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升沉部艺文一

  与何□书        梁王僧孺

近别之后将隔暄寒思子为劳未能忘弭昔季叟入

秦梁生适越犹怀怅恨且或吟谣况岐路之日将离

严网辞无可怜罪有不测盖画地刻木昔人所恶丛

棘既累于何可闻所以握手恋恋离别珍重弟爱同

邹季淫淫承睫吾犹复抗手分背羞学妇人素锺肇

节金戒序起居无恙动静履宜子云笔札元瑜书

记信用既然可乐为甚且使目明能祛首疾甚善甚

善吾无昔人之才而有其病癫眩屡动消渴频增委

化任期故不复呼医饮药但恨一旦离大辱蹈明科

去皎皎而非自污抱□结而无谁告丁年蓄积与此

销亡徒窃高价厚名横叨公器人爵智能无所报筋

力未之酬所以悲至抚膺泣尽而继之以血顾惟不

肖文质无所底盖困于衣食迫于饥寒依隐易农所

志不过锺庾久为尺板斗食之吏以从皂衣黑绶之

役非有奇才绝学雄略高谟吐一言可以匡俗振民

动一议可以固邦兴国全璧归赵飞矢救燕偃息藩

魏甘卧安郢脑日逐髓月支拥十万而横行提五千

而深入将使执圭裂壤功勒景钟锦绣为衣朱丹被

毂斯大丈夫之志非吾曹之所能及也直以章句小

才虫篆末艺含吐缃缥之上翩跹□俎之侧委曲同

之针缕繁碎譬之米盐孰致显荣何能至到加性□

涩拙于进取未尝去来许史遨游梁窦俯首胁肩先

意承旨是以三叶靡遘不与运并十年未徙孰非能

薄及除旧布新清晷方旦抱乐□图讼讴有主而犹

限一吏于岑石隔千里于泉亭不得奉板中涓预衣

裳之会提戈后劲□龙豹之谋及其投劾归来恩均

旧隶升文石登玉陛一见而降颜色再观而接话言

非藉左右之容无劳群公之助又非同席共研之夙

逢笥饵□酒之早识一旦陪武帐仰文陛备聃佚之

柱下充严朱之席上入班九棘出专千里据操撮之

雄官参人伦之显职虽古之爵人不次取士无名未

有蹑景追风奔骤之若此者也盖基薄墙高涂遥力

踬倾蹶必然颠匐可俟竟以福过灾生人指鬼瞰将

均宥器有验倾□是以不能早从曲影遂乃取疑邪

径故司隶懔懔思得应弦譬县厨之兽如离缴之鸟

将充庖鼎以饵鹰鹯虽事异钻皮文非刺骨犹复因

兹舌杪成此笔端上可以投北方次可以论输左

校变为丹赭充彼舂薪幸圣主留善贷之德纡好生

之施解网祝禽下车泣罪愍兹恚诟怜其觳觫加肉

朽胔布叶枯株辍薪止火得不销烂所谓还魂斗极

追气泰山止复除名为民幅巾家巷此五十年之后

人君之赐焉木石感阴阳犬马识厚薄圜首方足孰

不戴天而窃自有悲者盖士无贤不肖在朝见嫉女

无美恶入宫见妒家贫无苞苴可以事朋类恶其乡

原耻彼戚施何以从人何以徇物外无奔走之友内

乏强近之亲是以构市之徒随相媒□及一朝捐弃

以快怨者之心悲可知矣盖先贵后贱古富今贫季

伦所以发此哀音雍门所以和其悲曲又迫以严秋

杀气具物多悲长夜展转百忧俱至况复霜销草色

风摇树影寒虫夕叫合轻重而同悲秋叶晚伤杂黄

紫而俱坠蜘蛛络幕熠耀争飞故无车辙马声何闻

鸣鸡吠犬俯眉事妻子举手谢宾游方与飞走为邻

永用蓬蒿自没忾其长息忽不觉生之为重素无一

廛之田而有数口之累岂曰匏而不食方当长为佣

保糊口寄身溘死沟渠以实蝼蚁悲夫岂复得与二

三士友抱接膝之欢履足差肩摛绮縠之清文谈希

