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吉凶部杂录

书经大禹谟惠迪吉从逆凶惟影响

 吉凶部纪事

左传僖公十六年春陨石于宋五陨星也六鹢退飞

过宋都风也周内史叔兴聘于宋宋襄公问焉曰是

何祥也吉凶焉在对曰今兹鲁多大丧明年齐有乱

君将得诸侯而不终退而告人曰君失问是阴阳之

事非吉凶所生也吉凶由人吾不敢逆君故也按注

积善余庆积恶余殃故曰吉凶由人

前汉书昌邑哀王髆传髆薨子贺嗣昭帝崩无嗣征

贺即位二十七日行淫乱大将军光与群臣议白孝

昭皇后废贺归故国赐汤沐邑二千户国除为山阳

郡初贺在国时数有怪尝见白犬高三尺无头其颈

以下似人而冠方山冠后见熊左右皆莫见又大鸟

飞集宫中王知恶之辄以问郎中令龚遂遂为言其

故王仰天叹曰不祥何为数来遂叩头曰臣不敢隐

忠数言危亡之戒大王不说夫国之存亡岂在臣言

哉愿王内自揆度大王诵诗三百五篇人事浃王道

备王之所行中诗一篇何等也大王位为诸侯王行

污于庶人以存难以亡易宜深察之后又血污王坐

席王问遂遂叫然号曰宫空不久祆祥数至血者阴

忧象也宜畏慎自省贺终不改节居无何征既即位

卒至于废

霍光传光子禹及兄孙云皆中郎将云弟山奉车都

尉光夫人显毒杀许皇后光薨后语稍泄上始闻之

山云禹于是始有邪谋显梦第中井水溢流庭下

居树上又梦大将军谓显曰知捕儿否亟下捕之第

中鼠暴多与人相触以尾画地鸮数鸣殿前树上第

门自坏云尚冠里宅中门亦坏巷端人共见有人居

云屋上撤瓦投地就视亡有大怪之禹梦车骑声正

欢来捕禹举家忧愁会事发觉云山自杀禹腰斩显

及诸女昆弟皆弃市

广陵王胥传昭帝时胥见上年少无子有觊欲心而

楚地信巫鬼胥迎女巫李女须使下神祝诅胥宫园

中枣树生十余茎茎正赤叶自如素池水变赤鱼死

有鼠昼立舞王后庭中胥谓姬南等曰枣水鱼鼠之

怪甚可恶也居数月祝诅事发觉有司按验胥惶恐

以绶自绞死及八子郭昭君等二人皆自杀

翟方进传方进子义为东郡太守平帝崩王莽居摄

义心恶之严乡侯信者东平王云子也义举兵并东

平立信为天子莽闻之乃拜其党亲将军凡七人将

关东甲卒发奔命以击义焉与义会战破之始义兄

宣居长安先义未发家数有怪夜闻哭声听之不知

所在宣教授诸生满堂有狗从外入啮其中庭群雁

数十比惊救之已皆断头狗走出门求不知处宣大

恶之谓后母曰东郡太守文仲素俶党今数有恶怪

恐有妄为而大祸至也太夫人可归为弃去宣家者

以避害母不肯去后数月败莽尽坏义第宅污池之

发父方进及先祖冢在汝南者烧其棺柩夷灭三族

诛及种嗣至皆同坑以棘五毒并葬之

吴志诸葛恪传恪征行之后曹所奏署令长职司一

罢更选愈治威严多所罪责当进见者无不竦息又

改易宿卫用其亲近复敕兵严欲向青徐孙峻因民

之多怨众之所嫌构恪欲为变与亮谋置酒请恪恪

将见之夜精爽扰动通夕不寐明将盥漱闻水腥臭

侍者授衣衣服亦臭恪怪其故易衣易水其臭如初

意惆怅不悦严毕趋出犬衔引其衣恪曰犬不欲我

行乎还坐顷刻乃复起犬又衔其衣恪令从者逐犬

遂升车初恪将征淮南有孝子着缞衣入其合中从

者白之令外诘问孝子曰不自觉入时中外守备亦

