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当富贵年十八闻荆州刺史殷仲堪帐下有名医能

疗之贫无行装谓家人曰残丑如此用活何为遂赍

数斛米西上以投仲堪既至造门自通仲堪与语嘉

其盛意召医视之医曰可割而补之但须百日进粥

不得笑语咏之曰半生不语而有半生亦当疗之况

百日邪仲堪于是处之别屋令医善疗之咏之遂闭

口不语唯食薄粥其厉志如此及差仲堪厚资遣之

朱伺传伺以功封亭侯领骑督时西阳夷贼抄掠江

夏太守杨每请督将议距贼之计伺独不言曰

朱将军何以不言伺答曰诸人以舌击贼伺惟以力



鸠摩罗什传姚兴迎罗什待以国师之礼罗什死于

长安姚兴依外国法以火焚尸薪灭形碎惟舌不烂

苻朗传朗风流迈于一时超然自得谢安常设燕请

之朝士盈坐并几褥壶席朗每事欲夸之唾则令小

儿跪而张口既唾而含出顷复如之坐者以为不及

之远也

世说郗公值永嘉丧乱在乡里甚穷馁乡人以公名

德传共之公尝携兄子迈及外生周翼二小儿往

食乡人曰各自饥困以君之贤欲共济君耳恐不能

兼有所存公于是独往食辄含饭着两颊边还吐与

二儿并得存同过江郗公亡翼为郯县解职归席苫

于公灵□头心丧终三年

晋书罗含传含少有志尚尝昼卧梦一鸟文彩异常

飞入口中自此藻思日新

王隐晋书寒隽传列升龙须昌人赤色文唇少言语

有大志自县小吏至雍州刺史

宋书谢景仁传景仁性矜严整洁居宇静丽每唾转

唾左右人衣事毕即听一日澣濯每欲唾左右争来



南郡王义宣传义宣生而舌短涩于言论

桂阳先贤传宋阳陵字遂文果而好义郡长汲府君

为州所诬陵被掠拷惨加毒杖乃截舌以着盘中献

之廷尉郡公咸义之事得清理

南齐书谢传兄朏为吴兴于征虏渚送别朏

指口曰此中惟宜饮酒

南史梁高祖本纪帝生而舌文八字顶有浮光

梁书沈约传约梦齐和帝以剑断其舌召巫视之巫

言如梦乃呼道士奏赤章于天称禅代之事不由己

出高祖闻赤章事大怒中使谴责者数焉

南史梁简文帝纪帝尊严若神方颐丰下

侯景传景僭位将登太极殿丑徒数万吹唇唱吼而



王伟传侯景叛其文檄并伟所制景败伟上五百字

诗于帝帝爱其才将舍之朝士多忌乃请曰前日伟

作檄文有异辞句元帝求而视之檄云项羽重瞳尚

有乌江之败湘东一目宁为四海所归帝大怒使以

钉钉其舌于柱方刑之

陈书郑灼传灼性精勤尢明三礼少时尝梦与皇侃

遇于途侃谓灼曰郑郎开口侃因唾灼口中自后义

理逾进

南史司马申传申历事三帝内掌机密颇作威福性

忍害好飞书以谮毁朝之端士尝昼寝于尚书省有

乌啄其口流血及地时论以为谮贤之报也

魏书毗陵王顺传太祖好黄老数召诸王及朝臣亲

为说之在坐莫不祗肃顺独坐寐欠伸不顾而唾太

祖怒废之

张赦提传赦提为虎贲中郎时京畿盗魁自称豹子

虎子并善弓马遂领逃军及诸畜牧者各为部帅于

灵丘雁门间聚为害至乃斩人首射其口以为戏



伽蓝记广陵王恭庄帝从父兄也正光中为黄门侍

郎见元叉秉权辅政多归近习遂佯哑不预世事永

安中遁于上洛州刺史泉企执而送之庄帝疑恭奸

诈夜遣人盗掠衣物拔刀剑欲杀之恭张口以手指

舌竟不言庄帝信其真患放令归第

北齐徐之才传之才年十三召为太学生刘孝绰云

徐郎燕颔有班定远之相

隋书贺若□传若□父敦以武烈知名仕周为金州

总管宇文护忌而害之临刑呼□谓之曰吾必欲平

江南然此心不果汝当成吾志且吾以舌死汝不可