微之道德惟吴冯之遇夏馥范式之值孔嵩愍其留

赁怜此行乞耳倘不以垢累时存寸札则虽先犬马

犹松乔焉去矣何生高树芳烈裁书代面笔泪俱下

  感旧赋





      唐岑参

 参相门子五岁读书九岁属文十五隐于嵩阳二

 十献书阙下尝自谓曰云霄坐致青紫俯拾金尽

 裘敝蹇而无成岂命之过欤国家六叶吾门三相

 矣江陵公为中书令辅太宗邓国公为文昌右相

 辅高宗汝南公为侍中辅睿宗相承宠光继出辅

 弼易曰物不可以终泰故受之以否逮乎武后临

 朝邓国公由是得罪先天中汝南公又得罪朱轮

 翠毂如梦中矣今王道休明噫世叶沦替犹钦若

 前德将施于后人参年三十未及一命昔一何荣

 矣今一何悴矣直念昔者为赋云其词曰

吾门之先世克其昌赫矣烈祖辅于周王启封受楚

佐命克商二千余载六十余代继厥美而有光其后

辟土宇于荆门树桑梓于棘阳吞楚山之神秀与汉

水之灵长猗盛德之不陨谅嘉声而允臧庆延自远

祜洽无疆自天命我唐始灭暴隋挺生江陵杰出辅

时为国之翰斯文在兹一入麟阁三迁凤池调元气

以无忒理苍生而不亏典丝言而作则阐绵蕝以成

规革亡国之前政赞圣代之新轨捧尧日以云从扇

舜风而草靡洋洋乎令闻不已继生邓公世实须才

尽忠致君极武登台朱门复启相府重开川换新□

羹传旧梅何纠缠以相轧恶高门之祸来当其武后

临朝奸臣窃命百川沸腾四国无政昊天降其荐瘥

靡风发于时令藉小人之荣宠堕贤良于槛□苟惛

怓以相蒙胡丑厉以职竞既破我室又坏我门上帝

懵懵莫知我冤众人□□不为我言泣贾谊于长沙

痛屈平于湘沅夫物极则变感而遂通于是日光回

照于复盆之下阳气复暖于寒谷之中上天悔祸赞

我伯父为邦之杰为国之辅又治阴阳更作霖雨伊

廊庙之故事皆祖父之旧矩朱门不改画戟重新暮

出黄阁朝趋紫宸□毂照路玉珂惊尘列亲戚以高

会沸歌钟于上春无小无大皆为缙绅颙颙卬卬逾

数十人嗟乎一心弼谐多树纲纪群小见丑独醒积

毁铄于众口病于十指由是我汝南公复得罪于天

子当是时也逼侧崩波苍黄反复去乡离土隳宗破

族云雨流离江山放逐愁见苍梧之云泣尽湘潭之

竹或投于黑齿之野或窜于文身之俗呜呼天不可

问莫知其由何先荣而后悴曷曩乐而今忧尽世业

之陵替念平昔之淹留嗟予生之不造常恐堕其嘉

志学业其荼蓼弱冠干于王侯荷仁兄之教导方

励己以增修无负郭之数亩有嵩阳之一丘幸逢时

主之好文不学沧浪之垂钩我从东山献书西周出

入二郡蹉跎十秋多遭脱辐累遇焚舟雪冻穿屦尘

缁弊裘嗟世路之其阻恐岁月之不留眷城阙以怀

归将欲返云林之旧游遂抚剑而歌曰

东海之水化为田北溟之鱼飞上天城有时而复陵

有时而迁理固常矣人亦其然观夫陌上豪贵当年

高位歌钟沸天鞍马照地积黄金以自满矜青云之

坐致高馆招其宾朋重门迭其车骑及其高堂倾曲

池平雀罗空悲其处所门客肯念其平生已矣夫世

路崎岖孰为后图岂无畴日之光荣何今人之弃予

彼乘轩而不恤尔后曾不爱我之羁孤叹君门兮何

深顾盛时而向隅揽蕙草以惆怅步衡门而踟□强

学以待知音不无思达人之惠顾庶有望于亨衢

 升沉部艺文二



  短歌行         晋傅休奕

长安高城层楼亭亭干云四起上贯天庭蜉蝣何整

