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人情

山海经岐舌国按注其人舌皆岐或曰支舌也

史记周本纪厉王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其

谤鲜矣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谤矣召公曰是障之

也防民之口甚于防水水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

之民之有口也犹土之有山川也财用于是乎出犹

其有原隰衍沃也衣食于是乎生口之宣言也善败

于是乎兴行善而备败所以产财用衣食者也夫民

虑之于心宣之于口成而行之若壅其口其与能几

何王不听于是国莫敢出言

左传隐公十一年郑伯使许大夫百里奉许叔以居

许东偏曰寡人有弟不能和协而使糊其口于四方

其况能久有许乎

管子小问篇桓公与管仲谋伐莒未发已闻于国东

郭邮至公问之曰子言伐莒乎东郭邮曰君子善谋

小人善意臣视二君在台上口开而不阖是言莒也

说苑敬慎篇桓公为大臣具酒期以日中管仲后至

桓公举觞以饮之管仲半弃酒桓公曰期而后至饮

而弃酒于礼可乎对曰臣闻酒入舌出舌出者言失

言失者身弃臣计弃身不如弃酒

左传僖公五年晋侯复假道于虞以伐虢宫之奇谏

曰虢虞之表也谚所谓辅车相依唇亡齿寒者其虞

虢之谓也

二十八年楚子使子玉去宋曰无从晋师子玉使伯

棼请战曰非敢必有功也愿以间执谗慝之口

三十三年晋败秦师于殽获百里孟明视西乞术白

乙丙以归文嬴请三帅先轸朝问秦囚公曰夫人请

之吾舍之矣先轸怒曰武夫力而拘诸原妇人暂而

免诸国堕军实而长寇雠亡无日矣不顾而唾

风俗通彭祖寿年八百岁犹恨唾远

左传文公十一年冬败狄于咸获长狄侨如富父终

甥其喉以戈杀之

史记老子传注正义曰老子方口厚唇

云仙杂记老子西度关关令尹喜知其非常人从之

问道老子大惊舌聃然故号老聃

说苑敬慎篇韩平子问于叔向曰刚与柔孰坚对曰

臣年八十矣齿再堕而舌尚存是以知柔之坚于刚



立节篇楚平王使奋扬杀太子建未至而遣之太子

奔宋王召奋扬使城父人执之以至王曰言出于予

口入于尔耳谁告建也

吕氏春秋异宝篇伍□亡荆之许见许公问所之许

公东南向而唾□载拜受赐曰知所之矣因如吴

孝经援神契孔子海口言若含择斗唇吐教陈机授



孝经钩命决夫子辅喉

仲尼舌理七重陈机授度

庄子人间世篇支离疏颐隐于齐肩高于顶

渔父篇孔子游缁帷之林弦歌鼓琴奏曲未半有渔

父下刺船而来须眉交白被发揄袂行原而上距陆

而止左手据膝右手持颐以听

吕氏春秋离俗篇齐庄公之时有士曰宾卑聚梦有

壮子白缟之冠练布之衣新素履墨剑室从而叱之

唾其面惕然而寤徒梦也终夜坐不自快明日召其

友而告之曰吾少好勇年六十而无所挫辱今夜辱

吾将索其形得之则可不得将死每朝立乎衢三日

不得却而自殁

论语摘辅像子贡斗绕口

左传昭公七年正考父佐戴武宣三命兹益恭故其

鼎铭云一命而偻再命而伛三命而俯饘于是粥于

是以餬余口

庄子盗跖篇孔子往见盗跖曰将军唇如激丹而名

曰盗跖丘窃为将军耻不取焉

吴越春秋越王勾践入臣于吴吴王疾太宰嚭奉溲

恶以出勾践尝之越王从尝粪恶之后遂病口臭范

蠡令左右皆食岑草以乱其气

左传定公八年公侵齐门于阳州士皆坐列曰颜高

之弓六钧皆取而传观之阳州人出颜高夺人弱弓

籍丘子鉏击之与一人俱毙偃且射子鉏中颊殪

韩子内储说荆王所爱妾有郑袖者荆王新得美女

郑袖因教之曰王甚喜人之掩口也为近王必掩口

美女入见近王因掩口王问其故郑袖曰此固言恶

王之臭及王与郑袖美女三人坐袖因先诫御者曰

王适有言必亟听从王言美女前近王甚数掩口王

勃然怒曰劓之御因揄刀而劓美人

史记孔子世家季桓子受齐女乐三日不听政郊又

不致膰俎于大夫孔子遂行而师己送曰夫子则非

罪孔子曰吾歌可夫歌曰彼妇之口可以出走彼妇

之谒可以死败按注王肃曰言妇人之口请谒足以

忧使人死败故可以出走也