悉不见众皆异之出行之后所坐厅事屋栋中折自

新城出住东兴有白虹见其船还拜蒋陵白虹复绕

其车及将见驻车宫门峻已伏兵于帷中恐恪不时

入事泄自出见恪曰使君若尊体不安自可须后峻

当具白主上欲以尝知恪恪答曰当自力入散骑常

侍张约朱恩等密书与恪曰今日张设非常疑有他

故恪省书而去未出路门逢太常滕引恪曰卒腹痛

不任入引不知峻阴计谓恪曰君自行旋未见今上

置酒请君君已至门宜当力进恪踌躇而还剑履上

殿谢亮还坐设酒恪疑未饮峻因曰使君病未善平

当有常服药酒自可取之恪意乃安别饮所赍酒酒

数行亮还内峻起如□解长衣着短服出曰有诏收

诸葛恪恪惊起拔剑未得而峻刀交下张约从旁砍

峻裁伤左手峻应手砍约断右臂武卫之士皆趋上

殿峻曰所取者恪也今已死悉令复刃乃除地更饮

魏志公孙度传度子康康子渊自立为燕王司马宣

王征渊斩渊父子初渊家数有怪犬冠帻绛衣上屋

炊有小儿蒸死甑中襄平北市生肉长围各数尺有

头目口喙无手足而动摇占曰有形不成有体无声

其国灭亡

异苑晋太始中豫州刺史彭城刘德愿镇寿阳住内

屋闭户未合辄有人头进门扉窥看户内是丈夫露

髻团面内人惊告把火搜□了不见人刘明年竟被



晋书裴楷传楷家炊黍在甑或变为拳或作血或作

芜菁子其年而卒

□肋编卫瓘家人炊饭堕地尽化为螺岁余及祸石

崇家稻米饭在地经宿皆化为螺皆致灭族之应

晋书贾充传充薨以外孙韩谧嗣谧家数有妖异飘

风吹其朝服飞上数百丈坠于中丞台又蛇出其被

中夜暴雷震其室柱陷入地压毁□帐谧甚恐及迁

侍中专掌禁内遂与后成谋诬陷太子及赵王伦废

后以诏召谧于殿前将戮之走入西钟下呼曰阿后

救我乃就斩之韩寿少弟蔚有器望及寿兄巩令保

弟散骑侍郎预吴王友鉴谧母贾午皆伏诛

五行志惠帝元康三年闰二月殿前六钟皆出涕五

刻止前年贾后杀杨太后于金墉城而贾后为恶不

止故钟出涕犹伤之也

永兴元年成都伐长沙每夜戈戟锋有火光如悬烛

此轻人命好攻战金失其性而为光变也天戒若曰

兵犹火也不戢将自焚成都不悟终以败亡

清河王覃为世子时所佩金铃忽生起如粟者康王

母疑不祥毁弃之及后为惠帝太子不终于位卒为

司马越所杀

怀帝永嘉元年项县有魏豫州刺史贾逵石牌生金

可采此金不从革而为变也五月汲桑作乱群寇□



愍帝建兴五年石言于平阳是时帝蒙尘亦在平阳

故有非言之物而言妖之大者俄而帝为逆胡所弑

搜神后记刘聪伪建元元年正月平阳地震其崇明

观陷为池水赤如血赤气至天有赤龙奋迅而去流

星起于牵牛入紫微龙形委蛇其光照地落于平阳

北十里视之则肉臭闻于平阳长三十步广二十七

步肉旁尝有哭声昼夜不止数日聪后刘氏产一蛇

一兽各害人而走寻之不得顷之见于陨肉之旁俄

而刘氏死哭声自绝

晋书鲍靓传王机时为广州刺史入□忽见二人着

乌衣与机相捍良久擒之得二物似乌鸭靓曰此物

不祥机焚之径飞上天机寻诛死

甘卓传卓露檄远近陈王敦肆逆率所统致讨时王

师败绩敦求台驺虞幡驻卓卓闻周顗戴若思遇害

流涕谓卬曰吾之所忧正谓今日每得朝廷人书常

以胡寇为先不悟忽有萧墙之祸且使圣上元吉太

子无恙吾临敦上流亦未敢便危社稷吾适径据武