行如军征蟋蟀何感中夜哀鸣蚍蜉愉乐粲粲其荣

寤寐念之谁知我情昔君视我如掌中珠何意一朝

弃我沟渠昔君与我如影如形何意一去心如流星

昔君与我两心相结何意今日忽然两绝

  鞠歌行          唐李白

玉不自言如桃李鱼目笑之卞和耻楚国青蝇何太

多连城白璧遭谗毁荆山长号泣血人忠臣死为刖

足鬼听曲知□戚夷吾因小妻秦穆五羊皮买死百

里奚洗拂青云上当时贱如泥朝歌鼓刀叟虎变磻

溪中一举钓六合遂荒营丘东平生渭水曲谁识此

老翁奈何今之人双目送飞鸿

  东武吟           前人

好古笑流俗素闻贤达风方希佐明主长揖辞成功

白日在高天回光烛微躬恭承凤凰诏□起云罗中

清切紫霄迥优游丹禁通君王赐颜色声价凌烟虹

乘舆拥翠盖扈从金城东宝马丽绝景锦衣入新丰

依岩望松雪对酒鸣丝桐因学扬子云献赋甘泉宫

天书美片善清芬播无穷一朝去金马飘落尘飞蓬

宾客日□散玉樽亦已空才力犹可倚不惭世上雄

闲作东武吟曲尽情未终书此谢知己吾寻黄绮翁

  古行路难          李颀

汉家名臣杨德祖四代五公享茅土父子兄弟绾银

黄跃马鸣珂朝建章火浣单衣绣方领茱□锦带玉

鞶囊宾客填街复满座片言出口生辉光世人逐势

争奔走沥胆隳肝惟恐后当时一顾登青云自谓生

死长随君一朝谢病还乡里穷巷苍苔绝知己秋风

落叶闭重门昨日论交竟谁是薄俗嗟嗟难重陈深

山麋鹿可为邻鲁连所以蹈东海古往今来称达人

  长安道           崔颢

长安甲第高入云谁家居住霍将军日晚朝回拥宾

从路傍拜揖何纷纷莫言炙手手可热须臾火尽灰

亦灭莫言贫贱即可欺人生富贵自有时一朝天子

赐颜色世事悠悠应始知

  遣兴            杜甫

漆有用而割膏以明自煎兰摧白露下桂折秋风前

府中罗旧尹沙道尚依然赫赫萧京兆今为时所怜

  莫相疑行          前人

男儿生无所成头皓白牙齿欲落真可惜忆献三赋

蓬莱宫自怪一日声辉赫集贤学士如堵墙观我落

笔中书堂往时文彩动人主此日饥寒趋路傍晚将

末契托年少当面输心背面笑寄谢悠悠世上儿不

争好恶莫相疑

  古兴            沈徽

蔓草自细微女萝始夭夭夤缘至百尺荣耀非一朝

蕙色高碧岭流芳薄丹霄如何摧秀木正为余波漂

茎叶落岩迹英蕤从风□洪柯不足恃况乃托陵苕

长安富豪右信是天下枢戚里笙歌发禁门冠盖趋

攀云无丑士唾地尽成珠日晏下双阙烟花乱九衢

恩荣在片言零落亦须臾何意还自及曲池今已芜

  白沙亭逢吴叟歌      韦应物

龙池宫里上皇时罗衫宝带香风吹满朝豪士今已

尽欲话旧游人不知白沙亭上逢吴叟爱客脱衣且

沽酒问之执戟亦先朝零落艰难却负樵亲观文物

蒙雨露见我昔年侍丹霄冬狩春祠无一事欢游洽

燕多颁赐尝陪夕月竹宫斋每返温泉灞陵醉星岁

再周十二辰尔来不语今为君盛时忽去良可恨一

身坎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5:16:05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