不思因引锥刺□舌出血诫以慎口

郑伟传伟性吃少时尝逐鹿于野失之遇牧竖而问

焉牧竖答之其言亦吃伟怒谓其效己遂射杀之其

忍暴如此

隋书炀帝本纪上幸江都宫奉信郎崔民象以盗贼

充斥于建国门上表谏不宜巡幸上大怒先解其颐

乃斩之

隋唐嘉话高开道作乱幽州矢陷其颊召医使出之

对以镞深不可出则俾斩之又召一人如前对则又

斩之又召一人如前曰可出然王须忍痛因铍面凿

骨置楔于其间骨裂开寸余抽出箭镞开道奏伎进

膳不辍

唐书长孙无忌传无忌为太子太师同中书门下三

品二十三年帝疾甚召入卧内帝引手扪无忌颐无

忌哭帝感塞不得有所言

旧唐书郝处俊传处俊孙象贤垂拱中坐事伏诛临

刑言多不顺自此法司每将杀人必先以木瓦塞口

隋唐嘉话娄师德弟拜代州刺史将行谓之曰吾以

不才位居宰相汝今又得州牧叨过分人所嫉也

将何以全先人发肤弟长跪曰自今虽有唾某面者

某亦不敢言但拭之而已以此自勉庶免兄忧师德

曰此适所谓为我忧也夫人唾者发于怒也汝今拭

之是恶其唾而拭之是逆人怒也唾不拭将自干何

若笑而受之武后之年竟保其宠禄率是道也

唐书吴少阳传少阳死元济者其长子也山首燕颔

垂颐

柳浑传宰相张延赏怙权嫉浑守正遣亲厚谓曰明

公旧德□慎言于朝则位可久浑曰为吾谢张公浑

头可断而舌不可禁卒为所挤

册府元龟崔咸字重易父锐贞元中为李抱真从事

有道者自称曰卢老能知远近事属河北禁游客锐

遂馆之一旦辞去且曰我死当为君子因指口下黑

子愿以为记既生咸果有黑子其状则卢老也遂以

卢老名之

唐书五行志元和末妇人不施朱粉惟以乌膏注唇

状似悲啼者

云仙杂记有人谒李贺见其久而不言唾地者三俄

而成文三篇

摭言方干瘦而唇缺性好侮人尝与龙丘李主簿同

酌李目有翳干改令讥曰措大吃酒点盐军将吃酒

点酱只见门外着篱未见眼中安障李答曰措大吃

酒点盐下人吃酒点鲊只见手臂着栏未见口唇开



酉阳杂俎蜀有道士阳狂俗号为灰袋翟天师晚年

弟子也翟每戒其徒勿欺此人吾所不及曾病口疮

不食数月状若将死人素神之因为设道□斋散忽

起就谓众人曰试窥吾口中有何物也乃张口如箕

五脏悉露同类惊异作礼问之唯曰此足恶此足恶

后不知所终

旧唐书波斯传其国有叛逆之罪就火烧铁灼其舌

疮白者为理直疮黑者为有罪

启颜录唐华原令崔思海口吃每共表弟杜延业递

相戏弄尝语崔云延业能遣兄作□鸣旁人云他口

应须自由何能遣之杜即云能得既而旁人即共杜

私睹杜将一把谷来崔前云此是何物崔云谷谷旁

人大笑因输延业

北梦琐言杜紫微唇厚不称才名

徂异记夔州道士王法朗舌长呼字不正乃日诵道

德经后梦老君剪其舌觉来言语乃正

南唐近事冯延己镇临川闻朝议已有除替一夕梦

通舌生毛翊日有僧解之曰毛生舌间不可剃也相

公其未替乎旬日之间果已寝命

乐善录颍川一异僧能知人宿命时欧阳永叔领郡

事见一女妓口气常作青莲花香心颇异之举以问

僧僧曰此妓前生为尼好转妙法莲花经三十年不

废以一念之差失身至此后因郡会其妓女适侍立

在旁公因以僧语告之且问今亦曾转妙法莲华经

否妓曰某不幸为妓日事应接何暇转经公命取经

令读一阅如流宛若素习公益异之

蓼花洲闲录苏子瞻泛爱天下士无贤不肖欢如也

子由晦默少许可尝戒子瞻择交子由监筠州酒税

子瞻尝就见之子由戒以口舌之祸乃饯之郊外不

交一谈唯指口以示之

谈苑刘攽贡甫性滑稽喜嘲谑与王汾同在馆中汾