昌敦势逼必劫天子以绝四海之望不如还襄阳更

思后图即命旋军都尉秦康说卓曰今分兵取敦不

难但断彭泽上下不得相越自然离散可一战擒也

将军既有忠节中道而废更为败军将恐将军之下

亦各便求西还不可得守也卓不能从乐道融亦日

夜劝卓速下卓性先宽和忽便强塞径还襄阳意气

骚扰举动失常自照镜不见其头视庭树而头在树

上心甚恶之其家金柜鸣声似槌镜清而悲巫云金

柜将离是以悲鸣主簿何无忌及家人皆劝令自警

卓转更狠愎闻谏辄怒方散兵使大佃而不为备功

曹荣建固谏不纳襄阳太守周虑等密承敦意知卓

无备诈言湖中多鱼劝卓遣左右皆捕鱼乃袭害卓

于寝传首于敦

卞壸传壸父粹为侍中中书令进爵为公及长沙王

乂专权粹立朝正色乂忌而害之初粹如□见物若

两眼俄而难作

异苑东晋谢安字安石于后府接宾妇刘氏见狗衔

谢头来久之乃失所在妇具说之谢容色无易是月

而薨

晋阮明泊舟西浦见一青衣女子弯弓射之女即轩

云而去明寻被害

搜神记东阳刘宠字道弘居于湖熟每夜门庭自有

血数升不知所从来如此三四后宠为折冲将军见

遣北征将行而炊饭尽变为虫其家人蒸炒亦变为

虫其火益猛其虫益壮宠遂北征军败于坛丘为徐

龛所杀

晋书张实传实寝室梁间有人像无头久而乃灭实

甚恶之京兆人刘弘者挟左道客居天梯第五山燃

灯悬镜于山穴中为光明以惑百姓受道者千余人

实左右皆事之帐下阎沙牙门赵仰皆弘乡人弘谓

之曰天与我神玺应王凉州沙仰信之密与实左右

十余人谋杀实奉弘为王实潜知其谋收弘杀之沙

等不之知以其夜害寔

搜神记庾亮字文康鄢陵人镇荆州登□忽见□中

一物如方相两眼尽赤身有光耀渐渐从土中出乃

攘臂以拳击之应手有声缩入地因而寝疾术士戴

洋曰昔苏峻事公于白石祠中祈福许赛其牛从来

未解故为此鬼所考不可救也明年亮果亡

晋书王绥传桓元之为太尉绥以桓氏甥甚见宠待

为太尉右长史及元篡迁中书令刘裕建义以为冠

军将军其家夜中梁上无故有人头堕于□而流血

滂沱俄拜荆州刺史假节坐父愉之谋与弟纳并被



异苑晋海西公时有贵人会因藏彄□有一手间在

众臂之中修骨巨指毛色粗黑举坐咸惊寻为桓大

司马所杀旧传藏彄令人生离斯验深矣

晋桓振在淮南夜闻人登□声振听之隐然有声求

火看之见大聚血俄为义师所灭桓振元从父之弟



晋孝武太元中刘波字道则移居京口昼寝闻屏风

外悒□声开屏风见一狗蹲地而语语毕自去波隗

孙也后为前将军败见杀

太元中王公妇女必缓鬓倾髻以为盛饰用发既多

不可恒戴乃先于木及笼上装之名曰假髻或名假

头至于贫家不能自办自号无头就人借头

晋隆安中高惠清为太傅主簿忽一日有群鼠更相

衔尾自屋梁相连至地清寻得□疾数日而亡

安帝义熙三年殷仲文为东阳太守常照镜不见其

面俄而难及

义熙中刘毅镇江州为卢循所败惼懆逾剧及徙荆

州益复怏怏尝伸纸作书约部将王亮储兵作逆忽

风展纸不得书毅遂仰天大诟风遂吹纸入空须臾

碎裂如飞雪纷下未几高祖南讨毅败擒斩

义熙中王愉字茂和在庭中行帽忽自落仍乘空如

人所著及愉母丧月朝上祭酒器在几上须臾下地

复还登□寻而第三儿缓怀贰伏诛