韩子喻老篇白公胜虑乱罢朝倒杖而策锐贯颐血

流至于地而不知郑人闻之曰颐之忘将何为忘哉

史记仲尼弟子传子贡见越王越王勾践曰孤常不

料力乃与吴战困于会稽日夜焦唇干舌徒欲与吴

王接踵而死孤之愿也

越世家范蠡去自齐遗大夫种书曰越王为人长颈

乌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子何不去种见书称

病不朝越王乃赐种剑自杀

礼记檀弓曾子谓子思曰伋吾执亲之丧也水浆不

入于口者七日

庄子秋水篇公孙龙问于魏牟曰吾闻庄子之言茫

焉异之今吾无所开吾喙敢问其方公子牟笑曰子

独不闻夫寿陵余子之学行于邯郸与未得国能又

失其故行矣直匍匐而归耳今子不去将忘子之故

失子之业公孙龙口呿而不合舌举而不下乃逸而



列女传齐锺离春者宣王后也极丑卬鼻结喉

战国策靖郭君善齐貌辨宣王薨闵王立靖郭君大

不善于闵王齐貌辨见闵王曰王之方为太子之时

辨谓靖郭君曰太子相不仁过颐豕视若是者信反

不若废太子更立卫姬婴儿郊师靖郭君泣而曰不

可吾不忍也若听辨而为之必无今日之患也闵王

曰寡人殊不知此自迎靖郭君干郊

史记平原君传平原君与毛遂偕至楚定从而归归

至于赵曰毛先生以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胜不

敢复相士遂以为上客

孔丛子儒服篇子高游赵平原君客有邹文季节者

与子高相善及将还鲁诸故人决既毕文节送行三

宿临别文节流涕交颐子高徒抗手而已

史记孟尝君传齐王毁废孟尝君诸客皆去后召而

复之冯欢迎之未到孟尝君太息叹曰文尝好客遇

客无所敢失文一日废皆背文而莫顾文者今得复

其位如复见文者必唾其面

战国策赵太后新用事秦急攻之赵氏求救于齐齐

曰必以长安君为质兵乃出太后不肯大臣强谏太

后谓左右曰有复言令长安君为质者老妇必唾其



史记张仪传张仪者魏人也始尝与苏秦俱事鬼谷

先生学术苏秦自以不及张仪张仪已学而游说诸

侯尝从楚相饮已而楚相亡璧门下意张仪曰仪贫

无行必此盗相君之璧共执张仪掠笞数百不服释

之其妻曰嘻子毋读书游说安得此辱乎张仪谓其

妻曰视吾舌尚在不其妻笑曰舌在也仪曰足矣

韩非传非为人口吃不能道说而善著书

韩子外储说篇鲁人有自喜者见长年饮酒不能釂

则唾之亦效唾之

河图稽命征秦距之帝名政虎口日角

燕丹子荆轲见燕太子丹太子曰田先生今无恙乎

轲曰光送轲之时言太子戒以国事耻以丈夫而不

见信向轲吞舌而死

汉书项籍传籍季父梁尝杀人与籍避仇吴中秦始

皇东游会稽渡浙江梁与籍观籍曰彼可取而代也

梁掩其口曰无妄言族矣

高祖本纪魏豹反汉王以韩信击魏郦食其还汉王

问魏大将谁也对曰柏直王曰是口尚乳臭

史记魏豹传汉王闻魏豹反方东忧楚未及击谓郦

生曰缓颊往说豹能下之吾以万户封若

张耳陈余传上既赦赵王贯高曰所以不死者白张

王不反也今王已出吾责已塞死不恨矣且人臣有

篡弑之名何面目复事上哉纵上不杀我我不愧于

心乎乃仰绝肮遂死按注韦昭曰肮咽也

周昌传帝欲废太子而立戚姬子如意为太子大臣

固争之莫能得上以留侯策即止而周昌廷争之强

问其说昌为人吃又盛怒曰臣口不能言然臣期期

知其不可陛下虽欲废太子臣期期不奉诏上欣然

而笑

游侠传郭解任侠有儒生侍使者坐客誉郭解生曰

郭解专以奸犯公法何谓贤解客闻杀此生断其舌

汉书周勃传亚夫为河内守时许负相之指其口曰

纵理入口此饿死法也

任敖传张苍免相后口中无齿食乳女子为乳母

司马相如传相如口吃而善著书常有消渴疾与卓

氏婚饶于财其进仕宦未尝肯与公卿国家之事称

病闲居不慕官爵

息夫躬传人有上书言躬怀怨恨非笑朝廷所进候

星宿视大子吉凶与巫同祝诅上遣侍御史廷尉监

逮躬系雒阳诏狱欲掠问躬仰天大呼因僵仆吏就

问云咽已绝

薛宣传博士申咸毁宣薄于骨肉宣子况赇客杨明

欲创咸面目使不居位会司隶缺况恐咸为之遂令

明遮斫咸宫门外断鼻唇况徙敦煌宣免为庶人

扬雄传雄口吃不能剧谈

王莽传莽为人侈口蹶顄是时有用方技待诏黄门

者或问以莽形貌待诏曰莽所谓鸱目虎吻故能食

