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裴仓遽而去李贺以父名晋肃终身不赴进士举抑

又甚焉崔殷梦知举吏部尚书归仁晦托弟仁泽殷

梦唯唯至于三四殷梦敛色端笏曰某见进表让此

官矣仁晦始悟己姓乃殷梦家讳龟从故也后唐天

成中卢文纪为工部尚书郎中于邺参文纪以父名

嗣业与同音竟不见邺忧畏太过一夕雉经而死杨

行密父名怤与夫同音改文散诸大夫为大卿御史

大夫为御史大卿至有兴唐寺钟题志云金紫光禄

大兼御史大及银青光禄大皆直去夫字尤为可怪

国朝刘温叟父名乐终身不听丝竹不游岱嵩徐绩

父名石平生不用石器遇石不践遇桥则令人负之

而过此皆避讳不近人情者也

至如唐宪宗时戎昱有诗名京兆尹李銮拟以女嫁

之令其改姓昱辞焉五代有石昂者读书好学不求

仕进节度使符习高其行召为临淄令习入朝监军

杨彦朗知留后昂以公事上谒赞者以彦朗家讳石

遂更其姓曰右昂昂趋于庭责彦朗曰内侍奈何以

私害公昂姓石非右也彦朗乃怒昂即解官去语其

子曰吾本不欲仕乱世果为刑人所辱宣和中徐申

干臣自讳其名知常州一邑宰白事言已三状申府

未施行徐怒形于色责之曰君为县宰岂不知长吏

名乃作意相侮宰亦好犯上者即大声曰今此事申

府不报便当申监司否则申户部申台申省申来申

去直待身死即休语罢长揖而退徐虽怒然无以罪

之三人者皆不肯避权贵之讳以自系其姓名若北

齐熊安生者将通名见徐之才和士开二人相对以

之才讳雄士开讳安乃称触生群公哂之蔡京在相

位日权势甚盛内外官司公私皆避其名如京东京

西并改为畿左畿右之类蔡门下昂避之尤谨并禁

其家人犯者有笞责昂尝自误及之家人以为言乃

举手自击其口蔡经国闻京闽音称京为经乃奏乞

改名纯臣此尤可笑绍圣间安惇为从官章惇为相

安见之但称享而已近世方巨山名岳或谤其为南

仲丞相幕客赵父名方乃改姓为方既而又为丘山

甫端明属丘名岳于是复改名为方山遂止以为过

焉善乎胡康侯之论曰后世不明春秋之义有以讳

易人姓者易人名者愚者迷礼以为孝谄者献佞以

为忠忌讳繁名实乱而春秋之法不行矣

梦溪笔谈予家有阎博陵画唐秦府十八学士各有

真赞亦唐人书多与旧史不同姚东字思廉旧史姚

思廉字简之苏台陆元明薛庄唐书皆以字为名李

元道盖文达于志宁许敬宗刘孝孙蔡允恭唐书皆

不书字房元龄字乔年唐书乃房乔字符龄孔颍达

字□达唐书字仲达苏典签名从日从九唐书乃从

日从助许敬宗薛庄官皆直记室唐书乃摄记室盖

唐书成于后人之手所传容有讹谬此乃当时所记

也以旧史考之魏郑公对太宗云目如悬铃者佳则

元龄果名非字也然苏世长太宗召对真武门问云

卿何名长意短后乃为学士似为学士之时方更名



缃素杂记新序云平公浮西河中流而叹曰嗟乎安

得贤士与此乐者乎固桑进曰君言过矣夫剑产于

越珠产江汉玉产昆山此三宝者皆无足而至平公

曰固桑来吾门下食客三千人朝食不足暮收市租

暮食不足朝收市租吾尚可谓不好士乎对曰今夫

鸿鹄高飞冲天然其所恃者六翮耳夫腹下之毳背

上之毛增去一把飞不为高下不知君之食客六翮

邪将腹背之毛毳也平公默然不应余按说苑云赵

简子游于西河而乐之叹曰安得贤士而与处焉舟

人古乘跪而对曰夫珠玉无足去此数千里而所以

能来者人好之也今士有足而不能来者吾君其不

好之乎简子曰吾门左右客千人朝食不足暮收市

征暮食不足朝收市征吾尚可谓不好士乎古乘对

曰鸿鹄高飞远翔其所恃者六翮也背上之毛腹下

之毳无尺寸之数去之满把飞不能为之益卑益之

满把飞不能为之益高不知门下左右客千人者有

六翮之用乎将尽毛毳也按新序说苑皆刘向所撰

也新序作平公说苑作赵简子新序作固桑说苑作

古乘何异同如此又说苑第一卷载楚文王爵管饶

事而新序文王作恭王管饶作管苏又班固古人表

云晋船人固来颜师古曰即固乘也又尔不同何邪

晋书周顗传云顗弟嵩尝因酒瞋目谓顗曰君才不

及弟何乃横得重名以所然蜡烛投之顗神色无忤