搜神后记晋义熙中乌伤葛辉夫在妇家宿三更后

有两人把火至□前疑是凶人往打之欲下杖悉变

成蝴蝶缤纷飞散有冲辉夫腋下便倒地少时死

新野庾谨母病兄弟三人悉在侍疾白日常燃火忽

见帐带自卷自舒如此数四须臾间□前闻狗声异

常举家共视了不见狗见一死人头在地头犹有发

两眼尚动甚可憎恶其家怖惧乃不持出门即于后

园中瘗之明日往视乃出土上两眼犹尔即又埋之

后日复出乃以砖头合埋之遂不复出他日其母便



诸葛长民富贵后常一月中辄十数夜眠中惊起跳

踉如与人相打毛修之尝与同宿见之惊愕问其故

答曰正见一物甚黑而有毛脚不分明奇健非我无

以制之也后来转数屋中柱及椽桷间悉见有蛇头

令人以刃悬斫应刃隐藏去辄复出又捣衣杵相与

语如人声不可解于壁见有巨手长七八尺臂大数

围令斫之忽然不见未几伏诛

独异志三十国春秋伪前梁张重华在梁州欲诛西

河张祚祚□马数十匹同时皆无尾未几祚遇祸

集异志晋元嘉九年南阳乐遐尝独坐忽闻室中有

人呼其夫妇名甚急夜半乃止殊自惊惧后数日妇

产后还忽举体衣服总是血未及三月而夫妇相继

病卒

异苑永初中北地傅亮为护军兄子珍住府西斋夜

忽见北窗外树下有一物面广三尺眼横□状若方

相珍遑遽以被自蒙久乃自灭后亮被诛

搜神后记宋王仲文为河南郡主簿居缑氏县北得

休因晚行泽中见车后有白狗仲文甚爱之欲取之

忽变形如人状似方相目赤如火槎牙吐舌甚可憎

恶伸文大怖与奴共击之不胜而走告家人合十余

人持刀捉火自来视之不知所在月余仲文忽复见

之与奴并走未到家伏地俱死

宋襄城李颐其父为人不信妖邪有一宅由来凶不

可居居者辄死父便买居之多年安吉子孙昌炽为

二千石当徙家之官临去请会内外亲戚酒食既行

父乃言曰天下竟有吉凶否此宅由来言凶自吾居

之多年安吉乃得迁官鬼为何在自今以后便为吉

宅居者住止心无所嫌也语讫如□须臾见壁中有

一物如卷席大高五尺许正白便还取刀中之中断

化为两人复横斫之又成四人便夺取刀反斫杀李

持至坐上斫杀其子弟凡姓李者必死惟异姓无他

颐尚幼在抱家内知变乳母抱出后门藏他家止其

一身获免颐字景真位至湘东太守

异苑文帝元嘉四年太原王徽之字伯猷为交州刺

史在道有客命索酒炙言未讫而炙至徽之取自割

终不食投地大怒少顷顾视向炙已变为徽之头矣

乃大惊愕反属目□其首在空中挥霍而没至州便



谢灵运以元嘉五年忽见谢晦手提其头来坐别□

血色淋漓不可忍视又所服豹皮裘血淹满箧及为

临川郡饭中□有大虫谢遂被诛

元嘉五年秋夕豫章胡充有大蜈蚣长三尺落充妇

与妹前令婢挟掷婢才出户忽□一姥衣服臭败两

目无精到六年三月合门时患死亡相继

张仲舒为司空在广陵城北以元嘉十七年七月中

晨夕间辄见门侧有赤气赫然后空中忽雨绛罗于

其庭广七八分长五六寸皆以笺纸系之纸广长亦

与罗等纷纷甚驶仲舒恶而焚之犹自数生府州多

相传示张经宿暴疾而死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24:05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