人亦当为人所食东海公宾斩莽首传诣更始悬宛

市百姓共提击之或切食其舌

东观汉记光武为人日角大口美鬓眉

后汉书祭遵传遵南击弘农厌新柏华蛮中贼弩中

遵口洞出流血众见遵伤稍引退遵呼叱止之士卒

战皆自倍遂大破之

张酺传酺为东郡太守郡吏王青父隆建武初为都

尉功曹青为小史与父俱从都尉行县道遇贼隆以

身卫全都尉遂死于难青亦被矢贯咽音声流喝

东观汉记明德马后身长七尺三寸青白色方口美



后汉书班超传超字仲升为人有志不修小节尝行

诣相者曰祭酒布衣诸生耳而当封侯万里之外超

问其状相者曰生燕颔虎颈飞而食肉此万里侯相



周燮传燮生而钦颐折额丑状骇人其母欲弃之其

父不听曰吾闻圣贤多有异貌兴我宗者乃此儿也

于是养之按注钦颐曲颔也钦或作顩音同又蔡泽

亦顩颐

李固传阳嘉二年诏问当世之敝固对曰陛下有尚

书犹天之有北斗斗为天喉舌尚书亦为陛下喉舌

梁冀传冀为人口吟舌言按注口吟舌言谓语吃不

能明了

拾遗记贾逵明惠过人经文通遍于闾里每有观者

称云振古无伦门徒来学不远万里或襁负子孙舍

于门侧皆口授经文赠献者积粟盈仓或云贾逵非

力耕所得诵经口倦世所谓舌耕也

汉官仪侍中刁存年老口臭帝乃赐以□舌香令含



樊英别传樊英既见陈毕西南向唾天子问其故对

曰成都今日失火后蜀太守上火灾言时云雨从东

北来故火不为害

张璠汉记董卓于众坐生斩人手足又凿目截舌百

姓嗷嗷道路以目

魏志武帝纪注曹瞒传云太祖少好飞鹰走狗游荡

无度其叔父数言之于嵩太祖患之后逢叔父于路

乃阳败面㖞口叔父怪而问其故太祖曰卒中恶风

以告嵩嵩惊愕呼太祖太祖口貌如故嵩问曰叔父

言汝中风已差乎太祖曰初不中风但失爱于叔父

故见罔耳

江表传孙坚为下邳丞时孙权生方颐大口目有精

光坚异以为贵相

英雄记曹操与刘备密言备泄于袁绍绍知操有图

国之意操自咋其舌流血以失言诫后世

吴志孙策传策为吴郡太守许贡客所杀按注江表

传曰策性好猎初策令武士绞杀贡奴客欲为贡报

雠猎日卒有三人即贡客也策问尔等何人答云是

韩当兵在此射鹿耳策曰当兵吾皆识之未尝见汝

等因射一人应弦而倒二人便举弓射策中颊

魏志明帝纪注孙盛曰明帝口吃少言而沉毅好断

乐陵王茂传正始三年东平灵王薨茂称嗌痛不肯

发哀诏削户

邓艾传艾为都尉学士以口吃不得作干佐

珍珠船吴王潘夫人因醉唾于壶中顷之得火齐指

环因挂于石榴枝起台名环榴

拾遗记孙和悦邓夫人和于月下舞水精如意□伤

夫人颊太医合白獭髓杂玉与琥珀屑灭此痕琥珀

太多及差而有赤点如朱逼而视之更益其妍诸嬖

人欲要宠皆以丹脂点颊而后进幸

魏志齐王芳本纪毋丘俭上言昔诸葛恪围合肥新

城城中遣士郑像出城传消息恪遣马骑寻围迹索

得像还四五人的头面缚将绕城表敕语像使大呼

言大军已还洛不如早降像不从其言更大呼城中

曰大军近在围外壮士努力贼以刀筑其口使不得

言像遂大呼令城中闻知

益都耆旧传犍为杨凤珪者其妻陈姬珪早亡兄弟

欲嫁之姬于是引刀割咽流血几死九族惊异乃从

其节

蜀郡史贤妻张昭仪贤既犯罪被诛仪取刀自割咽

喉而死

拾遗记太始二年西方有因霄之国人皆善啸舌尖

处倒向喉内亦曰两舌重以爪徐刮之则啸声逾

远故吕氏春秋云反舌殊乡之国即此谓也

王隐晋书大驾北伐成都王□统王师于荡阴败绩

上伤颊失玉玺左右奔

晋书温峤传王敦补峤丹阳尹峤得还都乃具奏敦

之逆谋请先为之备敦表诛奸臣以峤为首募生得

峤者当自拔其舌

周顗传王敦构逆顗被收路经太庙顗大言曰贼臣

王敦倾复社稷神祇有灵当速杀敦语未终收人以

戟伤其口血流至踵颜色不变

世说王子作桓车骑参军桓谓王曰卿在府久比

当相料理初不答直高视以手版拄颊云西山朝来

致有爽气

晋书魏咏之传咏之字长道任城人也家世贫素而

躬耕为事好学不倦生而兔缺有善相者谓之曰卿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23:05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