徐曰阿奴火攻固出下策耳又案络秀传云尝冬至

置酒络秀举觞谓三子曰吾本渡江托足无所不谓

尔等并贵列吾目前吾复何忧嵩起曰恐不如尊旨

伯仁志大而才短名重而识暗好乘人之弊此非自

全之道嵩性抗直亦不容于世唯阿奴碌碌当在阿

母目下耳阿奴谟小字也观世说所载正与此同注

云阿奴周谟也然则投烛之事当云阿嵩火攻固出

下策耳其称阿奴盖史误也

晋庾敳传云敳有重名为缙绅所推而颇聚敛积实

谈者讥之都官从事温峤尝劾奏敳敳更器峤曰峤

森森如千丈松虽磊砢多节施之大厦有栋梁之用

而温峤传曰峤为都官从事散骑常侍庾敳有重名

而颇聚敛峤举奏之京都震肃盖是时温峤为都官

从事敳为散骑常侍二人同在朝廷是敳之所器者

温峤非和峤明矣及观和峤传又云从事中郎庾敳

见而叹曰峤森森如千丈松虽磊砢多节目施之大

厦有栋梁之用而世说亦云子嵩目和峤云云何其

谬欤良由修史者杂出于诸儒而非一人之笔故其

谬戾如此今之学者至有云和氏之松千丈而益谬



欧阳五代史作拓跋思敬意谓薛史避国讳耳按旧

唐书实录皆作思恭实录天复二年九月武定军节

度使李思敬以城降王建思敬本姓拓跋鄜夏节度

使思恭保大节度使思孝之弟也思孝致仕以思敬

为保大留后遂升节度徙武定军新唐书党项书曰

思孝为定难节度使卒弟思谏代为节度使思孝为

保大节度以孝荐弟思敬为保大留后俄为节度使

然则思恭思敬乃是两人思敬后附李茂贞因赐国

姓故更姓李文忠公合为一人误也

归田录云宋郑公庠初名郊字伯庠与其弟祁自布

衣时名动天下号为二宋其为知制诰仁宗骤加奖

眷便欲大用有忌其先进者谮之谓其姓符国号名

应郊天又曰郊音交交者替代之名也宋交其言不

祥仁宗遽命改之公怏怏不获已乃改为庠字公序

公后更践二府二十余年以司空致仕兼享福寿而

终而谮者竟不见用以卒可以为宵小人之重戒也

又西清诗话云宋元宪公始拜内相同列谮其姓宋

而郊名非便公奉诏更名庠意殊怏怏不满会用新

名移书叶道卿乃呼同年叶戏答公曰清臣宋郊榜

第六中选遍阅小录无宋庠者不知何许人公因寄

一绝自解云纸尾勤勤问姓名禁林依旧玷华缨莫

惊书录题臣向只是当时刘更生又杨文公谈苑云

太平兴国四年北戎寇边车驾幸大名府方渡河有

人持手板邀乘舆前驱斥之号呼道旁自言献封事

太宗令接取视之乃临河主簿宋捷上甚喜即以为

将作监此乃以姓名盗爵禄者也此与元宪公姓同

而事异良可嗤笑

沈存中尝谓予家有阎博陵画唐秦府十八学士各

有真赞名字与史所载不同或以字为名或书名而

不书字者其论甚美然谓房真龄字乔年旧史乃云

房乔字真龄既而云唐书成于后人之手所传容有

讹谬甚美也末云以旧史考之魏郑公对太宗曰目

如悬铃者佳则真龄果名非字也何其谬欤盖所谓

悬铃者乃铃铎之铃而真龄乃年龄之龄唯其为年

龄之龄故字以乔年此理甚明而存中乃不之省何

也然房梁公名字大抵不同真赞云房真龄字乔年

旧史云房乔字真龄而新史云房元龄字乔皆未详

也又韩愈集中有王弘中神道碑云讳弘中字某按

实录新旧传皆名仲舒字弘中愈又作宴喜亭记序

称为王弘中然则弘中必字也碑文误耳政与房乔

名字一同

宜斋野乘唐人多有称人名者诗中惟甚今人学唐

诗者多仿效之不知其不可枋记李习之答梁载言

书云孟子曰天下之达尊三德爵年恶得有其一以

慢其二足下之书韦君词杨君潜足下之德与二君

未知先后也足下齿幼而位卑而皆名之传曰吾见

其与先生□行也观习之之言则当时亦以称前辈

名为非枋谓古者君称臣名父兄称子弟名师称弟

子名礼疏云名者职贱之称仲尼于弟子外不敢称

人名曾子称子夏之名盖因子夏称无罪怒而责之

也常考桓公四年夏天王使伯纠来聘注礼君于臣

而不名者五诸父兄不名诗云王曰叔父是也子大

夫不名祭伯是也盛德之士不名叔肸是也老臣不

名宰渠伯纠是也如桓二年及其大夫孔父十七年

蔡季自陈归庄三年纪季以酅入于齐闵元年季子

来归僖十六年公子季友卒公羊曰何以不名贤也

闵二年齐与子来盟公羊曰何以不名喜之也又白

虎通曰王者臣有不名者五先王老臣不名与先王

