦抱木而立枯介子推登山焚死故夫君子博学深

谋不遇时者众矣岂独丘哉贤不肖者才也为不为

者人也遇不遇者时也死生者命也有其才不遇其

时虽才不用苟遇其时何难之有故舜耕历山而陶

于河畔立为天子则其遇尧也傅说负壤土释板筑

而立佐天子则其遇武丁也伊尹有莘氏媵臣也负

鼎俎调五味而佐天子则其遇成汤也吕望行年五

十卖食于棘津行年七十屠牛朝歌行年九十为天

子师则其遇文王也管夷吾束缚胶目居槛车中自

车中起为仲父则其遇齐桓公也百里奚自卖取五

羊皮伯氏牧羊以为卿大夫则其遇秦穆公也沈尹

名闻天下以为令尹而让孙叔敖则其遇楚庄王也

伍子胥前多功后戮死非其智益衰也前遇阖庐后

遇夫差也夫骥厄罢盐车非无骥状也夫世莫能知

也使骥得王良造父骥无千里之足乎芝兰生深林

非为无人而不香故学者非为通也为穷而不困也

忧不衰也此知祸福之始而心不惑也圣人之深念

独知独见舜亦贤圣矣南面治天下唯其遇尧也使

舜居桀纣之世能自免刑戮固可也又何官得治乎

夫桀杀关龙逢而纣杀王子比干当是时岂关龙逢

无知而比干无惠哉此桀纣无道之世然也故君子

疾学修身端行以须其时也

法言

  问明篇

或问命曰命者天之命也非人为也人为不为命请

问人为曰可以存亡可以死生非命也命不可避也

或曰颜氏之子冉氏之孙曰以其无避也若立岩墙

之下动而征病行而招死命乎命乎吉人凶其吉凶

人吉其凶辰乎辰曷来之迟去之速也君子竞诸

白虎通

  寿命

命者何谓也人之寿也天命己使生者也命有三科

以记验有寿命以保度有遭命以遇暴有随命以应

行习寿命者上命也若言文王受命惟中身享国五

十年随命者随行为命若言怠弃三正天用剿绝其

命矣又欲使民务仁立义阙无滔天滔天则司命举

过言则用以弊之遭命者逢世残贼若上逢乱君下

必灾变暴至夭绝人命沙鹿崩于受邑是也冉伯牛

危言正行而遭恶疾孔子曰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

疾也夫子过郑与弟子相失独立郭门外或谓子贡

曰东门有一人其头似尧其颈似皋繇其肩似子产

然自腰以下不及禹三寸儡儡如丧家之狗子贡以

告孔子孔子喟然而笑曰形状未也如丧家之狗然

哉乎然哉乎

论衡

  命禄篇

凡人遇偶及遭累害皆由命也有死生寿夭之命亦

有贵贱贫富之命自王公逮庶人圣贤及下愚凡有

首目之类含血之属莫不有命命当贫贱虽富贵之

犹涉祸患矣命当富贵虽贫贱之犹逢福善矣故命

贵从贱地自达命贱从富位自危故夫富贵若有神

助贫贱若有鬼祸命贵之人俱学独达并仕独迁命

富之人俱求独得并为独成贫贱反此难达难迁难

成获过受罪疾病亡遗失其富贵贫贱矣是故才高

行厚未必保其必富贵智寡德薄未可信其必贫贱

或时才高行厚命恶废而不进知寡德薄命善兴而

超逾故夫临事知愚操行清浊性与才也仕宦贵贱

治产贫富命与时也命则不可勉时则不可力知者

归之于天故坦荡恬忽虽其贫贱使富贵若凿沟伐

薪加勉力之趋致强健之势凿不休则沟深斧不止

则薪多无命之人皆得所愿安得贫贱凶危之患哉

然则或时沟未通而遇湛薪未多而遇虎仕宦不贵

治产不富凿沟遇湛伐薪逢虎之类也有才不得施

有智不得行或施而功不立或行而事不成虽才智

如孔子犹无成立之功世俗见人节行高则曰贤哲

如此何不贵见人谋虑深则曰辩慧如此何不富贵

富有命福禄不在贤哲与辩慧故曰富不可以筹策

得贵不可以才能成智虑深而无财才能高而无官

怀银纡紫未必稷契之才积金累玉未必陶朱之智

或时下愚而千金顽鲁而典城故官御同才其贵殊

命治生均知其富异禄禄命有贫富知不能丰杀性

命有贵贱才不能进退成王之才不如周公桓公之

知不若管仲然成桓受尊命而周管禀卑秩也案古

人君希有不学于人臣知博希有不为父师然而人

君犹以无能处主位人臣犹以鸿才为厮役故贵贱

在命不在智愚贫富在禄不在顽慧世之论事者以

才高当为将相能下者宜为农商见智能之士官位

不至怪而訾之曰是必毁于行操行操之士亦怪毁

之曰是必乏于才知殊不知才知行操虽高官位富

禄有命才智之人以吉盛时举事而福至人谓才智

明审凶衰祸来谓愚暗不知吉凶之命盛衰之禄也

白圭子贡转货致富积累金玉人谓术善学明主父

偃辱贱于齐排摈不用赴阙举疏遂用于汉官至齐

相赵人徐乐亦上书与偃章会上善其言征拜为郎

人谓偃之才乐之慧非也儒者明说一经习之京师

 命运部艺文一

  连珠           晋陆机

臣闻出乎身者非假物所隆牵乎时者非克己所勖

是以利尽万物不能睿童昏之心德表生民不能救

栖遑之辱

臣闻倾耳求音□优听苦澄心徇物形逸神劳是以

天殊其数虽同方不能分其戚理塞其通则并质不

能共其休

  定命论





      宋顾愿

 顾觊之常谓秉命有定分非智力所移唯应恭己

 守道信天任运而暗者不达妄求侥幸徒亏雅道

 无关得丧乃以其意命弟子愿着定命论其辞曰

仲尼云道之将行命也道之将废命也丘明又称天

之所支不可坏天之所坏不可支卜商亦云死生有

命富贵在天孟轲则以不遇鲁侯为辞斯则运命奇

偶生数离合有自来矣马迁刘向扬雄班固之徒着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34:05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