病口吃攽为之赞曰恐是昌家又疑非类未闻雄鸣

只有艾气周昌韩非扬雄邓艾皆古之吃者也

宋史黄友传友通判澶州会金人败盟郭药师以常

胜军叛燕士响应友独领数千人与之战躬冒矢石

破裂唇齿钦宗即位制置使詹度奏友久服武事筹

略过人丞相何从而荐之召对问友唇齿破裂状

为之称叹予甚渥

海陵三仙传唐先生仿徉井里中或发语干休咎人

始异之建炎二年忽持甓自击其颊俄裴渊溃卒至

摽掠无遗乃悟打颊者隐语打耳

青箱杂记马尚书亮知江宁府秩满将代一夕梦舌

上生毛有僧解之曰舌上生毛剃不得尚书当再任

已而果然

游宦纪闻沙随先生尝云顷于行在见一道人以笛

拄项下吹曲其声清畅而不近口竟不晓所以然此

说已在三十年前嘉定庚辰先兄岳翁赵宪伯凤自

曲江携一道人归三衢亦喉间有窍能吹箫凡饮食

则以物窒之不然水自孔中溢出每作口中语则塞

喉间作喉间语则以手掩口先兄之所目睹但不知

沙随先生昔所见有似此人否

永福下乡有农家子姓张以采薪鬻锄柄为业乡人

目为张锄柄状貌丑怪口能容拳

挥麈余话王况字子亨本士人为南京宋毅叔婿毅

叔既以医名擅南北况初传其术未精薄游京师甚

凄然会盐法忽变有大贾睹揭示失惊吐舌遂不能

复入经旬食不下咽羸日甚国医不能疗其家忧

惧榜于市曰有治之者当以十万为谢况利其所售

之厚姑往应其求既见贾之状忽发笑不能制心以

谓未易措手也其家人怪而诘之况谬为大言答之

曰所笑者辇毂之大如此乃无人治此小疾耳语主

人家曰试取针经来况谩检之偶有穴与其疾似是

者况曰尔家当勒状与我万一不能活则勿尤我当

为若针之可立效主病者不得已亦从之急针舌之

底抽针之际其人若委顿状顷刻舌遂伸缩如平时

矣其家大喜谢之如约

元史陈旅传旅同时有陈绎曾者为人虽口吃而精

敏异常诸经注疏多能成诵文辞汪洋浩博其气煜

如也

萧景茂传南胜县民李智甫作乱景茂被执贼胁使

从己景茂愤骂贼遂以刀决其口至耳傍景茂骂不

绝声而死

察罕帖木儿传帖木儿左颊有三毫或怒则毫皆直

指居常慨然有当世之志

龙兴慈记刘伯温见西湖五色云起知为天子气应

在东南微服以卦命风鉴游江湖间密访之至海昌

贾铭家时新建厅堂精洁唾污之铭出见命拭去叹

曰量小遂往临淮

明外史练子宁传成祖即位执子宁至语不逊命断

其舌曰吾欲效周公辅成王耳子宁探舌血大书殿

砖曰成王安在血入于砖涤之不去

太平清话石斗山法华寺寺碑载樵者掘地得石函

藏一童子舌不坏上生莲花一枝

珍珠船契丹如见月蚀当夜各备酒馔相贺戎主次

日亦有宴会如日蚀即尽望日唾之仍背日坐

名公像记王襄敏公广额丰颐而骨气峻拔有威重

印堂中直纹五条右颐有一黑子音吐如钟

彭仙翁传仙翁游楚中又自称祝万寿诸生从之学

应山杨涟疾将属纩诸生聚而哭之祝往视撼之不

动□其面大呼杨二者三唇微张喜曰犹可为也袖

中出药一粒以箸启其齿下之气息惙惙夜分而苏

应谐录燕人育二女皆极一日媒氏来约婚父戒

二女曰慎箝口勿语语则人汝弃矣二女唯唯既媒

氏至坐中忽火爇姊裳其妹期期曰姊而裳火矣姊

目摄妹亦期期言曰父属汝勿言胡又言耶二女之

吃卒未掩媒氏谢去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23:05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