戮力共治者尊而不名尚书曰咨尔伯不言名也不

名者贵贤者而已故吕望郭子仪俱称尚父管夷吾

称仲父裴寂称裴监魏晋以来多有赞拜不名者以

人主之待臣子犹尔况常人乎

玉照新志本朝有两张先皆字子野一则枢密副使

逊之孙与欧阳文忠同在洛阳幕府其后文忠为作

墓志铭称其志守端方临事敢决者一与东坡先生

游东坡推为前辈诗中所谓诗人老去莺莺在公子

归来燕燕忙能为乐府号张三影者有两苏世美一

东坡作哀词者一苏丞相子名京二人皆知名士也

可谈王介甫居金陵作谢墩诗云我名公字偶相同

我屋公墩在眼中公去我来墩属我不应墩姓尚随

公盖晋谢安故地也谢字安石介甫名安石

曲洧旧闻政和初凡人名或字中有天字君字主字

圣字王字皆令避而不用盖从赵野所请也当时如

寺观僧道所称王字亦行改正或曰此不祥也已而

果然

笔记陶谷本唐彦谦后石晋时避帝讳改曰陶后纳

唐氏为婿亦可怪

西溪丛语封德彝名伦房元龄名乔高士廉名俭颜

师古名籀而皆云以字行颜之推云古者名终则讳

之字乃以为子孙江北士人全不辨之名亦呼为字

字固为字颜师古刊谬正俗云或问人有称字而不

称名何也颜师古考诸典故故以称名为是颜师古

立论如此而乃以字行不可晓也

青箱杂记太祖庙讳匡引语讹近香印故今世卖香

印者不敢斥呼鸣罗而已仁宗庙讳征语讹近蒸今

内庭上下皆呼蒸饼为炊饼亦此类

钱武肃王讳镠至今吴越间谓石榴为金樱刘家留

家为金家田家留住为驻住又杨行密据江淮至今

民间犹谓蜜为蜂糖滁人犹谓荇溪为菱溪则俗语

承讳久未能顿易故也

刘温叟父名岳终身不听乐不游嵩华每赴内宴闻

钧奏回则号泣移时曰若非君命则不至于是此与

唐李贺父名晋肃贺不敢举进士事颇相类

岭南风俗相呼不以行第唯以各人所生男女小名

呼其父母元丰中余任大理丞断宾州奏案有民韦

超男名首即呼韦超作父首韦遨男名满即呼韦遨

作父满韦全女名插娘即呼韦全作父插韦庶女名

睡娘即呼庶作父睡妾作婶睡

墨客挥犀杨行密之据扬州民呼蜜为蜂糖夫蜜密

二音也呼吸不同字体各异亦犹茄子伽子之义甚

哉南方之好避讳者如此

懒真子同年小录载小名小字或问有故事乎或曰

始于司马犬子仆曰不然离骚经曰皇览揆予于初

度兮肇锡予以嘉名名予曰正则兮字予曰灵均且

屈原字平而正则灵均则其小字小名也所谓皇者

三闾称其父也后人遂以皇览为进御之书误矣

晋史乃唐时文士所为但托之御撰耳天文志云天

聪明自我民聪明以民为人且太宗不应自避其名

又洛书干曜度以干为甄则太宗又不应为太子承

干避名也以此足见乃当时臣下所为尔臣下之文

驾其名于人主已为失矣而人主傲然受之而不辞

两胥失矣

涑水先生一私印曰程伯休甫之后盖出于司马迁

传曰重黎世序天地其在周程伯休甫其后也当宣

王时官失其守而为司马氏故涑水引用之耳伯休

甫者其字也古字一字多矣如爰丝房乔颜籀之类

三字无之独本朝有刘伯贡父刘中原父或云二人

本字贡父原父以犯高鲁王讳故去甫而加伯中时

人因并三字呼之此说非也六一先生作原甫墓志

云公讳敞字中原父姓刘氏熙宁元年四月八日卒

以此可知彼但见钱穆甫以避讳人或呼为钱穆或

呼为穆四遂并二刘失之误矣

古人姓名有不可解者文公十八年季文子云高阳

氏有才子八人注云高阳颛顼帝号也八人其苗裔

苍舒隤敳梼戭大临庞降庭坚仲容叔达注云此即

垂益禹□陶之伦庭坚□陶字也然有可疑者文公

五年楚灭六蓼臧文仲闻六灭曰□陶庭坚不祀忽

诸注云六蓼皆□陶后也且既云庭坚即□陶字则

文仲不应既曰□陶又曰庭坚也若据其意则□陶

庭坚又似两人山谷老人名庭坚字鲁直其义不可

解或云慕季文子之逐莒仆故曰鲁直

唐时前辈多自重而后辈亦尊仰前辈而师事之此

风最为淳厚杜工部于苏端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32:05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